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杀人犯的穷途末路


□ 邓 贤

  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狂,为图财残忍地连杀五命。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又是虚弱的、恐慌的,在无畏的女服务员面前变成了一个尿脬。
  擅于驾驭大题材并曾以《中国知青梦》和《流浪金三角》等长篇报告文学赢得读者广泛赞誉的报告文学作家邓贤,这一次将笔触深入到一个罪犯的灵魂深处,让读者在跟随作家探视人性洞穴的同时,感受到一次阅读所带来的震颤和思索。
  
  1
  
  对于长年生活在潮湿多雾的川西盆地边缘的悦州镇人来说,公元1990年11月13日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晴天。早上9点,一轮深秋的太阳终于挣脱湿棉絮般的雾霭包裹,像母亲一样温煦地抚爱每一道沟坎河汊和业已收割的千里沃野,还有那些地平线上星罗棋布的村庄与城镇。
  9点一刻,悦州镇政府招待所服务员小杨姑娘同往常一样,将灌满的暖水瓶一一分别放进客房,然后收拾房间,回收脏床单,准备趁好天气大洗一番。
  小杨是个性情快活的本地姑娘。同几乎所有生长在川西盆地的四川人一样,小杨姑娘个子不高,身体结实,皮肤白皙(或者说因缺少日照略显苍白),热爱时尚,爱看当时风行一时的琼瑶录像听邓丽君歌带,爱吃麻辣烫,热爱家乡的一切包括自己,因此当小杨姑娘的身影好像一阵三月的熏风在客房里进进出出时,那些尾音拖得长长的口齿不清的港台歌词就好像虫蛀的花瓣一样纷纷撒落在招待所的过道和地板上。
  2楼201房间,客人尚未起床,房门紧闭。在大城市星级饭店,客房门口若亮有"请勿打扰"的小红灯,服务员便不得贸然入内,这是饭店服务的法律。但是小杨姑娘可不管这一套。这里是悦州,悦州有悦州的规矩。于是小杨姑娘哗啦啦掏出一大串钥匙,一边开门一边把房门拍得山响,嘴里还高声嚷嚷:"起床起床,换床单了!"
  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不讲道理的客人,对服务员的工作置若罔闻,依旧蒙头大睡不予配合。小杨姑娘开始有点生气了。小杨姑娘不是那种出不得众,见了男人要脸红的小丫头,她是共青团员,是九十年代青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何况招待所是公共场所,不是你的家里,何况四川姑娘泼辣与贤慧的美德都是名扬天下的。
  于是泼辣的小杨姑娘走上前去,把桌子捣鼓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颤音,楼板像起了地震,希望客人增强自觉性。不料客人依然我行我素,岿然不动。小杨姑娘真的有点生气了,她想这人怎么啦?莫不是发病了?喝醉了?
  小杨姑娘毕竟年轻,关键时刻有些发起愣来,万一那位男客真的病了,或者被子里面光溜溜的,看见些不该看见的东西那可怎么是好?于是她只好逃出门去搬救兵。救兵是另一位年长的杨师傅,老杨师傅服务旅客半辈子,见多识广,料定那人夜晚打麻将打过了头,招待所里的客人常常要打通宵麻将的。他拍着旅客的被子如同对小学生循循善诱:"打扫卫生嘛,对不对?人人都要有自觉性,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影响大家的清洁卫生对不对……"
  直到老杨师傅终于失去耐心,伸手掀起被子一角,他的身子立刻僵直了,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0"。小杨姑娘顺着杨师傅肩头斜斜地看下去,她看见雪白的被子里面开出一片红通通的樱花,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樱花忽然像一片灿烂的火光灼疼她的眼睛,于是女孩子这才捂着眼睛拉警报似地尖叫起来。
  客人当然对服务员的告诫无动于衷,他已经变成一具尸体。
  经当地警方立案侦察,死者名为王××,山东临沂某公司采购员,疑犯为同室旅客,身份为××县某商务公司经理,登记入住的名字叫廖天顺。廖趁王熟睡之际,持榔头残忍地将其杀害,劫走财物逃之夭夭。
  所有读者都不难猜到,这个所谓廖天顺系化名,身份证也属伪造,××县根本无此商务公司。由于案发时间为深夜,线索较少,加之当地警力有限,因此该案久侦不破,上报上级公安机关,置为悬案。
  
  2
  
  中国民工潮开始涌动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四川天彭乡民工倪天增刚刚过完20岁生日就进了拘留所。事情起因很简单;他随同乡到广东、海南打工,利用积攒的2000元钱和刚刚开窍的生意头脑就地购入一批香港"水货",准备贩回老家大赚一笔。不料初出道就栽了筋斗,货物被火车站警察挡获,还判了一年劳教。
  那批所谓水货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淫秽录像带。
  倪天增生得粗矮结实,满脸青春疙瘩,父亲为当地一个老实巴交的泥瓦匠,母亲种田、养猪、生孩子,他是泥瓦匠家里众多子女中不起眼的一个。本来如果他好好念书,学而优则仕,考个大学中专,再留在城里端个铁饭碗,那当是泥瓦匠祖祖辈辈的造化。或者去部队当兵,争取提干,转业在县城找个工作,再不济跟父亲学手艺,帮母亲种田,刻苦钻研养猪技术,天彭乡不是个穷地方,实现劳动致富奔小康的目标并非遥不可及。
  不幸的是,农民儿子倪天增没有念完小学就在学堂门前止了步,开始游手好闲的生活和对幸福人生的向往。贫穷是动力,但是没有方向。人生道路有许多条,条条大路通罗马,通北京,没有一条是捷径。改革开放给中国人带来许多机会,机会是变化着的可能性,但是许多人误以为机会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比如农民儿子倪天增就是抱着淘金的渴望和撞运气的侥幸心理跟随同乡一道来广东打工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