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贺年片


□ 孙春平

  潘洗,本名姜鸿琦,满族,工程硕士,1969年生于辽宁岫岩。曾在国企从事过共青团、会计、宣传等工作,现供职于辽宁鞍山供电公司。1 995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发表小说多篇,著有小说集《香味橡皮》。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小说北2830”召集人。

  专栏主持 潘冼

  二十年前的冬天,我的老岳父携夫人兴致勃勃回河南老家省亲。岳父是抗美援朝时参的军,打败美国野心狼后,撤过鸭绿江便留在东北当了工人。数十年风风雨雨,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退休了,时间充裕了,才又有了这次返乡之旅。

  小年前的一天中午,岳父突然打来电话,急慌慌地说,我们在郑州火车站呢,正准备回去,可下大客时,钱包被人摸走了,早买好的火车票和回家的盘缠都在里面。我说,能不能再回老家去,跟亲友们借点钱买车票,以后再寄回去嘛。岳父说,好几百里旱路,没钱买票,哪辆车让你白坐?为这种事回去,手心朝上的,脸上也臊得慌啊。再说,傍年根了,手上有钱想买票也难,我丢的那两张票还是我外甥求了好多人才买到的。我说,别急,遇事找警察,你去附近派出所想想办法。岳父说,我们现在就在站前派出所呢,用的就是他们的电话。我说,你把电话交给身边的警察,我跟他们说。

  警察接了电话,我自报了身份,求他先借几百元钱,并信誓且旦地保证马上就去邮局寄款。警察口气挺委婉,态度却坚决,说记者同志,你家老人所遭遇的情况,我们深表同情。可我们每天处理的此类情况真是太多太多,手上哪有那么多的资金垫付。我们要是不小心,让骗子骗到派出所来,那才叫笑话呢。况且,即使我们借了钱,怕也难保证能很快买到返程的车票。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只能送救助站了。所里的电话很忙,非常抱歉,就这样Ⅱ巴。我急吼吼地喊,警察同志,天黑之前,请务必留二位老人在派出所里避避寒,我们一定抓紧想办法,拜托了!

  关于小心受骗的话,好似一根小棍杈支在了我的嘴巴里,让我心里再有多少话也难以倾诉。妻子已披挂起来,说这就去沈阳,坐飞机奔郑州,总不能让老爸老妈挨冻挨饿受欺负。我拦住她,说且不说你到了沈阳能不能搞到飞机票,只怕你连怎么去沈阳都是大问题。你忘了大雪封路,这几天总是有朋友求我帮买火车票啊?妻子是中学老师,正好放寒假,此时已全不顾为人师者的斯文,冲着我瞪眼睛,说平日里你不总自吹自擂记者是无冕之王吗,三个不服两个不忿的,怎么到了我爸我妈有难的时候,就变成了缩头乌龟屁点能耐也没有了!

  我哪有心跟她分辩,在地中间转了一阵圈子,便将我存在家中的所有名片和通讯录都翻出来,试图能找出一两个郑州的朋友。我在报社当记者,以前也曾有过新闻稿获过省外的奖励,也算有机会去外地领奖和参加学术交流会议。同仁聚会,难免嘴上喊着久仰久仰,忙着交换名片,尤其是推杯换盏酒意正浓的时刻,掏不出名片的也要在小本本上留下彼此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不似当下,人人都有手机,问了号码,一按键,既保存,也将自己的信息发送了过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