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宝和他的外乡女人


□ 许春樵

来宝和他的外乡女人
许春樵

1

风渐渐地暖和起来,冻僵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土地开始松动,先是路边的草根悄悄发芽,田里的麦苗返青,一场春雨过后,空气中水雾弥漫,河边的柳树林就染了一层湿漉漉的嫩绿,有零星村民棋子般地散落在潮湿的水汽中整理他们的土地,施肥或挖田墒,于是在这没有什么希望的田野上,便有了二些动静结合的生气。这情景从远处看起来,倒很像是一幅技法比较讲究的水墨画。
雨停了。一个寂静的清晨,太阳从河边的柳树梢上腾空升起,水洗后的天空蔚蓝,空气透明而干净,拖着一长一短两条腿的来宝背着一篓子香烛去镇上赶集,他走在早晨清淡的阳光和柔软的风中,激动的心情就像田里的麦苗一样滋滋地生长,卖完了这篓子香烛,晚上就能见到不远千里嫁过来的媳妇了。
来宝三十二岁了,还没有碰过女人的身子,梦里有许多回跟女人缠绵,醒来后,发现自己抱着的是一个死气沉沉的枕头,他不知道梦里的枕头怎么就成了风情万种的女人,摸摸脖子,又酸又疼,阳光从窗外漏进来,落在了空虚的床铺上,来宝就对着阳光长时间地发愣。在省城做生意的同村伙伴张鱼问来宝,“在梦里也没跟女人睡过?”来宝摇摇头说没有,张鱼睁着一双鱼一样丑陋而灵活的眼睛,“要不哪天我带你到城里找女人睡一次。”来宝一长一短的腿不安地颤动着,“我不敢。”张鱼说,“是不敢还是不想?”来宝答非所问地说,“我想娶一个正经女人做老婆。”
张鱼跟来宝从小就一起上树下河,摸鱼捞虾,小学五年级的那个夏天,狗热得伸着舌头直喘粗气,孩子们每天放学后先到河里游水后回家。张鱼是孩子王,那天中午放学走到河边,他突然从书包里掏出一条水蛇,攥住蛇尾巴甩了几甩,煽动加威胁地说,“爬上树往河里跳,跳得最远的就是孙大圣,谁不跳就让蛇咬他!”张鱼第一个爬上一棵歪脖子古柳,挥着手高喊一声“为了新中国,冲啊!”还没喊完人已经一头栽进了深水中,所以声音的后半部分实际上被淹进了水里,当时岸上的孩子们先是很盲目地鼓掌喝彩,可直到水面上水花已经抹平了,张鱼还没上来,于是,先前很振奋的孩子们迎着刺眼的阳光又吓得全都哭了起来,水性最好的来宝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不一会儿就拽着张鱼的头发浮出水面。拖上河埂的张鱼像一条死鱼一样脸色苍白,鼻腔里嘴里堵着淤泥,来宝用脚踩着张鱼鼓起的肚子,“哇”的一声,张鱼呕出一大口泥水,醒了过来。小伙伴们流着泪蹦跳着欢呼,“活了,活了!”一贯嚣张的张鱼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泥浊水,对来宝说,“你是老大了,今后我都听你的。”
二十年后,张鱼为来宝带回了一个女人。
小时候的来宝水性好,记性也好,那篇《刻舟求剑》的古文,来宝看一遍就能背下来,张鱼睁着一双鱼眼睛背了半天还是丢三落四结结巴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