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之爱


□ 陈建华

生命之爱
陈建华

那年的深秋,天空依然很蓝。
生命却变得苍白,可恶的病魔像幽灵一般拽住我,把我又一次拖入灰暗的低谷,不知有多深。知天命的日子和久病的折磨,究竟想让我怎样,心里是有数而没底,无情的缠绕,已经使我无法再做我想做的事了。
一天天难熬的日子,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父亲心疼地说:“别再扛了,我看惟一的办法还是得再做手术”。
再做手术?那就是第五次开颅了。每一次手术,一刀一刀刺的是我的头,撕裂的却是亲人的心,每次血肉之争怎一个“轻松”二字了得?我一次次地熬过来了,也一次次地在肉体和心灵上留下累累的伤痕。我真不想再孤独无助地去和死神握手,真不愿意再住进那令人痛苦无奈的医院,真不想再看到那冰冷的手术室,真不愿意把几经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平静日子再扰得惴惴不安……
守望着未知的明天,我再次住进了医院。
病房里,没有色彩,没有自由。
欢笑走远了,白色满目,来苏水味儿弥漫。
惟一的寄托莫过于探视,盼望在这个时间里见到亲人,见到朋友。
盼望成了最远的距离,期待成了最近的思念。曾经的,美好的,一切都在白色的背景下凝固成定格的回忆,多么希望一切拥有能够再回到我的身边啊!
终于盼到了探视的日子,可天不作美。
瑟瑟的秋风夹杂着蒙蒙的细雨,敲打着病房紧闭的玻璃窗,无情地让人感到了早来的凉意。望着窗外淅淅沥沥不停的雨丝,让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愈感沉重不快,我烦闷地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地进入了一条环形的跑道,天空云烟氤氲。我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跌跌撞撞、没深没浅地探摸着,看不清方向,转来转去怎么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我不知所措。一路上没有人和我赛跑,只有自己错乱的呼吸和喘息声,再也感受不到生命的活力了。
身边没有第二个人,寂寞、寒冷、孤独、茫然……我害怕之极。
我哭了,一个人在哭……命运怎么这样不公?老是和我作对?怎么又这样没完没了地折磨我?没容我想清楚,突然一只巨大的黑手死死地掐住我,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奋力挣扎,呼救,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我被吓醒了,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手按在胸口上,心还在怦怦地跳个不停,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做了一场噩梦。
恍惚地看见两个亲切、熟悉的面孔,一个是父亲,一个是阿文。
只听父亲温和地对我说:“做什么梦了,急成这样?又在想自己的病了吧?醒了就好,噩梦就散去了。看!你的朋友来看你了!”
我知道父亲蹒跚的脚步是为了手术签字来的,却怎么也没想到风雨中还有另一双青春的眼神随着落叶、随着秋雨飘落到我惆怅的心灵世界里。

揉了揉眼睛,我这才看清楚一些。只见阿文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手里还捧着一束美丽的鲜花,傻傻地站着。
花是淡紫色的,每朵都是娇娇嫩嫩的。细细地一看,每朵花的花瓣上,还挂着晶莹闪亮的小水珠,纯净、透明、水灵灵的充满着生机。
好美的鲜花啊!这美是滋润的美。
望着花,望着他,我含泪而笑。
一滴又一滴地落在花上,滴在手上,不知是水还是泪。
阿文拉住我的手在床边默默坐下,好像还有些害羞。
他靠近我小声地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给别人送花。你看,我特意挑选了这种紫色的泰国兰花,一是因为它的颜色是紫色的,你喜欢!二是借它的谐音“泰”字,愿你这次手术平安无事,面对病痛也泰然处之,永远不再受疾病的折磨。还有我给你带来了一首戴望舒的诗《偶成》,送给你,所有这些代表着我的全部心愿和祝福。”
我抹去泪水,用颤抖的双手抱起兰花凑到鼻子跟前一朵一朵挨个闻,生怕这属于我的香味儿被别人夺了去……
我们靠在一起欣赏着阿文用娟秀的字体抄写下来的隽永诗行: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
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诗行、兰花的清香、父亲的温存、还有阿文的爱,成了我生命中那段苍白日子里最浪漫、最宝贵、最美丽的东西。
父亲被医生叫去签字了,老人家是带着芳香走出病房的。可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知道那是每个病人的亲属都要经过的最可怕的一关,生与死似乎就是这签字人笔下开出的一张通行证。
阿文把我手拉得更紧,看着我说:“陈姐!你不能倒下,一定不会倒下,一定会像花儿一样重开!……”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