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窗外


□ 林 山

工作在山麓小楼,劳作之余,凭窗远望,时有感慨。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乌山的确并不高,却是当地名山之一。据说,汉代何仙九兄弟登高日引弓射乌于此,因而得名。山上有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名作《道山亭讫》。有“四绝”之一的唐李阳冰“般若台记”篆刻,有纪念引薯神农陈振龙的先著亭,还有引人入胜的奇树怪石,历代摩崖题刻。
东边窗外,郁郁葱葱的三株大榕树如三兄弟并肩屹立在一块岩石之上。那顽强的根,抓住岩石,直扎入岩下大地,巨岩给三兄弟坚定的立足之基,三兄弟给巨石及石下的大地挡风遮阳避雨。说是“石不能言最可人”,其实石头也会说话。这块巨石说:“元祜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府帅温陵柯公率东阳陈恺……同游神光寺,会于道山亭。”乖乖,这是近千年前福州知府带着附近几位县太爷在这里游览时刻下的日(游)记,让历史告诉未来。神光寺原是唐代寺院,不久寺废“还俗”为人家的庄院,后又“出家”为寺,请朝廷伞名时,因宣宗皇帝梦见神人披着祥光现身殿堂,认为是吉兆,就赐名神光。自古名山僧占多,凡名山必有古寺。当地官员接待外地官员,往往要游览当地好山好水、名胜古迹,也自然要到御赐神光寺一拜。当时的福州知府柯述和建阳、潮阳、古田、龙溪等县的知县在此山中漫游,也许也谈到加强彼此之间协作的内容吧。寺庙终归不是俗世人久留之地,因此柯述领各地嘉宾到道山亭小坐。道山亭在神光寺之西,是此前20年郡守程师盂所建,以此山有道家海上仙山之神韵,取名为道山亭,曾巩欣然为之题记。曾巩自己也当过福州知府。古来为官亦为文者,不在少数。柯公的题刻在巨石上,恰似打开的一册日记。古之丈人雅客,喜欢收藏字画,还喜欢在上面题上点什么,盖几个闲章,以示曾经拥有。孙悟空就曾在如来佛手指上写下“到此一游”,成为当代游人到处刻画的滥觞。于是这地方官员摩崖日记似乎也有人鉴定收藏,在日记扉页上刻上“天香台”。字高三尺,宽二尺多,喧宾夺主,倒像是日记体散文的标题。而且,不知是谁如此题刻之后,人们就把它当作一景,天香台实际上不是宋《闽书》所列乌山五十五景之一,只是被贴上标签后,成为景点。明代有人游得来劲,还专门写《游天香台》诗为记。
窗外榕树,历经几多春夏秋冬,石头日记吸引古今多少游人阅读。我望窗外,见无数游人来来往往。古榕巨石,也在看着历代来往的行人。在它们面前,我也是匆匆过客。
南弯之外,由于山势较陡,看到的是满眼浓绿的树冠。几株榕树、荔枝树,还抽出几支毛竹,像大毛笔,要在天空书写大块文章,描绘大幅写意。如果说东窗外是人文,则南窗外就是大自然了。
最靠近窗的是株荔枝树,树冠张布大半个窗外的世界。荔枝树不紧不慢地生长,按时长出嫩枝,铺张新叶,开出白花,结出令驿夫休克、妃子一笑的荔枝,然后果干暮落。有道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荔枝树也真是个大世界,来往于这座乐园的游客越来越多。早些年,树上只有昆虫爬来爬去,飞来飞去,像蚂蚁、椿象、知了、蜻蜓、金龟子、蜜蜂等等;偶尔有三五只麻雀在枝杈间跳来跳去,叽叽喳喳,打破寂静。不知什么时候起,树上的动静多起来了。时而这里枝头摇动,时而那里叶片摇曳。不经意间,就有一只小精灵探出头来,瞪着小眼,望着我,我微微一笑,算是打个招呼。但再一细看,人家只是到处瞧瞧,根本就没看到窗内的我,自作多情。树上的鸟儿渐渐多了。也许是这些年来人们越来越注重环境的保护,也许是适者生存鸟儿适应了新的环境,也许是为整顿社会治安收枪治爆使鸟儿非正常死亡减少,也许……反正,窗外树上的鸟儿数量多了,品种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