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一盏不灭的灯


□ 张寄寒

  一

  认识郁老先生是我在故乡母校念三年级的时候。

  郁老先生在通往小学的南湖街上开了一爿小小的糖果店,店面是沿街的一个六七平米的地板间,店堂里摆着丁字形的两张玻璃柜台。郁老先生的小店简直就是小孩子们的天堂,笔记本,铅笔,橡皮……好看好用的文具可说样样俱全,柜台上还放着好多装小吃的大玻璃瓶。

  这些玻璃瓶形状各异,大约是郁老先生东拼西凑找来的,瓶子是透明的,又是彩色的,白糖杨梅干,成的甜的萝卜干,话梅,烤扁橄榄,彩色小糖、花生糖……都在那彩色玻璃后面暗暗地闪动着诱惑的光芒。

  还有两只白瓷盆,里边装的是一个个三角包,这些小小的包装都是郁老先生用小纸片包成的,每包三分钱,有些小孩在店里转悠来转悠去,一包买不起,可是口袋里却分明有那么一两个一分硬币痒痒地让人难受,郁老先生就把三分钱的纸包拆开来,用更小的纸片包成三个,孩子见了高兴得一人买一包。

  身高一米五都不到的郁老先生在我们的印象里就是这么个慈祥可爱的小老头,他常穿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中山装,一天到晚总见他不停地用抹布在店堂里擦他的玻璃瓶和柜台,动作和神态,完全是读书人的那种,跟其他店里的那些小老板可一点都不一样。

  其实,郁老先生原先就是个教书先生,只需要看看那些玻璃瓶上用蝇头小楷写成的糖果标签,就看得出他跟其他生意老头的区别了。

  郁老先生这一手如今在糖果瓶上的好字,当年还曾得到过著名诗人柳亚子先生的赏识,柳亚子先生因此还请他抄过一本南社诗人们出版的《迷楼集》。

  我至今还记得那小店门口郁老先生亲笔写的一副对联:“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我们那时常泡在小店消磨读书以外的那点时光,吃着价廉物美的成萝卜干,看郁老先生站在柜台上写毛笔字,有时候,郁老先生停下笔,跟我们讲讲故事。他说话很风趣,往往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于是,小店也就更像个孩子的乐园了。

  有时候,郁老先生的小店也会格外安静,那些常来买东西吃的小孩大约都到别处玩去了,而不合群的我仍要踱到店里,靠在玻璃柜台上,看郁老先生安安静静地写字。

  徽墨的清香浮动在店堂的空气里,郁老先生抬起头,他看到了我。他说,你过来。他指指柜台的挡板,示意我钻过去,然后,他让出了些写字的地方,要把笔递给我。

  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恐惧着退缩,而换了别的孩子,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接过郁老先生的笔在纸上涂鸦,可是,我却不敢。

  即使是后来郁老先生教我临帖的时候,我仍抱着这种诚惶诚恐的心情,怕自己一落笔,便糟蹋了一张雪白的好纸。有时候,我的笔杆有些歪了,郁老先生会抓着我的手,把笔扶正了,他手上的青筋像一条条蜿蜒的河流。他的手掌很温暖,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我小学毕业那年的夏天,郁老先生的小店关门打烊,他去上海大女儿那里定居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