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街上,勇者行


□ 郭雪波

空旷的街道上,那红车、那白衣、那飘逸的黑发都显得那样地鲜艳夺目,那样地独特醒目,又那样的充溢着生命的魅力。
外边,春天的太阳恣意。
明灿的晨光中,微风夹杂着消毒水气味掠过小区的绿树和花丛。不经意间,那花和草似是有了些许的颤慄。
我沿绿阴遮庇的幽径独行。蓦然感觉,平时显窄的这曲径如今已变得空宽阒寂。连那喜欢追逐情侣们香水气味的花蝶,也已失去目标,索然离去时在化学药味中翅膀变得沉重。而以往擦肩接踵最多见的推童车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如今更是绝了踪迹,已然听不见他们悠然的童谣声声、小曲悠扬。
我不觉身上有了一丝的寒意。
举目望去,小区外的大街上,更是不见了车水马龙,不见了熙熙行人,那马路竟是无限地伸展而空旷,那高楼尤为拔地危耸而又寂静,偶尔飞驰而过的救护车急嘶声,更把我身上的那一丝寒意骤然间升格为莫明的恐怖感。我似乎隐隐听见,泱泱大都在寂静中无声的呻吟,我巴望着此时来一些噪音,平时烦人扰人的城市噪音此时多一些才好。
惆怅中我依然徘徊在小区曲径。此时,我依稀听见喵喵的两声唤叫。万籁俱寂中,这两声活物的呼叫,格外令人心动。我便寻声觅去。在矮树丛环围的绿色草坪上,趴着一只猫。它通体黑色,身形颀长,黄绿眼睛格外锐敏,而四只爪子都是雪白雪白,通常称为踏雪无痕。近半年来,小区院里常有两只野猫活动,一只是尾巴秃掉的黄猫,一只便是这只踏雪无痕大黑猫,两只都是公猫。如今那只秃尾巴黄猫已不见踪影,唯剩下这只大黑,守着朝阳的北楼声声呼叫。北楼四层的汪教授家,养着一只白色母猫,叫白咪,是大黑的情侣,已养下三只黑白相间的小崽关在汪家阳台上。眼下,人类的恐惧因由已从果子狸延伸到猫狗之类的其他动物身上,汪教授家早采取驱敌于国门之外的策略,关死了自家的防盗门,既不让外边的大黑来探视,又不让里边的白咪出去约会。犯相思之苦的大黑只好趴在楼下的草坪上,伸脖上望,送出声声哀婉之音。
见我走来,望断秋水的大黑并不躲开,只是摇一摇那根挺立的长尾。我属鼠,一向厌猫,可现在却十分好奇起这只踏雪无痕大黑猫来。那只秃尾巴黄早被小区的人们打走,这大黑的脚上也是白爪间渗着血水,显然也曾遭到驱赶击打,人类不好全怪自己无能,也得想法迁怒于他类。受牵连的大黑并没有像黄猫一样逃走,而是固执地守护在汪教授的楼下。我心有感叹。想起昨日去集市买鱼,听几个浙江鱼贩子们议论,准备结伴包车逃离京城。此时更觉黑猫的可贵。贩子们平日里掏尽京人的腰包发财,如今遇着点风浪便惊惶惶地要弃城而去,便觉得贩子们小了,黑猫大了。这人和动物,身上都是有些精神的,这精神也是有着差异的。遇到生死,便显出其间的差异来。
入夜,灯下苦思。又闻猫鸣。欣然走上阳台,俯栏下望。我正好住在汪家楼上五层。外边月光如银,楼下地面小径上果然趴卧着那只大黑。它的叫并不是那种闹春之声,而是殷殷切切的轻轻呼唤或者强忍思绪的无奈呻吟罢了。是一种告信儿,一种通报,意曰我还在,依然地在,守护着你和孩子们。皎洁的月光下,它时而伸展腰身,时而磨砺硬爪,它那如旗杆般直立的长尾依然坚挺地一晃一晃地摇动,整个的它活似一只黑色的精灵,黑色的勇士,在这黯黯长夜中不倦地守护着,勇敢地守护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