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燃烧的激情期待着


□ 王玉清

  2007年,我家属王梅香与我都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发表了作品,我的是诗,她的是万字小说。我们一直生活在苏北高邮一个名叫天山的小镇,向西走几步,就是安徽地界了。虽然早在几年前,我因为热爱文学,得贵人相助,调至县城工作,并于《北京文学》发表我们作品的那一年,在小城的东北边缘,购置了一个麻雀窝一样的二手房,可是妻子女儿都在原地教书与读书,就这样我常年的栖息之所,或在老家,或在邮城。
  邮城西北一角,靠蝶园广场处,有一家报亭,常年出售当月的《北京文学》。拙作在《北京文学》刊出时,曾在《北京文学》发表过散文的陈其昌老先生,建议我到那里求购过。在我生活的高邮,凡是《北京文学》的读者,从党政领导到市井百姓,比起对待其他大报名刊来,对《北京文学》要高看一等。究其原因,很简单,家乡出了个文豪汪曾祺先生,他最重要的小说作品,都是发表在《北京文学》上面,而后才名播天下,赢得如潮好评。2007年5月,高邮市委市政府与《北京文学》杂志社联手,曾在京城举办过汪老逝世十周年的系列纪念活动。即使卑微如我们夫妇,因为有作品在《北京文学》面世,扬州教育学院高邮分校副教授、评论家吴毓生先生,在一次文友聚会上,高调地宣称,向在《北京文学》上发表小说的作者致敬;该院副教授孙生民先生甚至问我,听说你家属的小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是否属实云云。看吧,在高邮读者心目中,两家大刊分量相等。
  正因为如此,我们始终以燃烧的激情期待着——《北京文学》。
  记得第一次我的诗作在《北京文学》发表,那种得意洋洋的瘾儿还没有过足,编辑白连春就电话通知王梅香,她的小说《小村荤后素》将在第11期登出。从此,我们开始了激情燃烧的期待,《北京文学》也成了我们一家理所当然的恩主。
  当我妻子的小说如期发表,我一见是在“新人自荐”栏目,前有《我的自白》,后有编辑短评,以如此规格对待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乡村作者,简直有产品“包装面世”的味儿,也着实令我分外眼红:啊呀■——原来这个与我同床共枕近20年、整天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女子,还是个做作家的料!《北京文学》厚爱有加若此,我们受宠若惊!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若有感觉不错的小说写了出来,第一选择就是投寄给《北京文学》,当然浪费了热心编辑不少的大好时光。这无疑是很不应该的——因为我们俩,当时就像涉世未深的孩子,有些飘飘然。至于对每期《北京文学》的阅读与谈论,则成了我们的“家务事”。自然是我抢在前面,读诗看报告文学,然后让妻子读小说。全家通读之后,交流一些看法:比如,《北京文学》基本上不走名家路线;《北京文学》的报告文学,关注老百姓的心头事,说老百姓的心里话;《北京文学》上的小说又被国内选刊后继选发等等。
  两年一度的《北京文学》奖的评选,让惯于山鸡舞镜的我,头脑又发热了一回,因为王梅香的名字与作品题目居然出现在那一纸初选作者与作品中。虽然我知道妻子小说的功力尚浅,缺乏影响,获不了奖项当在情理之中,但还是不顾她半推半就的反对,异乎寻常地积极主动,以非常态的功利之心,毫不犹豫投了妻子一票。哈哈,妻若免俗则非山人之妻,山人若能免俗则不归荆钗布裙修理了,可以说凭的全是燃烧的激情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以燃烧的激情期待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