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店生上访


□ 李敬宇

真可谓料事如神啊!牛店生估摸着,县政府的人会在第二天上午赶到省城来找他。果然,第二天一大早,七点钟刚过,县政府信访局的章一贵和司机马峻,就开着一辆切诺基赶到了省城,直接到友谊饭店,来找他了。
章一贵站在友谊饭店门口,挡住牛店生的去路说:“老牛啊,你可把我害苦啦!你什么时候不能跑,偏要在我的班上跑掉?”
牛店生嬉笑着说:“算你来得巧,我正要出门呢!你要是晚来一步,那就该到省政府大院里去找我了!”
章一贵说:“那地方,也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去的,看能的你!”
牛店生说:“费话少说,我现在正好饿了,我要吃饭了!”
章一贵说:“县政府又不欠你钱,你吃饭,关我什么事?”
牛店生说:“好,章一贵,这话是你说的!”讲完了这话,拔腿就走。
章一贵说:“老牛你要干什么?”这么问着,章一贵已然慌了,紧追两步,伸手去抓牛店生,没抓住。眼看着牛店生快步如飞,章一贵便和马峻跟在后面跑步追赶。这一追,牛店生也跑起来。马峻毕竟年轻,动作快,紧跑一气,追上了。
牛店生被马峻紧攥着衣袖,一边挣脱一边大喊大叫:“你们光天化日之下侵犯人权!看看,大家都来看看,天底下真是没有王法了!”
他一喊叫,路边的闲人便驻足,一齐看热闹。
章一贵说:“谁侵犯你人权啦?走,去吃小笼包子去!”
牛店生停止动作,笑了,说这还差不多。
牛店生一连吃了三笼小笼包子。相比之下,章一贵和马峻每人喝一碗豆浆,吃一块大烧饼,加在一起也不抵他一笼小笼包子的钱多。牛店生打了个响嗝,打过了,章一贵问他,吃饱了没有?牛店生说,马马虎虎,半饱。
章一贵说:“一笼八个,三笼三八二十四个,老牛你还不够啊?!不够就再吃!”
牛店生笑了,脸上漾出一层厚厚的油脂来,说:“留着吧,留着明天早上再吃!”

牛店生准备动身去省城的消息,一周前突然在县城里传开。“圈内人”都知道,这消息的发布者,不是别人,正是牛店生本人。
消息一经传出,县委县政府一干人等顿时慌了。县委主要领导作了指示,由信访局牵头,公安局、司法局、城建局、民政局、卫生局等相关部门配合,具体的工作部署在短时间内就出台了。——为什么行动如此快捷?全是老步骤了!针对这样的老上访户,措施是一整套的,写在纸上,钉在墙上,拿起来就能用。
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放在平日,牛店生准备上访,也足够县城里的干部们忙乎一大阵子了;何况他还这么会挑日子,专门选在“两会”召开期间去省城上访。
大家都排了班,对牛店生严格控制。其实“控制”一词用在这里极不准确。这词如果用在公安人员对付犯罪嫌疑人上,就用对地方了。对于牛店生这样的老上访户,县里没有更好的办法可想,内部的说法叫“控制”,其实说白了,就是,派专人陪着他——看着他吃饭,跟着他上厕所,他想出门去看风景了,就陪着他四处转悠;晚上呢,他倒在床上睡觉了,打呼噜了,你不能睡,你要坚守“岗位”,不能叫他在你睡梦里偷偷溜掉。总之一句话,不能叫他单独行动。
一个礼拜下来,牛店生对县政府来人的安排基本上满意,说人家到底是人民政府,办事就是上路子,不仅态度好,不打不骂,有时候还管吃管喝。当然,说到管吃管喝,牛店生会立马拉下脸来,对县政府的人说:“你们走!死走!死走!我过我的,你们过你们的,你们看住我干什么?!”大家也知道他不满意的原因,主要是觉得“管吃”的次数少了,而且伙食标准也较低,没有酒喝。
这一次,信访局的章一贵因为小小的疏忽,被牛店生钻了空子,叫他跑掉了!
牛店生是黄昏时分跑脱的,他拦下了刚刚出站的长途汽车。司机说,你找死呀!差点要撞上你!牛店生说,我死不了!我的日子还长着呢!司机说,也不看看车牌,就拦!牛店生说,我五十七岁的人了,什么不好使,就是他妈的眼睛好使,三百米外就看清你车上的招牌啦!司机说,行了行了,站稳了,赶快买票!牛店生说,我没带钱。司机说,没带钱上什么车?牛店生说,真是笑话,我牛店生来来回回跑这么多趟了,谁叫我买过一次票啦?!司机说,哟嗬,你什么人,嘴这么大?牛店生说,我老牛,牛店生,你不认识?司机说,我不认识。牛店生说,牛店生你不认识,那牛大甩子,你也不认识?司机说,噢,你就是上访大户牛大甩子呀!你上你的访,我开我的车,坐车买票,我这道理到哪儿都能说得通。牛店生说,人不死,债不烂,我这道理到哪儿也都能说得通;我欠你的钱你记着,县政府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
司机扭头看他一眼,就不再说话,只顾开车了。

这一刻,牛店生坐在切诺基的后排座位上,和章一贵紧挨着,看着车窗外向后闪动的景致。汽车已经行驶在去东郊景区的路上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