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雪迷蒙


□ 尤凤伟
风雪迷蒙
尤凤伟
五个准寡妇冒雪上路了。目的地是三十里开外的刘夼煤矿。
世上有寡妇、活寡妇、老寡妇、小寡妇,没听有准寡妇一说,这说法透出一种不善的阴毒,只是这五个急匆匆往矿山奔去的女人的真实情况是:男人眼下正被埋在地底下,死活不明,而且即使活着最终也难逃一死,对于此时此刻的她们,称之为准寡妇的确再恰当不过。
她们一大早就出了村,天阴着,不晓日头出没出山。风又冷又急,吹得雪粉在半空中飞扫,吹得她们像没了脚跟,摇摇摆摆。说起来她们并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常年的劳作使她们个顶个像头壮实的母牛。可自从噩耗传来,天塌地陷,自己也如同自己男人那样被埋葬了,人整个地垮了。
走在最后面的是满玉。她是五个女人中最年轻最标致的,也是唯一没有孩子的,当然说她没有孩子也欠准确,她有,在肚子里,是男人回家过年怀上的,眼下说这事除了自己还没人知道,包括男人永利。这当间她和永利通过电话,几次要讲,可终未讲出口,许是考虑到这个消息对身为独子的永利太过重大,听了会不顾一切地往回跑,她不想因为这个让他旷工,要知道孩子出生后花钱的地方会很多。另外,她似乎还有点舍不得将这个秘密泄露,让它留在心里像一块糖慢慢融化,甜蜜无比,只是这甜蜜的时间太过短暂。
满玉是昨天晌午被广播喇叭喊到村委会的,去的不单她,还有本村另外几个女人,就是李兰、宫花、黄艳丽,还有紫英。一打照面,满玉的腿立马瘫软了,赶紧用手扶住门框才没让自己倒下,她感到窒息。心“怦怦”地狂跳。她看得出,来的这些女人的男人都和永利在一个煤矿下井,召成块儿,头脑再迟钝也会想到是矿上出了事,况且出事也不是头一遭,两年间村里已有三个爷们儿在矿难中送了命。满玉想到今番摊在自家男人身上,立时觉得天崩地裂,精神完全崩溃了,后来大嘴村主任讲话,矿上来的一个小白脸讲话,唯见嘴皮一张一翕,吐出的音却啥也听不见,甚至连别的女人的号啕大哭也完全听不见,那一刻,唯有一念在撕裂着她的心:永利死了,永利死了,他还不知道自己有后了啊,他,他太惨了……
女人们顶着风雪艰难前行,哈着腰,歪着头,进三步退两步,她们得这么走到七里开外的镇上,再坐小客到另一镇,在那里再换一次车才能去到刘夼煤矿。眼下她们走的是一条乡间山路,曲曲折折,高低不平,又被雪覆盖,女人们只能排成单行鱼贯而行。雪将她们的通身染白,远远看去,活脱脱一支身着孝服的出殡队伍,事实上她们正是一伙送葬人,只不过是为活人送葬。
这么顶风冒雪走了两三里,女人们就走上一条机耕路,只因天气恶劣,路上不见人和车的踪迹,空空荡荡。走在最前面的宫花缓下脚步,等着后面的伙伴跟上来。宫花是从邻县嫁过来的,因脸盘大被人叫着大脸宫花,刚结婚时随男人双泉在矿上干杂活,后来一胎生了两个男孩,就回家了,因没有家底,承包的地不够数,日子穷得厉害,三间老房子没钱翻修,说倒就倒。宫花直等到最后面的满玉跟上来,才开始又往前走,边走边说:“到了镇上,都等等俺,俺要去百货公司买双棉鞋。”贴她身边走的李兰问:“你脚上不是穿的鞋吗?”宫花说:“是给俺家双泉买。”几个女人一齐用哭得红肿的眼瞪向她,像看个神经病。可不,宫花说的整个是疯话,男人给埋在地底下,死就死了,不死矿上也不打算抢救了,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买鞋有啥用呢?许是看出伙伴的惊讶,宫花解释说:“今黑下俺梦见了双泉,他和一伙人在野地里往前走,他看见俺转脖吆声宫花你赶快给俺买双鞋,俺往下一看,是赤着脚,赶紧问双泉:‘你的鞋呢?’他说掉了,俺又问双泉:‘你要去哪儿?’他瞪了俺一眼,吼:‘小贱人,装啥糊涂,俺去哪儿你还不知道么?’俺就给吓醒了。”几个女人也像给吓着了,低下头,心里惴惴的,从宫花梦里双泉对她愤怒的态度,想必是已晓得自己面临的处境:自己的女人为多拿死亡补贴,已同意了矿上的意见,不再抢救了。女人们从宫花的梦,自然而然想到自家的男人,尽管没像暴脾气的双泉那般托梦怒骂,肯定也心有怨恨。......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