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另一种乌托邦—上海抽象艺术


  谭根雄 撰文

  当代中国抽象艺术亮相于众人前,不必再纠缠了旧时的“变轨”或假设“传承”的关系,应该是一种顺应国内文化转型时期的自我救赎现象。

  抽象艺术,不得不先谈到它的出身。

  西方抽象艺术伴随着1850年后德国工业化进程,到了1870年俾斯麦以“铁血政策”统一德国,其后二十年也正是西方快速进入城市化运动,在这个社会转型期间,不免产生社会内部冲突频发矛口人们心灵茫然等诸多问题。虽然,抽象艺术作品永远不能变化成一篇言辞尖锐的檄文,但是,它的“无形”敛聚着内在沉静的艺术爆发力。

  因为,1919年《凡尔赛条约》令德国整个民族蒙受耻辱、深感痛苦。为此,快速发展工业化,强化都市经济,锻造现代机械文明秩序,几乎成了日耳曼强国御敌之外的不二选项,那时,人们所见莱茵河畔的冒烟工厂成了东、西普鲁士大地上的唯景象,一切商品都在轰鸣声中被快速、便捷、组装、模块化构建和大量生产出来。在此前提之下,毛瑟兵工厂工程师们的智慧和聚集一大批优秀艺术家的包豪斯工作室现代工业设计理念却在无意之中促就了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的崛起。因此说,没有现代工业或军事科技产业的土壤,绝无可能孵化出抽象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讲,现代抽象艺术也是西方列强“国家主义”强权诉求,其锐利、刚性、冷漠、生硬、规矩、铁血、威权等意识形态在蒙德里安、康定斯基、马列维尔等人的绘图板上清晰可辨那些规则、秩序、线条、点面等几何矩阵所展示“抽象”的雏形元素。换言之,当人类现代科技文明业已转化为不可抗拒的新型生产关系,无疑,它直接导致了与自身发展一致性的新颖艺术形态,即所谓的西方抽象画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另外,奠定现代抽象艺术的理论基础,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著名的麦克斯韦“场域”概念和普朗克的著名“测不准”原理被科学验证,即现代量子力学的哲学观脱颖而出,改变了人们日时的经验认知,即一成不变的绝对论。显然,当这种“绝对”封闭的一元论被“相对”论取代之后,其表述为一切事物“相互关系”理论学说的建立,彻底地颠覆了17世纪牛顿之后数百年的古典力学观:经验≠真理、事实≠存在。人们信奉永恒的、静止的、唯一的事物观、价值观,则是虚妄的主观意识罢了。人类一切经验的表述为,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被改变,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改变,与此同时,它放弃了对任何事物的终极追问和回答,俨然,这种“相对论”概念对新美学观念的形成,以及对现代美术史的发展规律和艺术实践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科学检测和重大认识,也必然是时代进步到定历史阶段又无法回避自身的新文化构建和艺术发展规律的科学揭示。而那种所谓的”永恒”艺术,抑或关于对“经典艺术”理论不容置疑的权威阐释,或以传统样式衡量艺术实践的”审美”原则,在量子力学的哲学思想质疑下,它却日益显得苍白、虚脱.无力回答现代美术史的学术价值和存在意义。

  康德弟子鲍姆嘉顿一直认为艺术诉求“审美是互为认知的前提”存在。它深刻地阐释了现代艺术所对应社会语境的逻辑关系。尤其是近百年西方抽象艺术成就,无情地预言和警告那种文学叙述性构架绘画已日趋式微,甚至坍塌。究其原因,传统架上绘画已不能再获得任何的现代科学的学理支撑,其存在的合理性、时效性被普遍质疑。否则,21世纪的艺术家们只能回归到黑格尔古典美学范畴而进行盲目创作。事实上,现代艺术所启蒙的图型“规则”不是“和谐”、“矩阵”不是“平衡”,明暗、层次等、造型绘画传统要诀也绝不是现代美术的最终价值追求。否则,它将是荒谬的?是倒行逆施的艺术发展史逻辑悖论。

  众所周知,早期中国抽象艺术不过是清朝“庚子赔款”后的“西学东渐”产物,是一种糟透了的山寨版伪抽象艺术。它先天缺钙,不尽如人意,为理性不齿,但是,它又毕竟使得旧时中国画坛开始崭露了新学气象。抽象——非经验性的艺术语言,和非“实体”的形态探究,在那个特定年代和近几十年间,它或多或少的俘获了不少艺术家青睐。例如旅居法国的朱德群和已故的赵无极、吴大羽,包括曾身居北京美协要职的刘迅,和游学南洋归来的李青萍等人,他(她)们借鉴西式抽象图画语言,巧妙地消解中国传统“大山水”画轴立意,植入绚丽彩色、线条或散见错落有致的笔趣,谋取东方文化“大象无形”的原素,直指“有容乃大”的楚汉境界而旷达华夏文明的深邃和厚度。然而,这些前辈们的艺术实践又不可蠲免西方表现主义之嫌的泼彩形式,或以令人难以吞咽的狂放笔触,生硬地嫁接西方现代“极简主义”与东方意蕴,通过画面融合、此消彼长各自的中外文化元素在画面上臆造抽象图示,结果则是形而下的个人情感宣泄,根本无法深刻阐释西方抽象艺术所特定的工业化社会内涵。显然,这种无序的、凌乱的中国式抽象伎俩,却与他国现代文化格调或东方传统文化品格迥然不同,有霄壤之别。从这个学术层面上来理解,早年的中国抽象画则是西方语境的东方艺术,或者是中国“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文化启蒙的价值取向而已,抑或是它凝聚着对西方现代主义的意义解读罢了。尽管有人譬喻这种“抽象”中的“诗性”语言功能,是不折不扣的中国抽象艺术特色之一,然而,这种咬文嚼字的胡诌乱语根本无济于艺术需要“量化”事实,其前提是文化语境的价值体现等问题,否则,艺术的”多元”则是假学术、伪命题而已。如果无从回答“价值”或“意义”的艺术,则是多余的存在。

分享:
 
更多关于“另一种乌托邦—上海抽象艺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