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章子怡:一人饰三角



<a href=章子怡:一人饰三角图片1" />
那时候章子怡才19岁,还是个挺爱玩的小女孩儿。等到拍《茉莉花开》的时候,侯咏说章子怡已经是个聪明过人的演员了。
在《茉莉花开》里,章子怡一人饰演三角:年轻时的“茉”、“莉”和“花”。三个女人都有过情窦初开的甜美时刻,也都有性格撕裂、阴郁、暴戾的人生过程。“荣”,感性,犹豫,理想化,“莉”偏执,阴郁,神经凰“花”,善良,自信,不迟疑,同时“花”还拥有了一种发端于深厚母性的爆发力。
经常有记者问侯咏为什么选章子怡?侯咏的答案是:我觉得就是她,没什么理由:要是她不拍,这个戏会大打折扣,或者说就可以不拍了。而《茉莉花开》的监制田壮壮对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的表现的评价是:我觉得她的节奏感特别好,这是特别难的,这是天性的东西。
侯咏和章子怡初次合作,是在张艺谋导演、侯咏任摄影师的《我的父亲母亲》里。那时候章子怡才19岁,还是个挺爱玩的小女孩儿。等到拍《茉莉花开》的时候,侯咏说章子怡已经是个聪明过人的演员了。
起初侯咏跟章子怡联系时,侯咏说,这个片子值得你演,原因等你看了剧本就知道了。而等章子怡看了剧本,觉得剧本确实不错,就彻彻底底答应了。
这时投资人韩三平发话了,说侯咏啊,你说人家章子怡答应了,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昵;到时候我给你投资了,万一章子怡不来了我怎么弄?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她的承诺。于是侯咏和章子怡之间很快出了一个个人之间的协议。而直到今大,侯咏仍然觉得:其实他和章子怡之间完全可以不用那个协议。
每个导演的工作方法都不一样。侯咏的拍摄方法是:先把镜头布置好,之后让演员走 遍位置,再试一遍戏,等正式试好之后才开始实拍。但章子怡试戏的时候总是进不了状态。章子怡说,我觉得试戏影响情绪,现场的新鲜感被提前释放了,就像反复排戏一样,戏是熟了,但激情却没了。我宁可不试戏,直接拍。从这以后,基本上章子怡的每个镜头都是直接拍的。
在《莱莉花开》里,章子怡有两场戏给摄制组的人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一场是“铁路边莉哭邹杰”,一场戏是“终场戏雨中生产”。
剧本中“哭邹杰”的戏有一段是这么写的:莉呆呆地站着,双手捧着一只被血溅红的解放鞋,不住地喃喃:邹杰,我不该吓你……我说要去告你,其实是吓你的,你为什么害怕,为什么害怕……
这场戏的拍摄地点在上海市附近的一段铁路上。拍摄时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开过。让演员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进入激情戏的表演状态,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等其他部门准备好之后,侯咏让章子怡先按自己的感觉拍一条。拍完第一条,侯咏站在铁路边给章子怡讲了一件终身难忘的事——当年,侯咏的父亲就像邹杰一样自杀了,那一年侯咏六岁。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侯咏跟着闻讯赶来的邻居们从小朋友家赶回小院,远远地看见母亲跪在院子里失声痛哭。
侯咏对章子怡说,我现在坐在监视器前面看你演戏,就像当时我看着母亲的形象一样,连距离和高度都跟小时候差不多,那时候我听不清母亲在哭诉什么,但我觉得她说的就是和台词一样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
说着,侯咏的眼泪就下来了。虽然他戴着墨镜,但章子怡还是看见了。她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第二条,章子怡的爆发点极准,表演完美。但出于影片的整体考虑,情绪的最强点应该留在最后的雨中生产的高潮戏上。而此处则要对情绪感染的强度有所控制和保留。侯咏对章子怡说,再来一遍,这次情绪起来后不要拖,早点收,两声哭上去之后第三下马上收下来——第三条,一切都很完美。
“雨中生产”是整个影片中最重要的一场戏,既是情绪的最高潮,又是全片的灵魂。它像一个惊叹号,集中归纳和传达了影片关于女性自强自立的意念,强化影片的动人力度。侯咏觉得单纯的黑色背景的常规夜景,即使有路灯灯光,画面也过于干净,缺少特定气氛的感染力。还需要借助一些视听方面的手段增加表现强度。于是侯咏想到了雨。磅礴大雨会产生强烈的动感效果,声音上也更有表现力。
这场戏扣了七个晚上,于是章子怡淋了六个晚上的雨。每天晚上她从头到脚都必须被浇透十几遍甚至几十遍。等拍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嘴上长满了湿疹。章子怡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这场戏她的表演非常精彩。她成功的表演使影片结尾催人泪下,力量非凡。而制片主任马文华说,仅仅这场戏的拍摄,就用了210吨的水。
张艺谋看完影片后说,最后的这场戏非常震撼。他说,刚开始看到导演把女主人公安排在风雨交加、空无一人的深夜街道上时,让人觉得这样的设计有点残忍。但越到最后越明白导演的意图,这是一种反作用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