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捡黄豆的故事


□ 程树榛

捡黄豆的故事
程树榛

上个世纪的60年代初,是我国的“三年困难时期”。当时,我正在黑龙江省北满大草原上新建的一座大型机器厂做技术员。和全国人民一样,我们工厂的职工,也在忍饥受饿,在贫困中奋斗。很多人因吃不饱而疾病缠身;浮肿几乎降临每一个瘦弱的肌体上。非常凑巧的是,我的大女儿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生了,多病而赢弱的妻子,除了填不饱辘辘的饥肠外,尚需给嗷嗷待哺的孩子哺乳;加上年逾花甲的老母亲也从南国家乡来到北大荒和我生活在一起,一家4口,这口粮的缺额就更大了。那时商店里虽有高价食品出售,可是,我们那一点可怜的工资哪里买得起呀!面对这种艰窘无助的境况,我确实感到为难了。这样的日子怎么熬过去呢?
正在这当儿,我们的邻居老刘,来我家串门。老刘也是四口之家,两个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得很,那点粮食定量更是不足以果腹,比我困难得多。他时任工厂的团委宣部部长。由于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和我一样,有时还舞文弄墨,在报刊上发表点小文章;惺惺相惜,气味相投,故平日我们俩过从甚密,有很多共同语言;现在又有在“困难”中的共同感受,因而常常相互造访谈心。

有一天,我们俩于一个阴郁的公休日,又凑在一起了。在“倾诉”一番“困难的衷曲”后,他突然对我提出一个建议:咱们到大田里捡黄豆去,来补补肚子!我问:到哪儿去捡?他解释说,日前有人告诉他,公社化之后,农民吃大锅饭,干农活不怎么认真了,因此在收获庄稼的时候,丢三落四,大田里还留下不少“残余”,咱们城里人可以去“捡捡漏”。我说:有这等好事,人家公社社员不去捡,还轮到咱们了?他说:“鱼过千重网”,总会落下一点吧,我们不妨前去试一试。
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老刘这样好的建议,于是欣然同意。就在此后工厂的又一个公休日,我们俩便一同“出征”,到大田里捡黄豆去了。目的地是10公里以外的“黑岗子”,据说那里有一大片黄豆田。
那是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和老刘及早便起身了,我们都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头戴一顶厚厚的狗皮帽子,身穿里子带羊绒的棉大衣,足蹬一双垫有乌拉草的棉鞋,脸上蒙一个特制的大口罩。为此,我的近视眼镜不得不取下放在兜里。为表示对我此行的大力支持,妻子还专意给我烙了一张白面糖饼,以为犒劳——其实,她的这番好意,恰恰也增加了我的心理负担:此行必须有所收获!
老刘也和我享受了夫人给以同样的待遇,当然也带有同样的负担。
那天正好进入“三九”时节,天气彻骨般地寒冷。从西伯利亚吹过来的寒流,到这里就变成一种“大烟炮儿”(注),像利刃一样直往你身上钻。全身虽然进行了全包装,但是,脸部总是有面罩盖不到的地方,风从缝隙中钻进来,像刀子割一样的痛。
这当然阻止不了我们的决心。出了家门,便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黑岗子方向走去。我们走的不是正儿八经的宽敞大道,而是抄近走的农民收种庄稼时在阡头陌尾临时踩出来的羊肠小径。高高低低,弯弯曲曲,走起来很是吃力。特别是当时我们肚子里油水不多,都患有浮肿病,心虚腿软,就更加步履艰难了。一开始,我们俩还唠点嗑儿,说点笑话,发点牢骚,评点时政,以解劳顿;但走着走着,便都不作声了。怕话说多了伤了元气,妨碍下一步的重要“业务”。
我们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瞅着路两旁已经收割完毕的庄稼地,这里多半种的是高粱和玉米,那是没有什么“油水”可取的,因为它们穗儿大,目标也大,谁会舍得落下?直到走过了黑岗子,才算找到一块黄豆地。
这黑岗子本来是一片凸起来的大土丘,海拔不足50米——不知是在多少亿万年前地壳变动时不经意间甩下的一点小渣滓形成的“产物”。但因为过去岗子上面栽植了许多松柏和一些自发生长的灌木,日久年远,长得密密丛丛,遮天蔽日,远远望去,黑黢黢的一片,人们就把它称作“黑岗子”。据说,它曾经有过一段“光辉的历史”哩!狼群出没在丛林中,虎豹争雄在岗顶上;飞龙在白桦树上筑巢,百灵在椴木枝头垒窝;特别是东北抗日联军曾在这里宿过营,并以此为据点,偷袭日本小鬼的军车,截取他们的给养,打得敌人心惊胆战,每经过这里便惶惶不安……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的林木也逐渐流失了许多;尤其是经过“大跃进”时期连根带梢的彻底砍伐——名曰“开荒造田”,之后,现在已经是光秃秃的一个土岗子了。那片黄豆地就是在岗子的半坡上伐木后的“硕果”,面积至少有好几垧。乍一看去,遍地光溜溜的,似乎也收割得比较干净,我有些失望了。但老刘眼睛比我这个近视眼好使,却发现在垄沟里还有散落的豆粒儿,于是立即蹲下来用手捡起,同时转脸向我说:老程,有门儿!此时,我也顾不得冷风刺面,摘下口罩,戴上近视镜。果然,我也看到了那黄金般的豆粒儿,连忙欣喜地蹲下,脱下厚厚的棉手套,捡了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