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撒一回野


□ 阿 蹦


枪手

对岸是鸟城。我站在鸟城的对岸。浑浊的江水一刻也没有停止它的歌唱,船只在上面来往穿梭,那最大的一艘客轮是驶往南京的,甲板上站满了人。我也曾坐船去过南京,现在我站在这里,等我的朋友红生。
太阳缓缓地从西山顶上沉下去,大排档蚂蚁一样把锅饭瓢盆全搬到江堤上来了。一到夏天,鸟城的人们常常坐轮渡到这里来宵夜纳凉。我走到其中的一个摊子前,那对夫妻我认识,海鲜烧得不错。
女的冲我笑笑,给你留个座?
我点头,生意怎么样?
男人接完电线,这时走过来揩揩脸上的汗,从皱巴巴的短裤里抠出一支烟递给我。
混日子吧,下岗了总得找个活路啊。
我的朋友红生就在这时候从轮渡上下来了。他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衫,裤子是流行的休闲款式,步子迈得四平八稳,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顶在头上。我看了看天,太阳早已落下去了。
红生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摇扇子,摆着脑袋说,热啊,不让人活了。
我又给你接了一件活,够你忙几个月的。红生慢条丝理地说,语气中有成就感。
哪个单位的,什么时候交货?我说。
红生笑,你当自己搬运工呢,这次是替电视台写专稿,市内大型企业改革纪实,我已经跟你联系好了,国企一千,民营八百,搞好了还有奖金。兄弟,准备怎样谢我啊?
我和红生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同学。红生很看重友情,现在他是我的衣食父母。每年他都会利用在政府宣传部门工作的便利,给我接不少活干。
我淡然一笑。
请哥哥喝酒。我说。

争吵

红生喝酒也是慢条斯理的。女老板不时看他两眼,我想是红生的文雅与粗俗的大排档气息不太吻合的缘故。
我和他碰了一杯,吃菜啊。
红生说,太辣了,不能进口。
我冲老板说,炒几样清淡的,不要搁辣的。
红生说,算了,近段时间不知道怎么搞的,山珍海味我都没胃口。
红生不怎么吃菜,但谈兴很高。每次我们俩在一块,他总是滔滔不绝,几乎不容我有插话的余地。今天他谈的话题大意如下:打算把儿子送去学画,因为傻瓜也看得出,你三岁的侄子(他儿子)在这方面有天赋;嫂子(他爱人)前几天过生日,他到精品店买了一件一千多块的裙子送给她做为生日礼物,竟然小了,拿去退货,谁知道别人根本不承认是在他的店子买的,害得她这几天没怎么理他;已退休的某某局长,妻子死后两个月,又新娶了一位小姑娘,前天在凤凰山庄摆的宴,小姑娘比他小三十多岁,是家里原来的乡下小保姆,小保姆肚里有孩子,所以不能等。等等。
他说话很有逻辑性,像是有意为自己光明的仕途作前期准备。紧接着,他对局长另娶新欢一事发表了看法:这人太不是东西了,原配尸骨未寒,最少也得等一年半载吧。你不知道,我听人说这小娘们特贼,人长得挺妖,是图他的钱财才跟他结的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