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海钓


□ 凌春杰(土家族)

  ◎凌春杰(土家族)

  一

  云海庄看起来很不起眼。窄窄的门脸上,挂着块木质的小小招牌,紫褐的木板上镌刻着“自然茗香”四个铜字,字心漆成嫩绿色,像刚刚泡开的茶叶,有点挺拔的韵味。云海庄两旁,是一溜酒楼,潮州牛肉店,东北饺子馆,四川豆花,稍远处还有一家江浙的炖品王,东西南北中的菜系,几乎都找得到。云海庄藏在这些酒楼之间,门庭倒是热闹,却少有人进去,经常会被人忽略。闲的时候,旁的店里的伙计也朝云海庄里瞅,可云海庄里的人似是不谙世事,也没什么伙计,几乎不和左右的人交往,只清守着自己的铺子。好在,云海庄专做批发,不搞批零兼营,茶叶红酒都不散卖,仿佛跟这些酒楼根本没有关系。

  老赵喜欢云海庄这个去处,是近一两年的事。这儿外面热闹,里面却很清静,隔了一道玻璃门,一进一出之间,就切换了两重天。云海庄分上下两层,一楼专卖普洱,四周摆着一饼饼一桶桶茶叶,正中摆着一张大大的原木茶几,旁边还有一张书画台,偶有文人雅士品过茶后,挥毫而去。常常是老板娘坐阵,一把黄花梨的太师椅在她身后纹丝不动,透过袅袅升腾的热气,妩媚的老板娘如端坐在云雾之中。二楼是酒庄,专营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都是原装进口过来的,年份有深有浅,十五年到一年的都有,清一色的法文,要对酒没点爱好,也不知道那酒的优劣。

  一般在下午的三四点,老赵从云海庄后面的荔园过来。他总是一个人来,也不开车,浅褐色的太阳帽下,一张脸透出阳光的原色。一坐下来,就是三两个小时,久而久之,老赵就成了云海庄少有的散客。老赵过来,一般先在一楼坐下,和老板娘打个点头招呼,然后坐在她对面。老赵边翻画册,边看着老板娘端坐在几前,安静从容地烧水、装茶叶、冲水、洗杯、浅笑、蹙眉,在升腾的热气中,漫不经心地端详她那份优雅淡定,散漫随意地呷一两口茶。老板娘是客家女子,贤淑,漂亮,任你怎么看她,脸上都无一丝慌乱,让人不忍有任何侵犯。老赵喜欢拿眼悄悄地看她,看她的不愠不怒,不惊不羞,忘我似的冲水、滤茶、斟酌,拿云朵般的白毛巾抹干水迹,或者举起小小的杯子,抿上一口,让香溢的茶水在口中回甘,眉头是放松的,眼神是宁静的,嘴角是亲和的,说起话来,是轻言细语的,林中的翠鸟一般。老赵看着,就出神了,仿佛老板娘渐渐走进了白雾弥漫的仙境,巧笑倩兮,顾盼生辉,极是一种享受。

  喝过两泡生普,再喝两泡熟普,老赵就起身上楼,酒房里正飘渺着若有若无的轻音乐,是巴赫的D小调。酒庄有三壁的酒,据说囊括了波尔多产区各大品牌,中间是一组沙发,倒挂着几只硕大的高脚杯。管酒的小伙子见老赵进来,职业地打个招呼,起身取—支95年份的红酒,小心地打开醒在桌上。洗完杯子,才坐在那儿,和老赵聊流行音乐聊法国庄园什么的,老赵边听边自己斟上红酒,摇一摇,拿食指弹弹杯壁,举杯到唇边,仔细地嗅上一嗅,才轻轻嘬起嘴唇饮入口中,闭上眼睛,让酒在唇齿间涌动,泉水般滑过咽喉。要是觉得酒不错,老赵的眼睛在睁开的瞬间会柔和下来,闪着淡淡的光芒。

  最近一段时间,老赵来得有点勤,几乎每个星期要来一两次。茶过四泡,起身拍拍屁股,有时候会要上一两箱红酒,或是三两斤散装的生普,出门而去,门口有一辆越野奔驰正缓缓开门等着他。如果哪个星期没来,老赵多半是出海了,下回来的时候,准有一条十来斤的鱼砍了一半带到云海庄,挟裹着亮晶晶的冰块。

  这回,老赵走进云海庄后,匆匆喝了一泡生普,抬头跟老板娘说,帮我装两饼,包好。老板娘有点诧异,给老赵续了茶,边起身边问,还是千年古树?

  老赵说,不,要我包的那棵老树。

  去年秋天,云海庄包下云南昔归那个村子里所有的春叶后,老赵付了五万的定金,包下了昔归村里最老最粗的那棵古茶树。相传,那棵茶树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五人合抱,树大根深,发达的根系在方圆一里之内吸收养分,无须施任何化肥,一年能产茶七斤左右。这样的茶是纯天然纯生态纯绿色的,怎么也该属于茶中极品,在强调养生和健康的今天,喝这种茶就体现了一种身份。据茶博士说,这棵树产的茶口十存到十年,能值到两三万一饼,直赶黄金的价。

  要送客人?老板娘麻利地取了茶叶,走到包装木盒前,忽然停手问。

  不送。老赵说,这棵树就是天王老爷也不送,留着自己喝。

  老板娘轻哦了一声,脸上泛起浅浅的笑,打开一个木盒子,把两饼茶装了进去,再用无纺袋装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明天出海。老赵说,要不要叫上张总?

  老板娘当家的姓张,偶尔跟老赵聊起过生活中的一些趣事。张总经常在外,要到口岸报关,要到免税仓库提货,要到物流公司发货,还要到全国各地的代理商那里走走,一年四季忙得难见踪影,几家票务公司都把他视为贵宾。老赵和张总只见过几次,也是在这里。张总说从小就喜欢钓鱼,如今生意一忙,一连几个月都难得去一回钓鱼馆,鱼钩怕是早已经生锈了。听到张总爱好钓鱼,老赵不由得一笑。这个爱好,正跟自己臭味相投。本来,老赵在到深圳之前,并不热心海钓这事,到了深圳,跟生意上的朋友去了几回,以前在老家小河钓鱼的爱好被再次激发放大,竟然迷恋上了。和张总找到了共同话题,老赵就向张总发出了出海的邀请。可张总老是飞来飞去,想去却—直没有机会。

分享:
 
更多关于“深海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