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批评:独立于媚俗与诱惑


□ 陆绍阳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大批娱乐刊物、报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娱乐文化呈现空前“繁荣”的局面,报刊上大量的娱乐版需要各类影评文章,而且,随着中国电影产业化的进程,套在中国电影身上的绳索正在清除,国产影片渐渐从好莱坞大片的挤压中突围出来,已经呈现出复苏的迹象,每年的拍片数量和质量都有较大的改观,国产电影良好的发展势头和媒体的繁荣理应使电影评论家更有作为,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原来大家熟悉的那种电影批评差不多完全消失了,曾经在20世纪80年代意气风发的批评家也大部分处于边缘状态,有些评论家干脆“退出江湖”,转行从事别的职业,影评家的缺席成了当今影坛一个令人惋惜的现象。崔永元对电影《手机》的批评,虽然有些尖刻,但确实是一针见血,他非常直率地道出了影片的缺陷,只是由一位新闻系毕业的电视台主持人来评论电影艺术,多少折射出了当下电影批评的脆弱。如果稍加留意,和电影有关的、充斥在报刊版面上的无非是两类资讯,一类是千篇一律的、某部新片在京试映获得“专家”好评的“利好”消息,这是记者和“专家”共谋的“互搭梯子”把戏;另一类就是让人眼花缭乱的花边、内幕新闻,在貌似热闹的“地毯式轰炸”中,严肃的影视评论家的声音消失了,而各种报刊的娱乐记者迅速扮演了“代言人”的角色。
现在的娱乐记者凭着他们占据舆论阵地这一先天优势,的确有能力“炒热事件”,把他们关心的热点问题一天一天强加在公众的面前。如果是记者不感兴趣的问题,信息就传不出去。更另人担忧的是,有相当一部分娱乐记者已经不再满足于传播信息,他们要生产信息,而这些行为的后果就有可能使记者成了“精神活动与公众之间的屏障和过滤器”,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已经在他的著作中流露出对这种行为的恐惧感。由于存在着自身的利益,在很多娱乐记者的报道中,在真实性和正确性上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有些娱乐记者已经被各式各样的交换变异为“寄生物”,金钱、权力、人情,都可以成为他们的依附对象。他们已经失去了自立的品性,不要说审美的知觉,有时连起码的道德的知觉也没有了。当娱乐记者替代了影评家,批评界本身的独立性、自主性不断受到形形色色的外力威胁时,观众和读者接受到的只能是布尔迪厄所说的“真正的假象”,而大批娱乐记者炮制出来的信息越来越呈现出两种不良的趋势。
庸俗化的趋势娱乐新闻的目标不是严肃地讨论影片的得失,艺术的内涵,它的创造性,它的实验性和它对传统的挑战意味。娱乐新闻主要针对的是明星,明星的隐私、纠纷、桃色新闻,娱乐记者对发生在演员和导演之间的某种交易细节的兴趣远远超过对影片本身的兴趣,他们可以每天腾出大量版面刊登所谓的“独家报道”、“现场连线”,追踪各种“名人纠纷”,而有些记者更是把媒体当作自己发泄私怨的场所,口诛笔伐,大动干戈,字里行间的私人意气一览无余,有些“酷评”专拿名人开刀,明显是用带着表演性、做秀的姿态打击别人,抬高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