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起点数字美术馆


  顾荐钧 撰文

  数字美术馆,或被称作网上美术馆、在线美术馆,常常与数字图书馆相提并论。前者将艺术作品承载的信息进行数据化,并依靠产生的数据进行传播与应用;后者将书籍包含的文字内容数据化,同样也是为了实现数据的便捷传播和后续利用。从过程到目的,两者看起来是很相似的。

  但就其实质来讲,数字图书馆的数据资源是书籍的数字版本,比较数字图书馆里的电子书籍和实体图书馆的纸质书籍,仅仅是文字所依附的载体变化了,文字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其包含的信息和意义完整保留。而数字美术馆的数据资源是艺术作品的数据内容,从现实中的一件艺术作品到数字美术馆里的一幅图像,平面的作品经过高精度照片扫描被复制(或者立体艺术品经过三维扫描及建模被还原),则是尽可能接近原作的再现,而非作品本身。从平面图像的角度,即便随着技术的进步图像扫描设备在光学采样分辨率,感光元件的色彩还原性方面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图像后期处理软件也具备了更出色的处理能力,然而在通常的显示设备上,艺术作品的质感、体量感仍然无法全部还原,或者是根本无法还原的。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上海艺术家陈逸飞的作品《黄河颂》,艺术家在创作中运用了浓厚的笔触,每一笔不单是颜色的表达,也借由笔触方向和厚度展现出力度和内心的激情。图像扫描数据所能还原的笔触信息是有限的,就像我们把这幅作品的照片印刷在这里一样,尽管我们还能看到笔触的方向,但是我们无法充分感知笔触厚度带来的质感和力度。更重要的是,这件作品在现实中占据着相当大的尺幅空间,近三米宽,一米半高,作品本身的体量使得观众很容易为画面的气势所感染,站在作品前就能感受到激越昂扬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无法抑制充满了英雄主义的浪漫情绪。当这幅作品进行了图像数据采集并在电脑显示屏上展示的时候,作品被缩微在几十厘米范围内,传递的感染力显然也被大大地缩微了。如果在屏幕上放大到作品原始尺幅或者更大,局部的细节展示带来的细腻观感不能替代作品全貌被掩盖的缺憾。

  虽然艺术原作和数据内容呈现出明显的落差,简单地复制艺术品图像通过互联网展示无法让观众完全地得到艺术欣赏的满足。虽然艺术作品的数字化与书籍的数字化有着本质的区别,艺术品的图像还原已经对艺术品的内涵和意义造成了某种削减和转化。但是从国内美术馆数字化的现状看,大多还是延续了数字图书馆的一些建设思路,认为只要原作采用技术手段数据化之后,按照一定体例组合在网络空间里就是网上美术馆、数字美术馆。比如网上展厅般都是把现场展览作品的图像整合起来,同时附上如同展览现场的作品标签之类的说明,以期网上展厅成为美术馆现场展览的翻版,就像数字图书馆的书籍是纸质书籍在网络空间里的个电子版本。时至今日,数字图书馆早已成为众多读者足不出户查阅资料、获取知识的重要来源,网上美术馆依葫芦画瓢却远未得到观众的普遍认可。归结起来,与上述一厢情愿的期望,缺乏对自身特点的关注脱不了干系。

  早在2001年故宫博物院的数字博物馆计划“数字故宫”网站正式启用之时,就提出了“要让人们在‘数字故宫’的漫游中跨越时空,获得比亲临现场还要丰富得多的信息及各种神奇的美感享受“(《北京晚报》2001年7月17日)的愿景。当时,“数字故宫”网页收录各类图片4千余张,刊载说明性文字48万字,学术论文563万字,内容的重点毫无疑问落在了文字上。从之前对数字图书馆与数字美术馆进行的比较可知,艺术作品的图像在显示设备上的还原有着难以克服的天然局限。那么对数字美术馆这类专题博物馆,所谓“获得比亲临现场还要丰富得多的信息”,最基础的形式也无外乎通过文字转述,包括文字的延展如讲解的音频和视频等等,传递可以辅助还原作品面貌,帮助观看者理解作品的内容信息。

  其实就欣赏艺术作品而言,实体美术馆为观众提供了艺术作品的同时,也并未仅仅局限于优雅的空间和准确的光照条件,因为这些还不足以让所有观众理解艺术作品,体会到作品中的内涵。这就像是厂家卖给顾客一台家用电脑,虽然提供了产品,但是不少顾客只能使用电脑有限的几项功能而无法完全地体验到产品的好处,他们仍然需要通过大量的学习和实践来逐步掌握电脑的相关知识。艺术作品的欣赏与之类似,所谓艺术作品的意义和内涵都与艺术常识、艺术史、社会历史这些被称之为“语境”的背景相关,脱离了语境的艺术欣赏很难为观众真正理解,所以观众依旧需要充分地了解艺术常识、艺术史才能体会到艺术的妙处。只是艺术学习和电脑学习不同,电脑有非常便利的获得渠道,成本相对较为低廉。电脑系统软件在操作过程中具有丰富的互动式提示和帮助,可以让用户很快掌握电脑的操作知识。社会办学也贡献了大量各种类型的电脑学习班,供用户各取所需。反观艺术学习,在国内的教育体系中艺术教育所占比重很小,除了专业院校之外,系统的艺术教育更少。社会办学形式的艺术教育侧重在应试方面,强调的是绘画基础训练而非艺术品鉴。所以即使实体美术馆做了很多作品展示以外的工作,比如语音导览、导览手册等等,但是对观众而言这些说明还是比较孤立,大多是就作品论作品的。其中涉及的艺术语境也是局部的,甚至因为这些说明,观众把海派绘画当作国画的全部,只知道海派艺术优美而不知还有唐宋绘画的高妙,缺乏系统性教育和相应的教育手段仍是观众难以进入艺术欣赏的根本原因。支撑数字美术馆的技术优势很大程度上可以让它应对这一需求,特别是相对于语音导览、导览手册,数字美术馆能够倚靠电脑系统的某些擅长.运用人机互动在内容的系统性方面,教育手段的多样化上创造出有别于现有美术馆艺术教育的自助学习功能,进而推动全民艺术教育进入新里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新起点数字美术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