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〇〇七前夜


□ 言 子

  言子本名向燕。生长于四川宜宾。籍贯云南。小说 、散文作品见于《中国作家》《散文》《百花洲》《海燕·都市美文》《文学自由谈》《山花》《青年作家》《福建文学》《滇池》等杂志。曾被原地矿部聘为合同制专业作家。现居绵阳。自由撰稿人。
  
  二〇〇六阳历的最后一夜,我坐在一团橘黄色的灯光下。之前,我给父亲挂了电话。二十二年前,父亲是要过新年的,法定假日。知道父亲从地质队回到家的那一天就不再过新年,我还是挂了电话。我又给远在南国的小妹挂了电话,她说那里的冬天像春天一样。而我,整个冬天待在家里,裹着厚实的棉衣棉裤。穿着棉鞋。坐在橘黄色的灯光下,看着暗处的几盆吊兰,还有瓶里的几枝腊梅。
  回到客厅,打开电视,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女儿敲击键盘的声音从里屋传来,伴随着她喜欢的欧美摇滚乐。
  今夜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守在电视前小酌。新年的文艺晚会可以暂时驱走寂寞。我放弃了散步,甚至放弃了和一个人通电话。幽暗里,我想着他那已经发胖的身体,还有那张堆积了脂肪的脸颊。一个人,一个在岁月里奔走的人,怎么可能变成这样?这是我无法接受,也是无法忍受的。对肥胖的男人,一直提不起好感。这样的男人要么缺乏深度的精神生活,要么就是没有克制力,一天吃喝玩乐。在“世面上”混的男人,现在又有几个不是吃得一肥二胖呢?又不是掏自己的钱包。我看到了他缺乏精神生活的衰老,都从那些脂肪里滋生出来。此刻,他已经从甲地回到了乙地,坐在明亮的房间里。满足的笑颜洋溢在那张脸上。而我的父亲,做完家务,可能正虔诚地匍匐在堂屋的黄泥地上,与他供奉了多年的佛交流。从地质队回到农村的父亲,进入晚年的父亲,空余时间都交给了佛,这是他晚年唯一的精神生活。他的零花钱就是买佛书,不断地买。从庄稼地里回屋,他就躺在床上研读那些佛书,戴着老花镜,从来不中断。我看见了父亲稀少又花白的头发,看见了父亲目光里的虔诚和平和,看见了父亲消瘦又坚韧的身体。瓦房下一盏灰黄的灯光照着他,梁上吐着丝的蜘蛛看着他,卧在一边的狗儿望着他,还有那只灰色的猫,睁大一双闪电一样的眼睛盯着他。我父亲看不到这些,他苍老的声音唱歌一般朗诵着佛经,眼睛里只有佛,心中只有佛。这是他每天的修炼,早上一次晚上一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父亲匍匐在地的身体,全是一身坚韧的瘦骨。我知道父亲几十年来是怎么走过来的,为了养活我们一大家人,他历经和饱受了许多磨难和痛苦。那些年,我看到了父亲眼睛里的焦虑和绝望。现在,父亲的眼睛里再也没有焦虑和绝望,只有平和。父亲就这样走过来了,几十年,终于在他人生的晚年走向了平和。但父亲依然是孤独的。我看见瓦房上的灯光,照着父亲虔诚、孤独的身体。与佛交流,是父亲在乡村的精神生活。
  父亲在堂屋拜佛时,母亲坐在她的卧室,专心地看一些言情、武侠电视剧,这也是她在坡上劳作一天后,唯一的精神生活。看着那些喧闹、夸张、庸俗的电视剧,母亲很满足,觉得自己的晚年生活非常美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