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冕之王


□ 聂鑫森

报社主编刘小鹿手下两个副刊主持,一个喜古琴,一个好京戏,抽奖券得古琴者,喜不自胜时却又鸡飞蛋打;好京戏者学有所长却又弃之不用,从自持京剧必衰论到混在其中成了一“名票”———“好,好啊!”

摸彩券

三十年代的古城湘潭,有一家民办小报叫《星光报》,四开,八版,读者对象主要是市民,发行量有万余份。报馆设在雨湖附近的雨湖街,是一栋半中半西的砖木两层小楼。报纸虽小,部门俱全,分设时政、要闻、商讯、民情、副刊、广告诸室,有编辑、记者十余人,长袍马褂、西装革履,一个个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慨然有“无冕之王”的风度。
主持“湖畔”副刊的是宗旭,字晚眠,号笑笑生。三十来岁,一张大胖脸,时时刻刻都是笑呵呵的,好像他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发愁的事。他喜欢跟人开玩笑,别人也喜欢跟他开玩笑,有了他,报馆里每个角落都飘满了笑声。
主编刘小鹿,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瘦老头子,是个永远地怀着古典情结的人,夏长衫,冬长袍,热了摇一把洒金折扇,冷了拎一把黄铜烤炉。但为人却是十分随和,不摆什么架子。
刘小鹿很欣赏宗旭,觉得他才气逼人,能写小说、诗词,会制谜,会打诗钟,会画两笔画;人缘关系又好,什么名流的稿子都要得来。也有一点不满意,那就是宗旭太爱睡懒觉,不到九点之后,是不会翩然而临的。他家就住在筷子巷,离报馆并不远。
宗旭又迟到了,一脸是笑地走进报馆。
刘小鹿正吸着黄铜水烟筒,咕咚、咕咚,吸出一片水声,突然吐出一大口烟,说:“你姓宗名旭,应是很看重早起的,怎么才到?”
宗旭说:“我字晚眠,昨晚到朋友家组稿,睡得很晚,请主编大人明断!”
刘小鹿和大家都笑了。
小楼后面是一个小院子,栽着一些芭蕉、紫藤、槐树。西北角是一个简陋的厕所,没有门,只垂着一张草帘子。东北角是厨房和用膳室,请了一个厨子为这些人做中餐,早饭和晚饭则各自在家里用。在风和日暖的日子,大家完成手头的活计后,往往在院子里走一走,消消乏。
刘小鹿到厕所去了。
宗旭悄悄尾随,待刘小鹿进去后,他把早已写好的一张纸条系在草帘子上。然后返回来,说那边出了稀奇,快去一看。大家不知出了什么怪事,一齐来到厕所前,只见那纸条上写着:内有一小鹿,免费参观。
顿时,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有一次,大家用午餐时,宗旭说:“都说古代的帝王入则锦衣玉食,出则仪仗如云,几多有意思。”刘小鹿说:“你想当皇帝是不是?”
“那当然。未必就当不成?”
“你当一次给我看看。”
“你输了怎么办?”
“我请全体同仁到洞庭春酒楼吃午饭,你输了呢?”
“同等条件!一言为定,大家都是证人,主编大人可别反悔啊。”
第二天,他到厨房嘱咐不要做午饭,过下子一起去洞庭春,主编请客哩,厨子半天没回过神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