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米扬大佛


□ 蓬 溪

  一

  ——我的朋友,你一定从遥远的地方而来

    快来看报,这是怎么回事,巴米扬大佛,听说了吗?

  在苏州胡同,离广场不远,卖报人对一个络腮胡子的人说了上面的话

  疑惑像炊烟一样在上空盘旋。他们,塔利班,究竟是什么人

  阴雨的黄昏,丁香树下,我们一家三口坐在凉椅上

  我的妻子哼唱《黑黑的眼睛》,以及那首咏叹葡萄的歌

  她说,这样的天气,并不适合旅游。她曾在新疆插队

  我为我的五岁的女儿讲述着唐僧的西行——

  “悟空,看前面万道金光,可是雷音寺”

  师傅的白马踏着妖洞里冒出的瘴气,前途未卜,八戒记挂着高老庄的美梦

  持着禅杖的和尚正低头盘算将来返回长安的路途

  “离巴米扬已经不远了,师傅

  你看,夕阳即将隐没于远山,我们该找户人家投宿”

  师傅并没有回答。他的内心长满了佛国的菩提,挂满金色的叶子

  叶子滴着甘甜的露水,瘦弱的身躯被滋养

  不畏惧狂风裹着尘沙扑面而来,尽管

  倒在路边那风干的尸体向与它相遇的眼睛诉说着不幸和悲戚

  八戒不再抱怨,他已经领教过白面书生那眼神的机锋

  师傅要沐浴更衣

  但没有水,那就用风沙

  师傅说:“快,都脱去布满尘土的衣服吧,让风冲刷肮脏的肉身

  你们都不觉吗?汗渍在我们身体发出的气味儿”

  徒弟们照做,悟空顽皮地捉着自己身上的虱子

  “师傅,你知道虱子的作用吗?”

  此时,我的女儿的问话打断了我的讲述

  ——狮子?爸爸,猴子身上怎么长狮子

    狮子,我知道那是很大的动物

    今天老师让我们画长着人脸的狮子

  ——那是狮身人面像,在埃及,可惜鼻子被敲掉了

  ——谁敲掉的?

  ——法国人

  ——法国人专门敲鼻子吗?

  ——不,他们还破解了古埃及人的文字

  ——埃及人不识字吗?

  ——不,他们忘记了那古老的文字

  ——我学的字从来不忘

  ——你真了不起

  ——你还没告诉我,猴子的身上为什么长狮子

    于是我写出两个单词

    ——看“狮子”不是“虱子”

      虱子,你没见过,那是一种寄生在

      人和动物身上的小动物

    ——我明白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