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唤起生命的落花



  后文革时代,是中国经历着大变革的时代,许许多多的文学家肩负起了重任,他们在反思,在追忆,真实地面对生活,真诚地表露人间的光辉与黑暗。然而,对文艺而言,不仅仅需要的是反思,还有对美学理念的继承与发展。而“散文是最适合于拒绝和体味已逝岁月的文体,他总是能最直接且较大限度的满足作家的这一心灵需要。”赵丽宏——作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作家群”中的一员,在经历了文革中命运的黯淡和生命的搏杀之后,以他特有的美学观念,在他的作品中展现着经历了文革的一代人在后文革时代的思悟,《秋风》就是其中一篇。
  
  一、“美”的理念的延伸
  文革时期,当“美”的概念流于程式化、概念化之后,“美”的理念背负着沉重的枷锁,而文艺犹如人类灵魂的指航灯,“美”的理念就是灯塔上最耀眼的光线。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这道光线没有变得更明亮美丽,而是暗淡阴郁,人们的灵魂的历史因为“美”的失真与失色,变得满目疮痍。后文革时代,许多文学家恢复了对真善美的追求,同样,赵丽宏的散文也是崇尚美和追求美的。他曾长期致力于一种“美文”创作,美是什么?关于这一点,他曾在《爱在人间》自序中用明确的语言对“美”作过如下的概括:“所有使人高尚,使人动情,所能激起人们对生命的热情的事物,都应该在美的范畴之内的,文学作品当然也是如此,只要真诚,只要善良,只要对生活充满了热爱,那么不管这文章里表达的情绪是欢悦、是欣喜,还是忧郁、是痛苦还是悲愤,他一定是美的。”不同的美之间会有很大差别,在赵丽宏的散文中不仅有“欢悦的美”,而且还有“凝结着伤痛与忧郁的美”。《秋风》中,作家将蕴含在人类真是情感中的这不同的美展现给我们看:“斑白的头发,皱纹密布的脸,一双浮肿的眼睛里,流溢着柔和暗淡的光”——这并不是一个美丽的人,她孤独地生活着,并且有着不被世人所接受既往“妓女”的身份。而在她的人生中却洋溢着一种真实的美:“在她那间幽暗的楼梯间的墙上,贴着一排印有‘清洁’的小纸条,这是街道每次检查卫生之后发给她的,她把这些纸条当成了最高奖赏,常常会出神的看上老半天,陶醉在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欢乐之中。”
  赵丽宏的描写并不是超越了对传统真、善、美的认识,也并不是形而上的探讨哲理,而是从细微处描绘他对美的感知——虽然不幸,但却满怀着质朴的希望,而就在小小的愿望实现之后,又满怀着欢乐之情。在文革时代,“美”的遗失,“真”的忽略,使文艺美学在中国的历史中断裂了。赵丽宏自觉追求着一种生活真实和真情实感的创作意识,他迫切的追求这个被过去所忽略的“真”,真实地描写生活,真诚的抒发情感与哲理。
  
  二、“美”的重量
  赵丽宏的生活经历非常曲折。中学毕业,恰逢“文化大革命”,当过木匠,种过田,做过乡邮递员,也当过教师。他苦闷过,彷徨过,“文革”浩劫对它的人生道路和心灵历程的影响甚大,但是,在艰苦的环境中,文学成了他的良师益友,他在写作中找到了精神依托。好的散文常常蕴含着人生的况味,自然的灵性、哲学的兴味、看似平平淡淡的事,普普通通的人,揭示的确是人类那种崇高感和庄严感。这篇《秋风》不同于其他后文革时代作品的是:它不是直白的情感宣泄,更重要的是表现“美”在那个时代凝聚的深沉的重量。《秋风》中的主人公被称为“扫地阿婆”的老妇人,她的一生都是悲惨的。她的命运就如她手中的那把扫帚“像一颗光秃秃的老树,在萧瑟秋风中脱尽了枝叶,孤零零兀立在壁角。”正如前文所述,她的描写并不是直接将荒诞愚昧年代中人性的扭曲的众生相展现出来,她只是将此段历史作为背景,描写了“美”被摧毁的过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