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去


□ 李 树

农民王有亮用打工挣的钱买了一台彩电,可在回乡的公共汽车上他被当作小偷抓了起来。整整一天的时间里,他在车站经历了怎样的劫难?他得救了吗?
有一个农民王有亮,在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他住在臭气哄哄的工棚里,每天主要的工作是搬砖。楼一天一天高起来,王有亮裹在手绢里的工钱也一点一点厚起来。在那座楼完工的晚上,他摸了摸怀里钞票的厚度,决定用这笔钱去商场里买一台彩电,抱着它回一趟乡下。
第二天,王有亮早早地起床,换上了最干净的衣服,穿上了在地摊花二十块钱买的皮鞋,还刷了一次牙。牙虽然白了,可是刷出了血。王有亮觉得这是值得的,不能让商场里的售货员笑话他。王有亮知道城里人看不起他们这些打工的农民,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们心里这样想。
王有亮去了离工地最近的那家大商场。平时,王有亮和工地上的人们只能远远望着它,却从来没有进去过。但今天王有亮身上带着准备在这里花掉的钱,所以他昂首挺胸地迈进了商场的门。
商场的一层很大,大得一眼望不到头。王有亮听到有音乐响,四处被灯光照得比外面还要亮,心想彩电应该在这层卖。王有亮于是一路看过去,可是他连彩电的影子也没有看着。王有亮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姑娘站在柜台后卖化妆品。王有亮有一点累了,同时有一点焦急,站在柜台前,想自己应该往哪里去。
喂,你站开点,别挡在这里。柜台里的姑娘对他说。王有亮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又走上前去,笑容满面地说,小姐,请问彩电在哪里卖?
柜台里的姑娘模糊地指着楼梯的方向说,那里有牌子写着。
小姐,王有亮进一步说,我不认识字。
柜台里的姑娘说,原来你不认识字。三层,三层有各种各样的彩电,你随便挑。
王有亮说,谢谢,谢谢。
王有亮转身向楼梯口走。他听见柜台里的几个姑娘轻轻的笑声。他想,多亏我说了小姐和谢谢,要不她一定瞧不起我,也不会告诉我彩电在哪里卖。
王有亮抱着装彩电的箱子上了去乡下的公共汽车。他掏出八块钱来买车票,但是卖票的小姑娘说,不行,还得买一张。
王有亮不明白,说,我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要买两张车票?
小姑娘拍拍王有亮身前的箱子,说,这个,也得买票。
王有亮笑了,它又不是个人,它买什么票?
小姑娘说,它确实不是人,可它占的地方比一个人还要多,我相当于少卖了一个人的票。
王有亮看看并不拥挤的车厢,说,你怎么会少卖了一个人的票呢?这个箱子也没有占座位,我只是把它放在过道里。
小姑娘说,占在过道里和占一个座位一样,过道里也可以卖站票,也是八块钱。
王有亮说,可过道里是空的,没有人买站票,今天人不多。
小姑娘不耐烦了,提高声音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这是站里的规定,这么大的箱子和人一样要买票。
王有亮也提高一点声音说,哪里写的规定?你把规定拿给我瞧瞧。
小姑娘被王有亮气得身上发抖,可是身边又找不出写在纸上的规定,从来没有人要求看这个规定,小姑娘也就从来不带在身上。小姑娘说,你要是不想坐车,你现在就给我下去。
王有亮说,你要是能拿出规定,我立刻就下去。
车厢里的人都笑起来,王有亮环顾一眼车厢,说,你不能这么容易就把我撵下去,你拿出规定来。
小姑娘没有办法,就说,那好,你要是不买票,咱们就不发车,看看谁着急。
正在这时候,车厢里上来一个人。这个人长得和麻秆一样细,可是他的胸前挂着“车站治安”四个字,所以他威严地站在车厢前面,眼睛向车厢里一扫,人们立刻就安静下来。
麻秆看见了王有亮的箱子。他两只手插在裤兜里,走到箱子面前,用脚尖碰了碰箱子,说,这个东西是谁的?
王有亮说,别踢,这个箱子是我的。
麻秆看着王有亮,说,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王有亮说,彩电,我刚刚买的彩电。
麻秆说,彩电?在哪里买的?
王有亮说,新都商场。
麻秆说,买这个东西你花了多少钱?
王有亮说,一千多块钱,挺便宜的。
麻秆继续问他说,什么牌子的?
王有亮被问住了,他记不住自己买的是什么牌子,所以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我觉得好就买下了。
麻秆说,你连什么牌子都不知道?你有发票吗?
王有亮说,没有发票。我要发票有什么用?
麻秆声色俱厉地说,发票也没有,你这东西从哪里弄来的?
王有亮说,这是我用钱买来的,你不要管我这么多。
麻秆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来,指着胸前的四个字说,看见了吗?我是车站的保安,我就是要管你。你这东西来历不明,你跟我下车。
王有亮这时候慌张了,用两只手紧紧按住箱子说,这个彩电是替我外甥捎的,我得给他带回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