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核问题的发展与东北亚的和平


□ (韩)李南周 肖伟山

  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于去年十月对平壤进行了访问,在访问期间,朝鲜承认已经开发了核武器。这样一来,朝核问题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此后,美国对朝鲜终止了重油的供给,而朝鲜也驱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小组,并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以朝鲜放弃核武器开发,朝美关系正常化为主要内容的《日内瓦核框架协议》也变成了一纸空文。今年,美国声称有可能会对朝鲜的核设施进行轰炸,朝美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局势一触即发。
  朝鲜、美国、中国于四月进行了三方会谈,继而,韩国、日本、俄罗斯也加入进来,于八月进行了六方会谈。通过持续对话,紧张的局势有所缓和。可是,六方会谈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果,很难说通过六方会谈就解除了危机。在第一次六方会谈后,由于美国没有承诺保障朝鲜的安全,因此朝鲜表明只能保留核武器,而美国则主张对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开发和出口进行国际制裁。
  为什么朝美双方始终处于对立?这种对立关系该如何解决?而周边国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又能起到哪些作用?以六方会谈为契机,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进行得十分热烈。然而,以往的讨论并没有充分地反映出朝核问题对于东北亚安定局面的意义,这也是本文对这些问题再次进行论述的原因。也就是说,朝核问题并不是朝鲜的问题,只有在维护东北亚安定局面的大框架下来审视这一问题,才能找到实现和平解决的方案。
  
  冷战体制的解体以及朝核问题的登场
  
  朝核问题的出现,可以说是冷战后美国对外政策和朝鲜对于生存的强烈要求相互作用的结果。在冷战时期,美国安保政策的焦点集中于同苏联这样的军事强国进行军备竞赛上。可是,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则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看作是威胁以美国为中心的新世界秩序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同时,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不复存在,特别是苏联的解体,朝鲜越来越感到危机的存在。在与逐渐成为惟一超强军事大国的美国进行军事对抗的情形下,朝鲜认为核武器这张牌是能够与美国的威胁相抗衡的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
  当然,朝鲜在核问题上并非一味地站在对立面上。在一九九一年十二月的南北高级长官会谈当中,朝鲜发表了放弃核武器以及再处理设施的《韩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此外,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开始,朝鲜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申报的核设施进行视察。它期望通过在核问题方面开始逐渐作出让步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从而保障自身的安全。另外,韩国分别在一九九一年和一九九二年与前苏联以及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朝鲜的这种期望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在一九八○年以前,美国和韩国承认朝鲜,而苏联和中国承认韩国,这种相互承认的方式主要是为了消除朝鲜半岛的紧张态势。
  可是,随着前苏联的解体,这种相互间的承认也不复存在,而朝鲜也越来越孤立了。特别是从一九九二年十月开始,美国决定于第二年春天在韩半岛进行名为“协作精神”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国际原子能机构也决定对朝鲜的未申报设施进行特别视察,这样问题又变得复杂化了。朝鲜认为美国无意与自己改善关系,并且在推行将朝鲜困死的政策,因此,于一九九三年三月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在核问题上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从此,朝鲜开始将核武器这张牌作为了重要的外交手段。
  美国曾经考虑对朝鲜的设施进行轰炸,但是由于担心这会引发全面的战争,最终采取了协商的态势。结果,美国与朝鲜于一九九四年十月签订了《日内瓦核框架协议》,这一协议的内容主要是以支援朝鲜的轻水反应堆核电站建设为条件,敦促朝鲜放弃正在进行的核电站建设,从而使两国的关系趋于正常化。由此,似乎随时将触发战争的朝鲜半岛核危机终于暂时消除了。
  这一过程充分地说明了,朝核问题就是在东北亚地区的势力均衡形式被破坏后出现的问题。即,随着前苏联的解体,朝鲜感到自身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因而打出了核武器这张牌。而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够消除朝鲜对自身安全的顾虑,承认朝鲜是建立东北亚新秩序的成员国中的一员。如果只是一味地主张必须防止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开发与扩散,则很难顺利地解决朝核问题。实际上,《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将朝美建交作为最终目的之一,使朝核问题的解决有了可能性。
  然而,局势的发展却事与愿违,对于如何将朝鲜融入东北亚秩序中这一问题并没有进一步达成任何协议,结果又造成了最近的新的紧张局面。
  
  《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后的朝美关系变化和新的核危机
  
  《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并没有成为维护朝鲜半岛安全的新保障,其原因是多种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国内对于《日内瓦核框架协议》的不足抨击声不断。首先,《日内瓦核框架协议》无法确保朝鲜签署该协议之前核武器开发的透明度。朝鲜只是承诺在签署“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后终止核武器的开发,而美国国内的强硬派则认为,在签署协议之前,朝鲜可能已经提取了足以制造三至四个核武器的钚原料。此外,《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并没有对利用浓缩铀技术等其他方式的核武器开发行为加以限制。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在决定由韩美日提供的轻水反应堆核电站内也有提取钚原料的可能性,因此主张修改《日内瓦核框架协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3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