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举刀向己(创作谈)


□ 黎 晗

举刀向己(创作谈)
黎 晗

  从前,我的故乡,兴化平原一个叫围庄的村子里,有个农人名叫韩修,他拿了一把刀在路上走,拿着拿着,别扭起来了。“拿”,应该是个随意的动作,就是随便“握”着、“抓”着、“拎”着的样子。刀,可能是镰刀、柴刀、菜刀之类农村常见的用具,顶多到屠刀,杀猪用的。杀牛杀羊的刀,围庄没有。平原农耕人家,牛跟一个重劳力一样重要。羊不多,不多的羊不是喂来杀的,为的是羊的奶。——韩修拿了一把刀在路上走,走着走着他突然觉得别扭,怎么拿都不放心都不顺手,都让他自己觉得不可靠不舒坦。这个时候,“拿”的表述就不准确了,韩修改了动作,“持”。“持”更不妥当,那就只能“举”着。
  农人韩修举了一把刀在路上走,越举越让自己焦虑。刀是有刃的,本来“拿”着忘记了刃,“举”着,刃就被突出了出来。刃会伤人,刃还有杀气。天地之大,小刀之小,本无大碍,拿着,拎着,持着,举着,只要不故意挥动,连人连畜,甚至连草木都伤不着。可论及刀锋杀气,事就大了。焦虑不安的韩修越想越难办:刀刃朝上,忧其伤天;刀刃朝下,忧其伤地;刀刃朝外,忧其伤人。怎么办?只好将锋利的刀刃、凌厉的刀锋,对着了自己。一个人举刀,这样战战兢兢地把刀刃对准自己的前额眉间走,怎么看,都让看的人比他还战战兢兢,比他还难受。
  “韩修真是个傻瓜,大傻瓜。”村里的人听完这个偏执的古人的愚钝事,都哈哈大笑起来。听这个小故事时,我还小,小到虽然跟着大人笑,却并不知道他们笑什么。可最终还是把这个故事记住了。是的,一个人那样举刀走的样子实在好玩,那种情景想象起来更是生动,这样的故事谁听过都记得住的。
  离听这个故事的“小时候”已经很久很久了,离韩修举刀走的村路也更远了。刚才,却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
  战战兢兢举着刀,把刀刃对准自己,在本来很宽大的路上走得慌张、别扭、忧心忡忡,这样的事,自己不也一直在做着吗?
  为什么不把刀扔进草丛,既然如此慌张、别扭、忧心忡忡?
  是怕刀突然反弹回来,伤了自己,怕丢了刀下一回割稻砍柴杀猪没有工具,还是怕别人拣着了,别人将来举着也难受?还是索性就是一种喜欢,喜欢这种自寻烦恼、自我纠缠和近似于自我折磨的残酷历险?
  这样左思右想,仿佛韩修那手中之刀,又直通通硬塞到了我的手中来。
  ——华鹏兄看到我的两个小东西,《私奔》和《暗物质》,很喜欢,写来一封热情洋溢的电邮,说是要拿到《福建文学》的“新锐擂台”发表。发表是好事,听了高兴,可“新锐擂台”的“新锐”二字让我颇感不安。我是“新锐”吗?况且“擂台”?华鹏解释说,是指“新锐小说”。这就让我更为不安了,《私奔》和《暗物质》这么小的东西,能是“新锐小说”?然而发表毕竟能够满足我久已无法满足的虚荣心,于是对“新锐”二字也就做了掩耳盗铃式的“冷处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