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封情书


□ 紫 薇

  我有一个好朋友,长得挺丑。鼻梁那儿满满的黑雀斑,牙也嫌大。到了二十七岁还没嫁掉,亲朋都替她着急。她自己也常悲伤问自己,为什么还没嫁掉?后来她去开一个会,遇到了一个工程师,人很帅,三十七八了还做着单身贵族,又风流又有才华,惹得一群小姑娘花蝴蝶一样跟在后面。我的好朋友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得不行倾心得不行,发誓非此人不嫁。我的好朋友不漂亮,年岁又偏大,所以这工程师连正眼看她一下都没有。我的好朋友找我帮忙,于是我俩穿了黑衣服潜伏在工程师的楼下,露水打湿了半边身子,终于看到了夜归的工程师。我也惊诧于他的魅力,我就给我的好朋友出了很多坏主意。我说你要天天给他打电话,请他喝茶,还可以合作搞项目,拉个广告做个软件题目什么的,劳务费全归他,显得你大方。你再给他买十件衬衣一打手帕,打一件毛裤,最后你给他买剃须刀剃须水,外带一床亚麻床单,显得你浪漫多情又贤淑体贴。我的好朋友自知与工程师的距离,便可着劲儿折腾钱。一来二去,二人慢慢密切起来,还有了约会。我的好朋友那一阵又兴奋又骄傲,人也漂亮了许多,好像雀斑也少了。
  有一个小姑娘才二十岁,从艺术学院学陶艺刚毕业,有一个场合与工程师碰到一起。小姑娘下死眼盯着看,工程师问为什么呀?小姑娘泪汪汪说,你像我死去的父亲。小姑娘人小志气大,横刀立马,把工程师的心硬生生抢走了。我的好朋友气得口歪眼斜,大病不起。病中拉着我的手,求我帮忙。
  我回家挑灯夜战。我把工程师幻化成少年时曾狂热追求未果的一个美男孩,我激情难遏。这天晚上正是五月的十六,一轮明月冰盘一样脉脉含情,春风像情人的手,花香像情人的嘴唇。人常说秋冬的月亮是诗人的,春夏的月亮是情人的。这样的月夜引诱着我,写着写着我就哭了,眼泪啪嗒啪嗒滴到信纸上,信纸就斑竹枝一样美丽。我一直写到天快放亮,我写满了二十页,粗粗一算,有五六千字了。信寄出去的第二天傍晚,我的好朋友奇迹般地从病床上跃起,给我送来一支派克金笔。
  一周以后,我的好朋友已经开始和工程师谈婚论嫁了。定婚的头两天,他们二人请我吃饭,要我帮忙一些定婚结婚仪式的琐事。工程师多喝了两杯酒,开始幸福地念叨那封情书,说此生能得如此一封情书足矣!我的好朋友快活地给我挤眼睛。工程师揽着我好朋友的肩膀,抚摸着她的手指头尖,数豆子一样,数一个,放在嘴边亲一个,看得我的眼睛酸酸的。工程师有点醉了,开始背诵那情书,“吾爱”“吾爱”不绝如缕。我高兴得有些忘形,这是我的得意之作呀。我心里又有些酸醋的味,不倾注心血和爱,哪里能写出来?工程师背到卡壳的地方,转脸问我的好朋友,下面什么来着?我的好朋友又急又慌,吭哧吭哧接不上茬。我不耐烦地一挥手,说,傻瓜,不是夕阳西下君与月华共至吾爱嘛!工程师满脸惊恐,口吃问,你如何晓得?酒,得意忘形,还有酸醋,它们一起捉弄我,我管不住自己的舌头,我心底的话无组织无纪律地狂奔而出,傻瓜,那是我的杰作!我摇头晃脑地说,把腿高高地搭在椅子背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