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无一人的正午


□ 莫独(哈尼族)

  进到村子,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没人。

  正午,这是吃午饭的时间,一个村子却寂无人影,这样的现象,叫人有些怪异。

  没见到一个人。汽车驶入村庄的轰鸣,引来的是大大小小一群狗此起彼伏的吠叫声,以及热烈而昏黄的午阳。

  不大的村落,藏得好深。

  公路还好,虽然很窄小,但居然是水泥路。公路到村庄里好像就到头了。转头顾盼,仿佛这就是世界的边缘。

  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村里人。但村里的的确确是空寂的,一座座房子,任凭群狗狂吠,无声无息地坐在烈阳里,没有任何动静。

  人都去了哪里?是下地,还是赶街,抑或进山找水?我们无从得到答案。

  从村头起,我们往村子里随意地走动着。没有人。只能靠自己直观地去感受村里的旱灾情况。

  没有一家的门是上锁的。门都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我们进去看了一家,黑乎乎的室内,一角,杂乱地堆放着锄头、犁铧、木耙之类的农具;一角,是一张简易而低矮的床铺,上面丢着零乱的被褥。房间里暗黑、阴冷、潮湿,的确没有看到多少值钱的东西,甚至连一个干净点、像点样的凳子都没有。倒是靠正墙的地方,有一

  台普通的电视机;门背后的柱子旁,停着一辆摩托车。电视机比较陈旧,摩托车还算半新。

  平时,村里的人出工下地,或者走亲访友,多用牛车。我们来的山路上,就碰到过牛车拉着肥料、水桶下地的。摩托车无疑是年轻人时尚的交通工具。这说明,村庄与外界的联系,实际上也是很紧密很快捷的,远山远地的村庄,并没有与世隔绝。

  不能白来,一行人继续在村子里走动,企图在寂寥的村落里,获得什么意外的发现。

  路上边的斜坡上,大大小小黄黄绿绿的数十颗南瓜,和石头一起,你倚我靠东零西落地散放在一户人家并不平整的门口。估计这是最近才收获的食物。此刻,阳光酷酷地打在南瓜上,无遮无拦。

  这是一个极普通的苗族寨子。呼吐,一听就知道是当地的民族语。问身边的人,这村名是个什么意思?可是对方也说不清,只说叫“呼吐”的,在这里有两个村子,这个是下村,为了与上村区别,就叫下呼吐。

  下呼吐坐落在一个山洼子里,四周不高的山地上全部是碧绿的树林,小小的村庄被茂密的树木严密地抱在怀里,环顾四周,目光都被树死死地遮挡住,看不到外面。这也和来之前,蒙自的朋友说的,西北勒的山头上完全是光秃秃的,见不到一棵树的说法相去甚远。这应该算得上是一座林中的村庄。林子上方,是明亮而蔚蓝的天空,阳光就大把大把毫不吝啬地洒在树木上,洒在村庄上。

  对于一个小山村,这样的自然环境,应该是不错了。

  有林子护着,又是三月,气息应该是湿润的。但事实上不是。吸进喉咙的空气,显得很干燥。干净的阳光在抵达地面的那一瞬,好像不但被枯黄的尘埃弄脏,而且有些被年复一年的干旱和焦灼灼糊。“有林子就一定有水”,对这句话,以前我一直坚信不疑,现在,在事实面前,我开始有些心虚和疑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