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原罪》的意义


□ 常青田

2005年的话剧艺术舞台,从南到北,真是乏善可陈。特别是上海,聒噪在耳边的是那些不愿多说的“压抑烦躁”和“无奈狂欢”。然而,就是这些“压抑烦躁”和“无奈狂欢”渐渐成为了本不该是主流的主流。就在这令观众失望之极的情况下,“有着典型的上海文化特质”(雷国华语)的话剧《原罪》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悄悄复排、谨慎上演,这很大程度上给上海剧坛吹来一阵清新之风。

每一部戏的创作演出多多少少都是曲折的,《原罪》尤其如此。这部赵耀民写于1986年的剧作,次年发表于《钟山》杂志,并由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首演(导演雷国华),遗憾的是该戏尚未首演却被禁演。两年后,1989年仍由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复排正式公演(导演雷国华),可是不久再次被禁演。后虽解除禁令,但却一直没有演出。时间真快,一晃是16年过去了,此次是该剧第三次被搬上舞台,仍由著名导演雷国华执导,由实力派演员林栋甫领衔主演,国家一级演员就有五位的演员阵容可谓强大。随之开演后,相关的演出报道已经渐渐多了起来,遗憾的是大多观众在获悉演出的时候,却到了该剧首轮结束的时候了。但是该剧此次复排演出却意义非凡,不单单是该剧本身,更大的意义是在戏外。
原创的缺失是近几年话剧舞台挥之不去的一块心病。当然,造成这个尴尬局面有其复杂的客观社会环境和个人主观多种原因。《原罪》的复排上演是对原创话剧的期待与呼唤,这种期待和呼唤不仅仅是上海,更是全国范围的。艺术虽是形式的东西,但是越是形式的东西越需要有原创精神。改编名著或者别的艺术门类的东西不会成为一门艺术发展的主流趋势。另外,翻译搬演国外近期的话剧也同样不是我们的主流,只能是有益的、必要的补充。在当下社会大背景下,话剧的不景气已经是事实存在,即便有个别业内人士死不承认,但现状和事实是明摆着的,容不得嘴硬。比如,据统计上海一千六百万人口中,经常看话剧的观众只有不到五万人,北京稍好点,也只有八万人。除了上海、北京,其他地方呢?怕是连统计的人都懒得统计,这就是可怕的事实。另外,全国各大话剧院团近十年几乎就不接收年轻编剧,把编剧推向社会,市场化。这一市场不要紧,很多编剧为了生存,转行了,这是个人主观因素。然后就是制片人、导演、演员们一片怨声载道——没有好剧本呀,没有好剧本!把所有责任一股脑推到编剧身上。没有年轻编剧储备,还有老编剧,可是那些尚在编剧职位上的剧作家多数年龄大了,写不出原创好剧本了,很痛苦,还遭受着更多不该有的压力和任务。这多重的原因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没有好剧目,失去一批观众;失去一批观众,更打击了院团不愿意投入资金制作排演话剧。贴钱赔吆喝,何苦呢?要转变这个局面,其实就一句话——需要有不断的好戏不断地吸引观众走进剧场!可是好戏从何而来?天气晴好,有时下猪,就是掉不下来《哈姆雷特》这样的剧本。好剧本是需要编剧个人创作的。这就跟很多戏剧一样是——悖论。就在这个客观环境的悖论中,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真正甘于寂寞和贫困、勇于寂寞和贫困的人才会有可能逆着这个环境写出好戏,成为原创话剧浮出水面的剧作家,但是这逆着环境要付出比顺着环境多几倍的努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