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谢飞口述:守候理想主义的温情


□ 谢 飞 方 舟

  口述/谢飞采写/方舟
  
  回忆80年代,对我来讲是一种幸福。那是我们思想成长的时代,是我们艺术青春发光的时代。我由于主要时间在做教师,在那十年里只独立执导了三部电影。但是,它们和其他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的同行们的许多作品一起,用艺术的独特笔迹,记录了那个令我们祖国和人民永远难以忘怀的伟大时代。
  ——谢飞
  谢飞口述:守候理想主义的温情图片1
  
  热爱电影的人都熟悉谢飞这个名字,因为他和《湘女潇潇》《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等几部艺术造诣颇高的电影联系在一起。谢飞导演说他的主要电影,都是拍摄于或起源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
  2007年6月19日,端午节的下午,在北京电影学院谢飞导演的办公室里,他用了一个半小时,回顾了那段难忘的电影岁月……
  
  一个值得怀念的时代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既是文化思想的解放时期,也是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1976年“文革”结束,拨乱反正,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恢复与思考,到八十年代就出现了中国电影创作的辉煌阶段,佳作频出。在这十年的辉煌历程中,无论是中国第三代导演,还是第四代以至第五代,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80年可以称为中国电影市场最辉煌的年份。有一个统计,说1980年中国电影的观众人次达到了290亿,也就是当时的十亿人每人每年29次进电影院。那一段时间的观影潮真是太热烈啦,全社会都在看电影,关心电影!像谢晋导演的《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吴天明的《人生》《老井》;还有《泪痕》《人到中年》《喜盈门》等影片,都是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强烈反响,对当时整个中国社会的文化、政治都产生了巨大冲击。
  当时很多人感触最深的是银幕上一下子出现了百花齐放、五彩斑斓的灿烂景象,那种突然丰富了的视听冲击,带给老百姓太多的惊喜和兴奋。实际上,那时的电影是紧紧跟着文学、社会的文化思潮前进的。八十年代的文学,有个从伤痕文学到反思文学再到寻根文学的发展过程,电影的作品也跟随其后。我常说:我们电影工作者是踩在文学巨人的肩头上攀登的。那时大量的好的电影作品基本上是改编自优秀的文学作品,像现在比较出名的第四代导演的电影如《老井》《野山》《青春祭》,像我自己拍的《湘女潇潇》《本命年》等都是改编自文学作品。而文学与电影出现的繁荣与进步,又是改革和开放的时代和社会带来的。我现在特别爱说,那确实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时代。怀念的不仅仅是电影的辉煌岁月,不光是电影本身,而是那么一个大的政治社会变革,一个思想文化的巨大进步!没有结束“文革”,没有拨乱反正,没有“真理标准”的辩论,就没有思想界、文化界、文学界的繁荣与进步,又怎么会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电影的巨大繁荣呢?
  我曾经在纪念中国电影百年华诞的会上说过这样的话:“感谢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好时代,给了我们机会去表现时代所要求的、观众喜欢看的内容。也使得我们有机会向观众、向世界展现我们的才华。”跟那时的状况相比较,现在的中国电影观众人次太少了。去年,我国人均进电影院的次数大概还不到0.34次。实在说,今天中国电影的影响力,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真是无法相比。
  
  “第四代”的积累与起步
  
  我们“第四代”电影人是在八十年代初走上银幕的。1979年底,在文化部电影局召开的全国电影创作会上,杨延晋、薛靖的《苦恼人的笑》,滕文骥、吴天明的《生活的颤音》、黄健中以副导演名义拍摄的《小花》,带给了人们突然的惊喜,打破了电影创作“人材青黄不接”的议论。而1980年吴贻弓的《巴山夜雨》与1981年郑洞天的《邻居》和张暖忻的《沙鸥》的出现,及他们摘得的中国电影金鸡奖、《大众电影》百花奖等包括最佳影片的多个奖项,正式宣告了“第四代”登场。
  当然,我们的起步与走向辉煌并不是突如其来的,它是长久积累的爆发。应该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末的中国电影的辉煌还有一个背景,就是积累——电影从业者的深厚积累,成就了那时的辉煌。我们第四代的导演群体多数都像我一样,在“文革”前有着四年或五年正规的电影学院或戏剧学院的教育,比较踏实地积累了传统文化修养与专业技能训练。毕业之后,又都做过长期的场记、助理、副导演,磨砺了多年,更不用说“文革”十年政治运动、上山下乡的精神磨炼和社会生活的积累。
  我是在做过样板戏影片《杜鹃山》的场记和电影《海霞》的副导演之后,才获得了联合导演影片《火娃》和《向导》的权利。在当助手的日子里,我有幸得到了谢铁骊、陈怀皑这样的老一辈电影导演的教导,向他们学艺学人。我现在还保留着当年拍《杜鹃山》我记录的分镜头剧本原始稿。那时谢铁骊导演带着主创人员大概二十多人,关在招待所里讨论分镜头,还非常仔细地做了布景沙盘参考,一讨论就用了一个月,非常细致、认真。这和今天很不一样。由于DV数字技术的普及,电影出品量激增。现在很多情况是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当过助手,毕了业就独立执导。我觉得,这样的好处是年轻影人成材快,坏处是没有了跟着师傅在实践中积累的过程,作品难免不成熟。我始终认为,学艺术除了学校、课堂外,还要有实践中师傅徒弟的“传、帮、带”。可以说,没有六十、七十年代我们对第二、三代老艺术家的学习的积累,就不会有八十年代第四代和第五代的崛起与辉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