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师德若水


一九六三年生,山东蓬莱人,文学博士,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著有《林语堂的文化情怀》《闲话林语堂》《真诚与自由——20世纪中国散文精神》《文学的命脉》《林语堂大传》《林语堂与中国文化》等十多部。编著有《百年中国性灵散文》《享受健康》等多种文化和散文选本。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散文随笔集有《逍遥的境界》《天地人心》。曾获首届冰心散文理论奖、二〇〇七年《当代作家评论》奖等。
  
  中国自古有尊师的传统,在武林中还直接尊称自己的老师为“师父”。何以故?为师若“父”之谓也!试想,当一个人到了学龄甚至在更小的时候,即踏入师门,于是在老师的培育下,他们开始汲取知识的营养,渐渐明理,有的还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在此老师之功可谓大矣!如果说,亲生父母主要给子女以生命的肉身,而老师给予学生的则是精神和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说,老师之伟大远胜于天下之父母。
  我自一九九三年师从林非先生攻读博士学位,至今已逾十六个春秋。其间,与老师朝夕相处时有之,促膝谈心时亦有之,每隔些日子即通一次电话问安也已成习惯,而师徒聚餐神聊的时光更是无以计数。可以说,这么多年,除了妻儿,我与林老师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从他身上我能感到慈父般的温暖、上善若水一样的师德。
  最早与林先生接触是在一九九三年之前,那是为博士备考的时光。在通常情况下,考试之前,考生首先面临着选择自己导师的问题,当确定下来后,再复习准备参加考试。那时的联系方式主要还是通信,由于目标并不明确,于是我广撒“英雄帖”,给不少博导去信,希望与他们取得联系!可是,许多去信都石沉大海,而林先生却很快复信,并表示热烈欢迎我参加考试!之后,林先生每信必回,信中总是充满鼓励、关心和希望,这让我确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有件小事至今令我难忘和感慨,那就是与林先生通电话,对方的声音总是温和、礼貌、谦逊、文雅,这与不少学者接到电话时的粗暴无礼、心存恶意形成了鲜明对照。有时,电话是林先生的家人接的,更让我心悦诚服的是,他们也总是客客气气,一听说找林先生,就会说一句:“请你等一下。”一个“请”字,不是谁都能说出和做到的。换言之,在我打电话的阅历中,这是仅有的一家人,他们都能这样心平气和地对待素不相识者!那时,虽然与林先生从未见面,但仿佛有一只温暖之手相牵,这是我从遥远的山东来到北京的前提。
  考试前有些不大放心,所以我前往林先生府上求教,希望能得到指点。记得,林先生在家中接待了我。令我吃惊的有三件事:一是林先生个子很高,一表人才;但言谈举止却是温文尔雅、书生气十足,眼中充满平和从容之意。二是林先生住得相当拥挤,一个小书房只有几平米,这让我对前途产生忧虑,然而林先生却并无怨言,一副从容不迫、悠然自得的神情。三是当我问起如何备考,考试中应注意什么问题时,林先生却缄口不言,只说了一句话,他说:“其实,你不必特意准备,把《鲁迅全集》弄通可矣!”从中可见,林先生是多么严谨、正直之人。不过,从这句话中我体悟到:林先生出题很可能不只注重从宏观上探讨鲁迅,而是偏于考察考生对鲁迅的熟悉和理解程度。因为长期以来学术界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许多人不读作品,而写起评论和研究文章却往往高谈阔论、纵横驰骋。鲁迅研究也是如此,所谓的鲁迅研究专家可谓多矣,但没通读过《鲁迅全集》的人一定不在少数!更不要说精读甚至熟读《鲁迅全集》了。基于此,我认真阅读《鲁迅全集》,努力做到下“十目一行”的功夫。到了考试,果然如此,林先生题目出得很细,他让考生回答鲁迅某一杂文作品的发表年代、时代背景、核心内容、重大意义等,因为有的作品并不常见,所以非常难以回答!考试结束后,我要回山东,就给林先生去电话辞行,他问我考得怎样,又问其他考生感觉如何?当听说我考得尚可,他说:“那就好,那就好!”而听到我说其他考生普遍反映题目出得偏僻时,林先生正色道:“题目根本就不偏,如果一个博士生,他要从事鲁迅研究,连《鲁迅全集》都不熟悉,连代表鲁迅思想的重要作品都没读过,那是说不通的。”虽然是在电话里,但我能感到林先生的心情和表情,这是在之前包括我跟他近二十年未曾有过的严肃态度。从中可见林先生“水性”的一面,即在原则问题上的刚直果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