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从地下走来(外二篇)


□ 余世磊

春夜已经深了,吹熄了灯,屋子里一团漆黑。摸索着上了床,用被子包了头,被子里很快变得暖和而沉闷起来。我又禁不住把头伸出来,吐出一口浑浊的气,紧接着,又深深地吸进一口新鲜的气,渐渐地,我觉得整个人儿变轻了,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像一条发呆的小鱼,悬浮在水中央,一动不动,只剩下这一吐一吸。
“哐——”的一声,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来?着实让我受了一场惊吓。我这条浮在水中央的小鱼,就像是被谁一把从水中抓起,然后,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才意识到,我不是鱼,我是我,在床上才刚刚睡着。火柴放在桌子上,我下床一摸就是,把罩子灯重新点亮,高高举起来一看,是放在陶罐上的那几个蒸笼翻倒了,不用去问,又是那些该死的老鼠捣的鬼。我看到了一只老鼠,躲在陶罐的后面,伸出头来,一双黑豆一样贼亮的眼,正在注视着我呢:我拾起脱在床下的鞋,准备向它砸过去,却又怕砸坏了那只陶罐。不止一只老鼠,有好多只呢,从不同的角落里钻了出来,令我目不暇接,一时弄得又是一阵乒乒乓乓,很快就逃得无影无踪。
我重新上了床。这么一折腾,再也睡不着了,脑子格外清醒。夜像爬山虎的藤,还长着呢。过年的瓜子没有吃完,妈妈把它们装在了那只陶罐里,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放到我的卧房里,才把那些老鼠全部惹来了,想来偷吃里面的瓜子儿。等到姑爷家的花猫下了崽儿,一定要去捉一只来养,我家的老鼠实在大多,说不定,哪天晚上就要把我的鼻子咬掉了。
正在胡思乱想,又听到一种声音,像什么东西在裂开时发出的声音。把耳朵张开来,到处静静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呀,但我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过了一会儿,听,那种声音又响起来了,是地底下传来的。把耳朵贴在床檐上,听得清清楚楚。是地气在动呢,从地下很深的地方不断升起,在四处冲撞着,发出一种有力而沉闷的撞击声。冰在化,石头和冰块滚落下来,碰碎了另外一些石头和冰块-水在流,带走了一些泥土,那些泥土周围的泥土又塌陷下来。地下裂开了一道道缝儿,像一扇扇门儿,被一一打开,有人从这些门里走出来了。门太小,而人又太多,你挤着我,我挤着你,衣服与衣服摩擦看,寒宪牢宰。它们走在地下,怕惊扰了正在地上睡着了的人们,故意把脚步放得很轻,还在说着悄悄话儿。近了,近了,是它们走未了,走到了我们的屋场,走到了我的床底下。我知道了,那是一些花儿,美丽的桃花、李花和油菜花儿。春天来到的时候,它们就会从地底下走出来,走过大路,攀上一条条树根、树枝然后,一朵朵,从树枝的内部钻出来。
春天就要来到了,春天已经来到了。把子从被子里拿出来,其实,在被子的外面,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寒冷-我必须承认,这两天,天气确实转暖了,比不得前几天,风儿吹得要割人的耳朵。有很少的一部分地气,从地下冒出来,弥漫在我的睡房,微微地熏着我的额头,此刻,花就在我的床底下走着呢,什么时候?它们才能攀上那些高高的梨树或桃树,开出一树树鲜艳的花朵,这时,公鸡已经叫了起来,而我还是一点睡意全无,这才有些着急了。睡吧,快睡吧,我可不像那些花儿,它们在夜晚赶路,但是白天可以睡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