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车记(外一篇)


□ 王开林

平日讲起小偷的种种可恶处、可恨处,受害者无不怒火中烧,然而任你钢牙咬崩,铁拳捻是格格作响,也无济于事,无补于失。小偷只要一天没有落网,他们就一天自在逍遥,吃香喝辣,寻花问柳,做那快活林里的快活“神仙”。他们的一切享用之资,统统都由那些不知姓名的好人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求回报地供奉他们,而且源源不断,真可谓取之无穷,用之不竭。世上有这等不劳而获的舒爽活法,他们还迟疑什么?且看,那些凭妙手空空赚得钱囊满满的小偷得意洋洋,用牙签剔去齿间的肉屑,一仰驴脖子喝净杯中的鲜啤,然后挽着妖艳的浪女,找个暧昧的地方,恣意取乐,尽管背上宛如纹身一般永久背着“贼”与“小偷”的恶谥,也无损于此时此际的好心情。以往那种“做贼心虚”的流行说法,未免把他们看得修行太浅,段位太低了。
善良的人要对付狡诈万端的盗贼,总是办法不多,而且穷于招架。顶多也只会鸣锣驱雀,先作如下警告:“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然而,听了这厉声断喝,彼等小偷无不窃窃暗笑,现如今他们跟贪官污吏一样多于牛毛,贼势如同草势,真正被逮到被判刑的毕竟是极少数,既然连吞舟之鱼都可漏网而逃,小虫小蟹自不免心存侥幸。偷盗生涯原本是刀口舔蜜,眼看着刀刃越来越钝,蜜汁越来越香,越来越甜,割掉“舌头”的危险性越来越小,与之相应的便是彼等鼠窃狗偷之辈胆子越来越大,全体社会受害的面积越来越广,受害的程度也越来越深。
我身边的许多朋友,只要已在城市中生活三年以上,无论他多么谨小慎微,也至少有过一次失窃失盗的经验。小到钱包的不翼而飞,大到汽车的原地蒸发,不一而足。尴尬的有进门脱鞋,出门无鞋的;悲伤的有送钱去医院救命,中途被小偷扒窃得分文不剩的;苦楚的有省吃俭用攒积多年的家底子,却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说到鼠窃狗偷之徒如何可耻可恶,他们无不怒从心头起,恨向胆边生。言谈之中,我的情绪远没有他们那么激烈,但这并不表明我是一个被狗盗之徒轻饶了的幸运儿,细算起来,我是绝对的苦主,受害的次数既多,受害的程度也非浅。曾有一位损友往我伤口上撒盐,调侃道:“一年之中,你少说也有两个月为贼老倌打工,社会上盗贼像老鼠一样繁衍不绝,与你们这些义务献‘血’的人不能保持高度警惕有直接的关系!”他说得倒便宜,我可是苦不堪言。
我首次心痛神伤的失盗经验得之于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这在我那位损友看来,已算“懂事”得很晚了。我当时用积攒半年多的钱喜滋滋买回一部“凤凰”牌自行车,爱惜得不得了,每天至少要擦拭两次,而且下雨天从不骑它,心肝宝贝似的,甚至让女友都犯了醋意。可是我跟它的缘份浅而又浅,才骑了不到两个月,它就被小偷 “牵”走了,令我的美好心情一落千丈。又是一年春草绿,花开花落两由之,我的“永久”新车得到了加倍呵护,不仅多上了一道粗重的不锈钢插锁,而且另以链条锁将它牢牢地拴在树上或绑在铁栏杆上,紧张兮兮了一年多,某回稍一松懈,“永久”就变成了短暂。再后来,“飞鸽”固然养不亲,“松鹤”也留不住,“爱米莉”更是水土不服,七年时间内,我一共丢失了五部自行车,在那工薪菲薄的年代,我竟有几乎四分一的积蓄都撒在路上。我也曾铆足劲儿跟偷车贼斗智,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只好自认晦气,从此老老实实坐了四年公共汽车,打了两年的,直到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买回一部“豪迈”125摩托,真有点顾盼自雄了, 然而好景不长,在前年夏天的某个月既不黑风也不高的夜晚,它的美丽令一双或多双贼眼为之泛亮,既然小偷们垂涎三尺,不幸的后果就可想而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