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竹林长篇小说全本《女巫》


□ 史挥戈

读竹林长篇小说全本《女巫》
史挥戈

竹林的《女巫》是一部反映中国农村生活的长篇巨著。它通过江南漳泾河畔一个村落从清朝末年到20世纪80年代这半个多世纪的蜕变,描摹出苦难漫长岁月中农民,特别是妇女挣扎摆脱封建主义桎梏,寻求命运归宿的残酷历程。



小说塑造了须家宅上上下下男男女女众多人物形象,而其中居中心位置的,一个是须二嫂,一个是阿柳(须柳生)。
我们先来看看须二嫂,也就是“女巫”这一形象。须二嫂本名李银宝,是贫苦农民篾竹阿狗的女儿,小时候天真烂漫,纯洁善良。外婆、父母的疼爱,小伙伴殷来的友谊,大自然的美景,使她的童年充满阳光。然而,在她渐渐长大的过程中,命运却逐渐向阿狗这一家人施展了它的淫威。在日寇战火中,他们先是失去了儿子金宝,又被阿柳兄弟侵吞了部分家产;解放后,又因买了阿柳的“上当田”而在随后的土改中被划为富农,一家人从此陷入了万劫不复的被专政的厄运。父亲惨死,母亲被诬为敌特嫌疑犯。银宝与母亲一道承受着人们对“四类分子”的种种凌辱。“大跃进”期间她无奈嫁给了须家宅“憨兮兮”的须二哥。1962年春,饥饿的母亲因为偷了一点麦穗被大队民兵抓去。为救出母亲,须二嫂被迫满足了觊觎她已久的大队支书阿柳的兽欲。“一度以死抗争的事,现在跪着应允了。”母亲还是饿死了,死前痛悔以前没让丈夫去找阿柳报仇,没有去杀人放火。强烈的复仇欲望在须二嫂心中扎下了根。埋葬了母亲后,她就偷刻了两个小桃人,分别写上仇人阿柳、阿桃兄弟的名字,用针扎在小桃人心窝上,每日里虔诚地祷告和诅咒,她坚信,“只要她咒下去,就会让一切该死的死去,让一切不该死的活过来——她的阿哥,她的父母,全因世事颠倒而重新生存于世,而干尽人间恶事的阿柳们将坠入阿鼻地狱,万劫不得人身!”当须家宅人惧怕这个天天念咒的“女巫”而要拆掉她的屋顶时,她压抑已久的怒火如火山般爆发,愤而控诉道:
好啊,你们都知道了!你们给我听好——我跟须柳生一家有三代血仇!现在,我够不上他。他有权有势,老子退了儿子上。这世界永远是他的天下。我……我一个女人,没有办法,可我看透了,人的世界不公道,神的世界也不公道,所以我要用巫的世界、魔的世界来惩罚他!
真是字字血,声声泪,一个因出离愤怒而变得无所畏惧的“复仇女神”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尽管这种抗争显得那样软弱无力,却仍然具有震撼人心的悲剧力量。
我们再看阿柳这一形象。阿柳是须家宅的最高统治者,是集族长、村长、村党支部书记于一身的铁腕人物。18岁的阿柳已经是一只“骚动不安”的“会打雄的小公鸡”了。作家这样描写道:
这时的阿柳,虚岁才交18,却比豆腐阿狗高过一头,粗粗的脖颈,壮壮的身躯,紫黑脸膛上目如卧弓、眉如旋螺,走起路来,头昂得高,胸挺得直,两片薄嘴唇半张着,唇下的茸毛黑黑软软地蜷曲着,没事到处闯荡,猛丁吼一嗓子能把人吓一哆嗦。人都说这是一只刚会打雄的小公鸡,见什么追什么,连叫出的声音都是骚动不安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