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迁徙的圣地


□ 马卡丹

走近大槐树

迎门一堵数丈高的影壁,整面墙上就那么一个舒展的大字——“根”,赫然撞进你的眼眸,撞开你的心扉,血就在那一刻涌上来了,在洪洞这多少有些沉寂的早晨,在古槐这多少有些迷醉的花香中,我竟然清晰地感到了心的撞击,一下比一下急促,一下比一下昂扬。我的心,不是早已水波不兴了么?怎么……
古老的大槐树在影壁之后探出身子,不,那只是一座碑亭,石碑上“古大槐树处”几个字触目惊心。那株生存几近两千年的汉槐,那株见证过明初波及大半个中国悲壮迁徙的古槐,早已在汾河的大水中荡然无存,就连它的根蘖生的二代古槐,也只剩枯干虬枝,那本该绿叶婆娑的枝头,如今披挂的是红红的中国结、是八百个姓氏组成的连绵的三角彩旗。幸好二代古槐的左近,同根蘖生的三代大槐树正是枝繁叶茂,绿意葱葱,而四周,由三代大槐树再繁衍的大大小小的新槐更是翠色撩人。根的繁衍是多么神奇的传递,它令你想起大槐树下那以亿计数的移民子孙,是怎样筚路蓝缕、代代相衔,把根系几乎铺向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在人类迁徙史上,大槐树下的迁徙无疑是范围最广、规模最大也最为惨烈的一次。元末的空前战乱和明初的“靖难之役”,使得北中国满目废墟、“千里无鸡鸣”,从血泊中走出的明太祖朱元璋和他的儿子永乐帝朱棣,相继祭出了重振经济发展生产的法宝:大迁徙,从山西未遭战乱人丁昌盛经济富庶的地区,强行迁徙出大批的百姓,迁往人烟稀少的河南河北湖南湖北山东江苏安徽等十余个省份。从朱元璋洪武元年(一三六八年),到朱棣永乐十四年(一四一六年),近五十年间,这样大规模的移民前后竟有十八次。大槐树旁的驿站是移民迁徙前集中的地点,驿站旁的大槐树也就成了移民心目中的图腾。当一队队的移民被绳索串着,在官兵的刀枪棍棒押解下渐行渐远,回望故乡已是一片迷茫,泪眼朦胧中最后望到的只有那株古槐,只有古槐枝桠间的老鸹窝。这样的场景化作千古传唱的歌谣,深深嵌进了移民的记忆,嵌进了子子孙孙的脑际:“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里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
晨光中万籁俱寂,只有槐花槐叶在轻轻地颤动,那支古歌忧伤的旋律似乎正从槐叶间飘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拂过心尖,颤颤地、柔柔地、幽幽地……
迁徙真是人类的共同命运么?历史上,有哪一个民族、哪一个民系不曾经历过迁徙的血腥或艰辛呢?又有哪一个民族、哪一个民系不是在悲壮的迁徙中凤凰涅槃而浴火重生的呢?迁徙给心灵带来了难以平复的创伤,迁徙却也让原本散乱的心重新凝聚,几乎每个民系都因迁徙而有了自己的圣地:客家人的石壁、福佬人的固始、广府人的珠矶……而眼前的大槐树,正是亿万槐裔子孙心目中的麦加。我,一个客家后人,走在这并非我的祖地的大槐树的晨光中,原本以为能因客观而趋平静的心,为什么竟也这样的风起云涌?
“北有大槐树,南有石壁村”,我是因了这广为流传的客家谚语而初知大槐树,进而仰慕大槐树的。多少次走在石壁的小道上,曾经翘首北望,望中原,也望中原以北的大槐树,而此刻,走在大槐树的晨光中,我的目光抑不住地向南,回望我的石壁、我的圣地。石壁、大槐树,大槐树、石壁,两个不同民系的圣地,多么不同却又多么相似!不同是显而易见的:大槐树在北,石壁在南;大槐树的迁徙是官方行为,把百姓从富庶的安居地赶往荒凉,石壁的迁徙是民众自发,从战乱的中原逃往暂时安定的“桃源”;大槐树的迁徙只在明初近五十年,石壁的迁徙却从两晋延至明清,前前后后跨越千年……但悲壮的迁徙是相同的,作为移民迁徙聚散地的地位是相同的,甚至就连“小脚趾甲双瓣”的传说也是那么相似:为什么后裔的小脚趾甲是双瓣的呢?大槐树说,那是因为官兵怕移民逃跑,在每个人的小脚趾甲上砍了一刀以作标记;石壁说,那是因为客家人的祖先艰难跋涉,在石壁的石子道上碰裂了趾甲。不同的说法不正蕴涵着同样的辛酸?甚至就连后裔们对祖先、对故里的粉饰也是那么相似:石壁的后裔自诩,祖先本是中原士族,族谱上几乎每一姓都可上溯到古老的帝王,大槐树的后裔坚称,古歌中的“老鸹窝”应是“老鹳窝”,老鸹是乌鸦,老鹳是白色的神鸟,作为圣地的大槐树上,当然是白色的精灵做窝,怎么可能停歇黑鸦鸦的老鸹呢?而更为巧合的是,因为战乱,客家人的祖先从中原、从辽阔的北方各省逃往南方,只留下北中国一片废墟,而大槐树的移民却被官兵押着,投身的正是客家先人留下的漫漫荒莽。二OO三年,世界客属第十八届恳亲大会在郑州举行,中原大地上,迎接这些客家人、这些古老中原人后裔的正是今天的中原人、大槐树的后裔。古老中原人的后裔与当今的中原人相会在中原的土地上,泪光闪闪的瞳仁中,是否同样映照出迁徙的悲壮与艰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