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鼬(小说)


□ 周景雨

谷三爷扣动猎铳扳机的一瞬间,心头陡然掠过一道闪电,持枪的手轻微地颤栗了一下,射出去的霰弹也就偏离了目标的绝命之处。那猎物拉成一道白光,转眼间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谷三爷走过去,地面的碎石杂草上洒着斑斑血迹。谷三爷蹲下身子,用手指蘸了一点草叶上的血迹送到鼻子前嗅了嗅:奇腥!谷三爷从腰间抽出油光锃亮的铜杆旱烟袋,点上,一缕青烟夹带着谷三爷的思绪在秋日的骄阳下缓缓弥散。富人屁臭,毒人血腥!谷三爷的心头笼上一层厚厚的阴云。
被击中的是一只雪鼬。捕鼬行内流传着一句千古名言:千鼬难寻一玄,万鼬难觅一素。谷三爷从祖辈那里知道,黑鼬是鼬中珍品,这雪鼬则是鼬中极品。据说,雪鼬的毛制成的狼毫笔使用千年不败,过去只有皇宫中偶有一两支,那是皇帝使用的朱批御笔;雪鼬的五脏六腑均可入药,可治天下绝症。谷三爷的祖祖辈辈以打猎为生,尤其擅长捕鼬。在谷家捕鼬的千年历史中,据说只有曾祖父曾遇见一只黑鼬,一击未中,懊丧不已,回到家中就冲着自己的太阳穴来了一枪,无限遗憾地离开了人世。
鼬,俗名黄鼠狼,行内人称之为“赤脚大仙”。既称之为大仙,也就极具有人类的灵秀之气。鼬毛是制作狼毫毛笔的绝好材料。过去,湖州德仁牌狼毫笔天下闻名,这制笔的狼毫原料主要就是由谷家提供的。
既然把捕鼬作为谋生手段,谷家祖祖辈辈摸索积累,自然也就有捕鼬的绝招。谷家捕鼬除了在路边道口山洞崖边设机关以外,主要靠猎铳(俗名土洋炮)击杀。谷家的猎铳枪筒细,枪口小,每次只能射出一粒霰弹;谷家的霰弹呈六棱形,体积是一般霰弹的三到四倍,杀伤力比一般霰弹强十几倍。一般猎人使用的猎铳每次射出的霰弹几十粒几百粒不等,像撒鱼网,杀伤面积极大。使用这种猎铳捕获的猎物虽多,但破坏力极大,猎物的皮里肉里沾满了霰弹,无论是食用还是物用,都很费工夫,那价值也就差远了。谷家的猎铳枪筒细枪口小,瞄准时定位也就准;每次只射出一粒霰弹,专击猎物的眼睛、嘴巴,不会损伤猎物的其他部位,所得猎物无论是品质还是利用率都极高。谷家对猎手持枪、射击的要求极高,谷家子孙练枪也就要吃许多苦头。每次练枪,持枪的手臂下面都要放上一把锋利无比的猎刀,刀锋向上,枪杆上面则压上青砖。开始是一块,练到能够准确无误射中目标后再加一块,练到又能准确无误击中目标后再加一块,一直加到十块。十块都练过关了,才算出师,才能上山捕鼬。所以,谷家子孙的右手臂上常常是疤痕累累。
谷三爷今年五十有五,有四十几年捕鼬历史,捕猎的黄鼬足够堆成一座玉清山!谷三爷本来不打算再捕鼬了,可近几个月鼬皮鼬毛的价格疯长,再加上某一研究所说鼬肝可治肝病高价套购,这鼬价陡然之间就飙升了十几倍。谷三爷食人间烟火,放不下这种诱惑。谷三爷决定到了年底就金盆洗手。
谷三爷刚看到雪鼬时,以为是阳光刺花了眼睛。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那确确实实是一只雪鼬!那是一支威严的队伍:前面八只雄鼬,身体肥硕粗壮,负责开道和保卫;它的身边围着四只年轻的雌鼬,让人惊奇的是四只雌鼬用四只前爪撑起一片荷叶,为雪鼬遮阳;后面紧跟着八只老年黄鼬,臣子般怯懦而又恭敬。谷三爷的心头一阵接一阵涌动着战栗的波浪。雪鼬的躯体是一般黄鼬的三倍多,浑身雪一般洁白,涂了一层油脂般光滑耀眼。黄鼬的尾巴拖在地上,雪鼬的尾巴则高高翘起卷成一个蓬蓬松松的圆环。谷三爷怎么也没想到他这辈子竟然遇到了他的祖先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雪鼬。他一定要捕获这只雪鼬,谷家捕鼬的历史将由他来改写!谷三爷端起猎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