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希望能有翻脸的底气


  

  你说过我状态太紧绷,姿态不好看,但在有回击的能力时,我们才能真正有好看姿态何智慧:

  我本想称呼得再亲热一点,但还是放弃了,必须承认,纵然我们已合住了一年零七个月,仍不亲密。

  我想我们对彼此的评价都不够好,在我眼里,你是个肆意占用公共空间的购买狂,一个从不倒垃圾的邋遢怪;而在你看来,我刻板、小气、难以接近,你说26 岁时绝不会成为我这样的人——这是昨天我拒绝借给你800 块后你说的。

  不要生气,我并没有偷听的习惯,只是,虽然房东为了便于出租贴上了漂亮的壁纸,也并不能改变这房子不甚理想的隔音。

  所以你现在可能明白,我为什么会在有些夜晚敲门请你调低电脑的音量,压低和朋友的交谈声,或是结束你们的微型派对,并不是如你以为的那样:因为我没有朋友,没有娱乐,所以也想破坏你的。

  做过一场混沌的梦

  其实,现在的我也并不是大学刚毕业时我以为自己会成为的样子。我知道23 岁的年轻人困窘再正常不过。看看你需要堆在客厅里才放得下的包包、衣服和化妆品,我想那时的自己,明白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现在的客厅曾经也堆满我的东西。一只包就足够刷爆信用额度;一口气买下十几个色号的唇膏,在午饭时只能喝着水对同事说“节食”;和人说话时总会忍不住露出有点浮夸的笑容,因为不确定会不会在月底时向这个人借钱。

  那两年我一直穷,吃得最多的是挂面,和朋友们出去是很少请人的小气鬼。我牺牲了一向看重得要命的自尊,还有健康——直到现在,我的胃还不时会出点毛病,提醒我当时对它的虐待。但除了买下东西时的心理抚慰和女同事们的围观,我并没有感到自己被善待。每个月我轮流算着我的三张信用卡,拆墙补洞,那是23 岁时我最有理财头脑、最擅长数字的时刻。但最后卡债终于到了自己无法背负的时刻。

  你现在一定还没像我当时那样惶恐落魄,那时我频频接到银行的催收电话,那头的语气从女声彬彬有礼地请我于几日内还款,到一个男声严肃地说必要时他们会采取相关措施。

  宫部美雪写过一本《火车》,女主角为逃避巨额卡债,杀死另一个年轻女子,冒用女子的姓名身份生活,并结识年轻有为且相爱的未婚夫准备结婚,如果不是她试图再次申请信用卡,如果不是她顶替的女子也因欠卡债破产而上了银行黑名单,也许她将永不会被识破。

  那时我惶恐落魄,躲在房间里时曾数次想起过这个故事,也想过如果我就此消失就好了,那笔对当时的我来说称得上巨额的债务就此能够免除。钱最后是由父母替我还的。我终于扛不住,向他们求助,父亲在我打完电话后的半个小时就把钱转给了我,那天到账提醒的那声“叮”像是奇幻小说里的幻境闯入者,打破了我关于五彩物质的混沌的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女报时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女报时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