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捡黄豆的故事


□ 程树榛

捡黄豆的故事
程树榛

上个世纪的60年代初,是我国的“三年困难时期”。当时,我正在黑龙江省北满大草原上新建的一座大型机器厂做技术员。和全国人民一样,我们工厂的职工,也在忍饥受饿,在贫困中奋斗。很多人因吃不饱而疾病缠身;浮肿几乎降临每一个瘦弱的肌体上。非常凑巧的是,我的大女儿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生了,多病而赢弱的妻子,除了填不饱辘辘的饥肠外,尚需给嗷嗷待哺的孩子哺乳;加上年逾花甲的老母亲也从南国家乡来到北大荒和我生活在一起,一家4口,这口粮的缺额就更大了。那时商店里虽有高价食品出售,可是,我们那一点可怜的工资哪里买得起呀!面对这种艰窘无助的境况,我确实感到为难了。这样的日子怎么熬过去呢?
正在这当儿,我们的邻居老刘,来我家串门。老刘也是四口之家,两个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得很,那点粮食定量更是不足以果腹,比我困难得多。他时任工厂的团委宣部部长。由于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和我一样,有时还舞文弄墨,在报刊上发表点小文章;惺惺相惜,气味相投,故平日我们俩过从甚密,有很多共同语言;现在又有在“困难”中的共同感受,因而常常相互造访谈心。
有一天,我们俩于一个阴郁的公休日,又凑在一起了。在“倾诉”一番“困难的衷曲”后,他突然对我提出一个建议:咱们到大田里捡黄豆去,来补补肚子!我问:到哪儿去捡?他解释说,日前有人告诉他,公社化之后,农民吃大锅饭,干农活不怎么认真了,因此在收获庄稼的时候,丢三落四,大田里还留下不少“残余”,咱们城里人可以去“捡捡漏”。我说:有这等好事,人家公社社员不去捡,还轮到咱们了?他说:“鱼过千重网”,总会落下一点吧,我们不妨前去试一试。
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老刘这样好的建议,于是欣然同意。就在此后工厂的又一个公休日,我们俩便一同“出征”,到大田里捡黄豆去了。目的地是10公里以外的“黑岗子”,据说那里有一大片黄豆田。
那是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和老刘及早便起身了,我们都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头戴一顶厚厚的狗皮帽子,身穿里子带羊绒的棉大衣,足蹬一双垫有乌拉草的棉鞋,脸上蒙一个特制的大口罩。为此,我的近视眼镜不得不取下放在兜里。为表示对我此行的大力支持,妻子还专意给我烙了一张白面糖饼,以为犒劳——其实,她的这番好意,恰恰也增加了我的心理负担:此行必须有所收获!
老刘也和我享受了夫人给以同样的待遇,当然也带有同样的负担。
那天正好进入“三九”时节,天气彻骨般地寒冷。从西伯利亚吹过来的寒流,到这里就变成一种“大烟炮儿”(注),像利刃一样直往你身上钻。全身虽然进行了全包装,但是,脸部总是有面罩盖不到的地方,风从缝隙中钻进来,像刀子割一样的痛。
这当然阻止不了我们的决心。出了家门,便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黑岗子方向走去。我们走的不是正儿八经的宽敞大道,而是抄近走的农民收种庄稼时在阡头陌尾临时踩出来的羊肠小径。高高低低,弯弯曲曲,走起来很是吃力。特别是当时我们肚子里油水不多,都患有浮肿病,心虚腿软,就更加步履艰难了。一开始,我们俩还唠点嗑儿,说点笑话,发点牢骚,评点时政,以解劳顿;但走着走着,便都不作声了。怕话说多了伤了元气,妨碍下一步的重要“业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