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傻乎乎的衣向东


□ 周 娟

我最了解衣向东的毛病,比他的父母都了解。衣向东有五大毛病,一是心直口快,肚子里放不住半句话,经常得罪了别人,自己还不知道;二是嘴里的话太多,招人烦,我说他只有睡觉的时候能歇一会儿;三是好激动,激动起来手舞足蹈,或哭或笑,一副傻相;四是哥们儿义气太重,见了谁都当亲人,没少上当受骗;五是脾气太坏,在外面看起来还像个人样,在家里却经常暴跳如雷,据说山东男人都有这毛病。
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些年却成名成家了。我做梦也没想到他能走红。虽然我是他最亲近的人,可没读过他的小说。也没读过别人的小说。我不读书不看报,也不看电视,就知道做家务。女儿说我是保姆,其实也差不多。为了照顾女儿和衣向东的生活,我很早就把工作辞掉了,成了一个地道的家庭妇女。
虽然没读过他的小说,但我知道他的小说写出来了,有了自己的读者群。经常有陌生读者把电话打到家里,说又看了他的一篇新作,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里哭了。我的一些多年不联系的战友和同学,也陆续打来电话,说在什么杂志上,看到了他的小说和照片,说我现在是名人的妻子了,等等。今年春节,他的一位美国女读者,还跑到家里来看望他。从读者的话里,我知道了他的小说写得很实在,经常让人感动得流泪。
对于我来说,衣向东的小说写出来了,我为他高兴,因为我知道他付出了很多辛酸。
我认识衣向东的时候,他刚去解放军艺术学院读书,我表姐是他的同学。表姐知道我就要退伍了,就说她有个同学,小伙子不错,可以认识一下。表姐当了我们的红娘。我第一次去他的住处的时候,非常吃惊,他住在一间被遗弃的工棚内,工棚是复合木板搭建的,四壁透风。屋内就一张单人床,靠墙的一面床上,堆了半床书。我翻了翻那些书,里面都夹着很多写了字的纸条。我当时觉得,这个人很勤奋。
婚姻就是一种缘分,我是安徽的,他是山东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就走到了一起。我当时才21岁,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就答应嫁给他了。后来才知道,他那时候还不是干部,是一个服役9年的老兵。
结婚后,我们连个家都没有,在北京郊区租房子,一年要撮几次家。过去的那些辛酸和委屈,我现在不愿再回忆,想起来就心痛。
衣向东在部队一直不走运,主要是他的臭脾气,得罪了许多领导,人家就把他往死里整。记得有一次,他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跟一位副主任在楼道争吵起来,最后把副主任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有时,我得知某领导在暗地里给他小鞋子穿了,就劝他去给人家道歉,他说砍断脖子也不去。有时我跟他争吵几句,说他不会处理事情,他梗着脖子跟我说,我不会低三下四的,天生就这德性!
后来我也就随他了,反正我对他没有什么奢望,将来跟他回到山东老家的小县城,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就行了。
尽管衣向东脾气不好,被人整来整去的,但每到关键口上,就有贵人出来帮他。到了1995年,遇到一位非常欣赏他的领导,竟然给他破格提干了。那时候,他已经联系好当地的电视台,把所有的东西都托运回老家,只等着半年后转业回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