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能人


□ 孟宪歧

  贾牛
  
  乡间都把能说会道,办事想事与众不同的人叫能人。梨树村有个叫贾牛的,就是这样的人。不过,叫他“贾能人”,显得就有点不恭。所以大家就舍其姓,干脆直呼“能人”了。
  能人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他老爸则是个三国迷,讲起三国来,滔滔不绝。耳濡目染,能人讲起三国来也口若悬河。能人讲三国,往往要耍点小聪明,说是叫悬念。他讲到貂禅与吕布时,突然停住,环顾左右,问:“你们说说,貂禅是咋死的?”
  旁听者也有读过《三国演义》的,知道书中确实没交代貂禅是如何而死的。所以谁也回答不出。
  能人卖完“关子”,郑重其事地告诉大家:“貂禅是咋死的?她是老死的嘛。你想呀,那么个大美人,谁愿意她早死呢。三国里有四大疏漏,是作者的败笔,其中一漏就是貂禅没有个结果,大家想想,貂禅是不是老死的?”
  大家一哄而笑,仿佛受了捉弄一般。能人十六岁那年,就做了一件令全村人以为是稀奇古怪的事。他家有棵大酸梨树,他问老爸:“爸,我想让酸梨树结出甜梨来,行吗?”
  他爸撇撇嘴:“行啊。这就等于让骡子下出马驹来,扯淡。”
  在老爷子的嘲讽之中,能人剪来甜梨的树叉,在酸梨树上割了几处口子,把甜梨树的树条插进去,用塑料带一缠。老爷子来了气:“臭三儿,你瞎折腾个啥?要是把树闹死,看我不抽了你的筋?”
  几年后,老酸梨树不但没死,还真的结出了个焦黄的大甜梨。当他爹用那豁牙子,去啃水灵灵的大甜梨时,已结婚生子的能人问道:“老爸哎,你还抽我的筋吗?”
  老爸就嘿嘿直乐,他已经没有给能人抽筋的力气了。为这,村里人还特意编了顺口溜:“能人贾牛,给树换头,酸梨味好,甜梨可口,一树俩种,贾牛真牛。”
  后来,他还相继搞了山枣结家枣,海棠果结苹果,还都成功了。如今要说起嫁接这门技术来,谁都会干。可当时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懂得嫁接的人还属凤毛麟角呢。
  那些年,能人家人口少时,他自己设计了一个大木箱,长五尺,宽四尺,高三寸,放在家里的炕头上,里面放了掺粪的壮土。有人到他家一看,笑说:“敢情能人要在家里孵小鸡呢。”
  能人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可过了一个月,再到能人家里一看,大家都呆了。小鸡他是没孵出来,倒是那半炕的绿茸茸的蒜苗,一寸多高,齐唰唰的,长得喜人呢。过年时,别人家除了酸菜,就是白菜,而能人家呢,还有绿油油的蒜苗,豌豆苗可吃。以后,村里人便学能人的样,年年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就是现在,农村一到冬天,家家户户摆在炕头上的,仍然是一盆盆一盘盘一箱箱的大葱苗、蒜苗、豌豆苗,不仅仅是为了吃,看着那绿意浓浓的样子,就有了春天的感觉。
  能人觉得在屋里搞点新鲜东西,太简单了。他到供销社买了四块钱的塑料布,才刚有点化冻,他就把园子里那一大畦子韭菜用塑料布蒙上了。哎呀,那时的四块钱,能买多少东西呀。如果下雨天有一块塑料布一披,就算富裕人家了,谁舍得往园子里铺哇?能人家本来就不富裕,这不等于瞎祸害吗?
  老婆不干了:“好好的塑料布,你把它埋在地里,败家的东西,你得还我那四块钱,连咸盐都没钱买了!”
  能人也不来气,对老婆说:“行,我一定还你。可你得给我点时间不?就一个月。”
  老婆说:“就一个月,到时不还,你就上园子里睡塑料布去!”
  不足一个月,能人那一畦子韭菜长到了八寸高时,别人家的韭菜还没拱土呢。
  能人割了第一茬,偷偷卖了十元钱,晚上交给了老婆:“咋样?我说话算数,才二十五天。我上哪睡去?”
  老婆乐了:“爱上哪上哪!”
  能人嬉皮笑脸地说:“那我就钻你热被窝喽。”
  能人家人口多了,他就有了盖房的打算。可那时吃还吃不饱呢,上哪闹钱盖房?能人对村里人说:“我盖房子,不用木头,不用砖,也不用瓦,你们说行不行?”
  大家就齐声揶揄他:“行!那就挖地洞吧。你看那耗子……”
  能人就找上亲兄弟,小舅子,连襟,上山撬石头。不几天,像小山似的石头就堆到了房基地里。能人自己设计的一处乡下独一无二的石头房子诞生了。石头垒墙,石头发拱,水泥灌浆,俨然一座石头碉堡。搬家时,老婆说啥也不搬。老婆说:“这房子,我哪敢住哇,怕石头砸着。”
  能人就自己住进去,一住半年。隔三差五,回去跟老婆亲热一番。后来,老婆看能人住着没事,也就搬过去了。住了七八年,由于地基不实,屋顶有了裂缝,能人又盖了一处二层小楼。这就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
  能人的石头房子虽然没在村里流行,但家家户户挖菜窖时,都用石头砌好,发揎,顶上用土填平,地面上还可以挪作它用,这主要也是受能人家石头房子的启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