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瓷


□ 马拉

  马 拉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左小祖咒《忧伤的老板》

  车站人声嘈杂,混合着厕所里渗出来的尿骚味儿,椅子上坐满了人,还有站着的,东张西望想找一个位子。卖报纸的大嫂将报纸塞到乘客眼前,大声地告诉你今天新闻的主要内容,瞧瞧,入室杀人,满门抄斩,贪官落马,情人反腐,新闻新闻,一元一份!离开车还有五分钟,青瓷把手放到我手里,捏了一下我的手,又摸了一下我的脸说,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青瓷站了起来,往检票口走,检完票,青瓷向我招了招手说,回去吧,别看着我。说完,背着包上了车。

  从车站出来,阳光铺天盖地,卖鸡蛋、卖玉米、烤红薯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摩托车挤在出站口,朝下车的乘客热情地招手。走出车站大厅,我走到拐角的街道上,站在路口。从车站开出的车一辆搂一辆地绕过去,穿过这条街道,再过一座桥,继续前行二十分钟,便是高速,它们从那里去到各个地方,前途不明的未来。我戴上墨镜,站在街角,开往广州的车缓缓开了出来。青瓷坐在靠窗的位置,她戴着耳机,帽檐遮住了她的眼睛。几秒钟之后,青瓷从我的眼睛里消失。

  那是我第一次送青瓷去另一个地方。

  因为青瓷,我很少回忆过去。就在前几天,刘东打电话给我,说毕业十年了,他们一帮同学打算回学校聚聚,问我们是不是也要回去。我说,不知道,没听说呢。我读的那所大学当时叫华中理工大学,现在叫华中科技大学,我一直固执地叫它华中理工大学,没别的原因,我入学那会儿,它就是这个名字。我还记得它改名字的日期.,五月二十六。那天,是我第一个女朋友的生日。那会儿,我读高中,她是我爱上的第一个女孩儿。我们的爱情持续到我读大二,然后分手。现在,她已嫁人多年,有一个漂亮的儿子。我偶尔去她的QQ空间看看,看着那个胖胖的男孩,还有她依旧圆润的脸。这个孩子会一天天长大,爱他的母亲。他不会想到,有一个男人,看着他慢慢长大,仅仅因为他爱他的母亲,于是,看他的表情也充满了怜爱。我曾经在这个孩子脸上找过我的痕迹,或者他母亲的痕迹,这像一个笑话。他是在我和他母亲分手六年之后才出生。

  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和她分手后,大学的日子变得难熬。当时,我住在西五舍,大家都叫它“威廉古堡”。这是五十年代的建筑,方正,规矩,和那个理工大学一模一样。在华工,你要么永远不会迷路,要么永远迷路。学校很大,里面的路横平竖直,把校园分割成一个个方格。学校里满是高大的法国梧桐,一到春天,漫天飞着梧桐絮,据说学校一直想改良这些梧桐,不让它再飞絮,直到我们离开大学,每年的春天,依然还是飞着。西五舍在青年园对面,门口有一个小湖,湖上还有一个小小的亭子,湖里种了一些荷花。到了夏天,有几只红色的荷花开着,秋天则是一幅枯败的景象。湖边上是青年园,说是青年园,其实是一片树林,树林很大,密密麻麻的全是树。到了夜晚,只有穿过树林的灯昏暗地亮着,往树林里走几步,人影就隐约起来。那是情侣们喜欢去的地方。白天去到林子里面,能看到零星的矿泉水瓶,皱巴巴的纸巾,当然,还有别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