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村留守孩子,中国跨世纪之痛(报告文学)


□ 阮 梅

农村留守孩子,中国跨世纪之痛(报告文学)
阮 梅

中国汹涌的民工潮,早已成为世界瞩目的景观。民工的艰辛,苦与累,血与泪,也早已经被众多的媒体和全社会所关注。然而民工的艰辛、付出与苦痛何止于此!
“少壮打工去,剩下童与孤。”“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多达1.2亿民工的外出,造成多达2000余万的民工子女不得不留在家中,被委托给爷爷奶奶或亲戚邻居代管,从此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与父母天各一方。当众多的城市儿童上下学被父母小心翼翼地接送,回到家被百般呵护的时候,留守农村的这2000余万儿童却成为父母的“弃儿”。他们大都在失去亲情和有效监护的环境里自生自长,在漫长的孤独岁月里咀嚼着内心的绝望与创痛。长此以往,他们的心理健康能不出现偏差吗?他们的行为习惯能不出现滑坡吗?他们将来能不成为影响社会安定的因素吗?

引子:诞生在新时代的“孤儿”

“开春以来,我们这儿的农民快跑光了,连续20多天来,‘东风’大卡车(坐不起客车)没日没夜地满载着外出打工的农民奔向祖国四面八方的城市。我们乡40000人,其中劳力18000人。现在外出25000人,其中劳力1500人。”这是原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2000年3月10日写给国务院总理的信中谈起“盲流似‘洪水’”时写下的一段话。“少壮打工去,剩下童与孤。”改革开放以来,多达1.2亿的农民为解决生计问题相继背井离乡涌入到外出务工的大潮中。由于他们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收入又不多,居住生活条件都不是很理想,所以他们大多数人只能选择把孩子留在家中委托人代管。从此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除了留下基本的生活学习费用之外,自己再少有时间和精力照管家中子女。这些孩子孤单地留守乡村,少有依靠。内心的孤独与创伤,家人的疏忽与环境的歧视,外界的人身伤害无一不在困扰着这些孩子。于是在上世纪末,不少有识之士发出呼吁,农村留守儿童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将最终演变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留守儿童”从一开始走进我们的视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首先是数字上的庞大惊人。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段成荣、博士研究生周福林利用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0.95‰抽样数据,推算出当年14岁及以下留守儿童的数量在2290.45万人,其中农村留守儿童达到1981万人。留守儿童集中分布在四川、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海南等省。紧接着,2005年5月23日,由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主办的首届“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社会支援行动研讨会”在郑州召开,这次会议公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是近2000万人。但据笔者调查后估算,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儿童集中分布的省份也在增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