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万别把爱情当回事


□ 葛长海


想当初我们这些无聊的男生把我们班“及格”以上的五位女同学称之谓“五朵班花”。
稳坐班花头把金交椅的叫刘丽娜。她是我们校长的千金。她体态微丰,中等个子,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眼波如潭。该女穿衣打扮别具风格,要么一身红装,要么一身素裹,再不就犹如夜行女侠一般。她的美丽是轻佻的庄重,张扬的内敛,病态的健康。她从不正眼看我们这些男生,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好似深山高瀑,寂寂而有声。她冰雪聪明,英语要么考零分,要么考一百。难得她向英语老师请教,可怜我们那初出茅庐尚未成家的男教师在给她讲解时手足无措,面呈酡色,挥汗如雨。她傲慢如雪,清冷如兰,不知成了多少男生青春的参照物,卑微不才如我,在许多年以后还无法将其从我的记忆深处抹去。
班花之尾叫陈玉梅。促狭的男生私下里称其“狗尾巴花”,有续貂凑数之意。其实,以在下当年的眼光看,她的美丽可与刘丽娜并称“绝代双姝”。沾并校的光,很荣幸,我和她一块儿从乡下解散的高中插班到县城这所中学就读。原本留着短辫的她进城后逐渐脱胎换骨,留起清水挂面一样直溜的黑发。她身材窈窕,走路爱低着头,虽然服饰落伍,但天生丽质却依然从落伍的服饰后面脱颖而出,实在是端丽不可方物,成为校园里美丽的另类。令人遗憾的是,她的学习成绩很糟糕,简直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作为旁观者如今想来,她进城读书的目的在书外。她恋爱了,恋爱的对象是我的同桌马俊一一他父亲是公安局长。顺便说一句,我所在的班人称“高干班”,同学们大都是县城里头面人物的公子、千金。有那么一天,马俊对我说:“哥们儿,你去和关茜坐同桌吧。”
我不情愿,但别无选择。
关茜也是班花之一。她娇俏的身姿十分惹人爱怜,和男生打交道时很大方,不卑不亢,灵动的、顾盼生辉的大眼睛相当勾人。然而,她对我的到来明显心存敌意,她的敌意装饰着我那段青涩的日子。就这样,马俊和陈玉梅成为班里新鲜传奇的主角,我和关茜却时不时地演绎着冰下激流对抗的故事。丰年以后,关茜扔下“琼瑶”在我的白眼下起腻。聪明灵透如我,明知成为她感情报复的垫背,居然耐不住青春的骚动,换了青目和她半真半假、半是投入半是敷衍地玩恋爱游戏。多年后,我不得不承认,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是天生的外交家,纵横捭阖来自天赋。可是,不管是真爱还是假情,其实是最一山不容二虎的玩艺儿,它的自私劣性很快浮出水面露出端倪并迅速膨胀至张牙舞爪。忽一日,马俊用不容置疑且夹杂着愤懑的口气对我说:“换换座位。”
祈使句有时表示客气的请求,有时表达无理的命令。遵循游戏的规则,我乖乖地去和陈玉梅坐同桌。此时的陈玉梅已是隔世为人,只见她满脸菜色,着实我见犹怜。她似乎活明白过来,很平静地接纳我的回归。我当时就想:敢情,面黄肌瘦并非都是营养不良所致。她似乎要用心读书了,时常向我请教一些简单的问题,她有些夸张的笑声经常划破自习的课堂,她这种举动常常使鄙人成为各种目光的焦点。她对我越来越好,同是留校的我俩竟然发展到一个碗里搅勺子。老天,颟顸鲁钝如我,哪里修来的艳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