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诫之杀人短片


□ 古 宇

  优雅的女人白夕月有一个特殊的职业,她已经处死了16个人,这16个人无法从她的记忆中抹去。她能够正常地面对自己的生活吗?她的职业带给了她什么?小说用最为切近的方式面对人的终极问题,这也是我们无法回避的……
  
  白夕月给四岁的儿子洗脚,她蹲在儿子面前揉着他的脚丫。儿子自己胡乱刷着牙。
  白夕月不到四十岁,举止优雅,我们还不了解她,印象就是这样,她不是那种喜形于色的女人。
  妈。有了七色花,我到了七岁牙能不掉吗?
  不能。
  为什么呀?
  人都要换牙,换上结实的牙。
  你的牙结实吗?
  结实。
  白夕月用手指敲敲自己的门牙,儿子笑了。
  七岁,你就上小学了。
  我上小学回来你还在吗?
  在。
  你不死吗?
  白夕月看着儿子,儿子认真地等着她回答。
  不死。
  你什么时候死呀?
  不知道。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
  人都不知道呀?
  哦。有的人知道。
  谁知道呀?
  白夕月不说话。
  那些死囚犯,判决书放在衣袋里,清楚地知道明天必须去死。即使判决书没有下来,在看守所里戴着与人不同的“案情链”,也隐约知道自己可能逃不过死罪。
  那他怎么办呢?知道的人?
  没办法。
  再加一点热水吗?
  加一点儿,一点点儿。
  儿子把脚搭在盆边上,等白夕月续了热水,又小心地放了进去。水洒出来一些,石砖湿了,颜色变得不一样,很好看。
  那你会死吗?
  会。
  你死在哪儿?
  不知道。人不知道自己死在哪儿。
  为什么呀?
  有些事,人决定不了。
  那,你会在哪儿死啊?
  你说呢?
  你死在路上。
  不。我不想死在路上。
  那你想死在哪儿?
  死在家里。死在自己的床上。
  不。我不让你死在家里。
  为什么呢?
  你会把家弄脏的。
  儿子坐在那儿,说话的声音有些颤,眼睛湿了,但他忍着,脸上努力保持着应有的平静和坚决。
  你是不想我死,是吗?
  是。儿子一下子释然了。
  我会陪你长大的,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
  那,你不会死了吧?
  不,我会死。
  哦,人都会的。
  是。
  
  这天是腊月初八,特别冷,白夕月一个人睡,一个人的卧室就更冷些,人更容易惊醒。
  夜里,醒的时候,离死最近,身体没有了,只有胃在,又凉又有点疼,主要是凉,紧紧地贴在死的脸上,这真让人受不了。
  白夕月坐起来,慢慢走到儿子的房间,躺在他身边,闭上眼睛听孩子飞蛾般的呼吸声。
  小孩子的身体是香的。
  垂死的人不同,生命的气味已经嗅不到了,只等着第二天早上法官来“验明正身”,“昨天对你们的判决,今天要执行了!”听到这句话,犯人满脸惊恐,稍后,有人可能会故作镇定下来:“昨晚想了一宿,都想开了。”更多的人则气数散尽死了没埋一样。
  “验明正身”后,手铐脚镣就被打开,女警为女犯穿外衣、梳梳头,然后捆上法绳。
  白夕月每次都不会忘记将女犯脖根处的纽扣系上,把领子翻起来,这样绳子就不会直接磨着她们的皮肤。其实白夕月也知道这点皮肉之苦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简直微不足道,但每次她都会按部就班地完成这一道程序。
  20分钟后,死囚被押出去,人几乎是被拖上车的,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人连迈一小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夕月记得她们每一个人。
  第一个是一个不堪虐待而杀夫的中年女人,她看着白夕月:要上路的是我,你怕啥?她近乎耳语,脸上浮现出一丝笑,白夕月嗅到临死的味道。
  那女人穿了七件衣服:
  人结婚的时候要穿双数,死的时候要穿单数。
  不能算帽子和鞋子。
  鞋子要穿青布的,好投胎。
  那几分钟,空气似乎凝固住了,没有人打断这个将赴死的女人。
  白夕月不知道别的女警是怎么面对执行完任务后的心理问题,她们对此避而不谈,决不交流这个问题是她们之间的默契或者说是禁忌。
  白夕月也不很清楚自己的真实感受,那部分生活完全不能拿出来与另外的人谈论,对亲近的人也不能说。甚至不能在经历之后回想。面对那一部分生活,只能当它没有发生过。不去想,好像也没感觉了。这样好,这样简单,简单就可以忍受。
分享:
 
更多关于“十诫之杀人短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