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本人论鲁迅》论文集


□ 陈 江

  鲁迅早年曾留学日本,和日本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因此,日本不仅是翻译出版鲁迅著作最早和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研究鲁迅和出版鲁迅研究的论著最早和最多的国家。
  日本研究鲁迅的论著,我国翻译和介绍的还不多,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情报研究所和吉林师范大学外国问题研究所日本文学研究室合作,编选了一本《日本人论鲁迅》的论文集,将在某出版社出版。主编是戈宝权同志。
  《日本人论鲁迅》收集了五十年来日本人研究和论述鲁迅的文章五十余篇,其中绝大部分是战后写成的。共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日本研究者对鲁迅的评价和对鲁迅的论述;第二部分是关于鲁迅生平的资料和回忆鲁迅的文章;第三部分是关于鲁迅手稿在日本发现的资料。书后附有鲁迅在日本留学时期的年谱,鲁迅著作的日译本目录和日本研究鲁迅的论著的目录等。
  
  “幽岩”质疑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
  
  这首《送O.E.君携兰归国》是鲁迅先生的旧诗中最著名的诗篇之一。近几年来,这首诗虽然没有像《自题小像》、《湘灵歌》和《秋夜有感》进行热烈的讨论,但是从一些同志所写的书和文章中提到这首诗的情况来看,各家对本诗前两句的解释很不一致,特别是对“独托幽岩展素心”这一句或“幽岩”这一个词的解释,更是众说纷纭。从1959年出版的张向天同志的《鲁迅旧诗笺注》到1978年第三期《社会科学战线》上周振甫同志的《关于<湘灵歌>的问题》一文,对“幽岩”一词的解释近二十年来一直在继续探讨。笔者不是鲁迅诗歌的研究者,作为一个读者和一个鲁迅诗歌的爱好者,在读了各家的解释以后,有一个疑问始终没解决,现在提出来供读者,尤其是专家们参考和指正。
  就笔者看到的,各家对“幽岩”一词的解释,大致有下面三种情况。第一,认为是指革命根据地。例如鲁歌同志说:“‘独托幽岩展素心’,就是(鲁迅)把希望寄托在湘赣山区的幽深岩嶂中从事革命伟业的毛主席身上,向毛主席献出自己的一片冰心”。①倪墨炎同志的解释大致相同,他说:“在深山幽谷之中,革命者仍然在为他们的伟大理想而战斗。读到这一句,人们是很容易联想到战斗在革命根据地的工农红军和革命人民的。”②对于这两种解释,我认为都是值得商榷的。首先,“展素心”不能解释为“向毛主席献出自己的一片冰心”,“展”不能解作“献出”,其次,“独托”不能解释为众多的“革命者”、“工农红军和革命人民”。“独托幽岩展素心”是鲁迅在“椒焚桂折佳人老”的艰苦环境下的言志、述怀和自白,不“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鲁迅语),和鲁迅当时写作本诗时的思想情况,这样来解诗,显然只会走失诗句的原意。
  第二种情况是:如张向天同志认为“幽岩”是“鲁迅先生在花园庄所住的简陋狭小的住室”;③王延龄同志认为,花园庄这家“旅馆前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海军陆战队的高大的钢骨水泥建筑,宛如悬崖陡壁横亘在前,使这家旅馆阴暗犹如幽谷”。④也有的同志认为,“幽岩”就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小楼”。对于这些解释,近于机械的比喻,把原诗丰富的内涵简单地归结为生活记录。这样来解诗,势必要把“诗美”杀掉。
  第三种情况是,认为“幽岩”就是“如醉”的“故乡”。这是最近由周振甫同志提出来的,他说:“《送O.E.君携兰归国》里说:‘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这个故乡,就是‘独托幽岩展素心’的‘幽岩’,也就类似‘水碧沙明两岸苔’的‘潇湘’,但因为‘故乡如醉’,那里在反动派的压迫下‘有荆榛’,也就是使人‘不胜清怨’,所以‘岂惜芳馨遗远者’,让它离开‘幽岩’。”⑤我觉得这样解释,对“托”这个字未免忽略了。“托”是“依托”的意思,这样,“独托幽岩”就成为独自依托“如醉的”“故乡”,这恐怕是不符合原诗的意思的。
  我觉得没有必要对“幽岩”这个词作这样或那样的解释,“独托幽岩展素心”这一句用的是一个很常见的典故。“素心”一语双关,既指“本心”或“本意”,如江淹诗:“素心本如此”;素心也指素心兰,即兰花的一种。“独托幽岩展素心”整句诗用的是空谷幽兰这个常见的典故。不知道各家何以都不从典故来解释这句诗?是忽略了,还是别的缘故?这也是我把我的看法写出来希望指正的原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