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慈悲之光——追思徐兴泰


□ 陈 琦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以渡海观音像为例,对陶艺家徐兴泰先生的陶艺作品的风格进行了唯美的解说。
关键词:徐兴泰 慈悲之光

在幼时依稀如梦的记忆里,斑斑驳驳、零星碎片似的留下了渡海观音瓷像的一抹痕迹。它来自于一本书中的插页,限于当时的印刷条件,单色的图像很模糊,瓷像的细部也似乎不见,直接的印象感受是整个瓷像完全处在柔和而神奇的光之中。但不清楚的是这种光是由瓷像内部散发出来的,还是由外界的光投射而来的。
慈悲之光——追思徐兴泰图片1
这种由“光”组成的儿时记忆印象,还有很多积淀,逐步地构成了一个人对于光的情结,所见、所闻,包括心灵上的触动,自觉地形成了比较敏感的神经系统。记得有一次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看到法国雕塑家罗丹的雕塑名作“吻”时,不禁为其鬼斧神工而又扑朔迷离的艺术魅力而折服。罗丹后期的作品有很多印象主义的成分,而“吻”则完全是光的交响乐,不同色阶、面积、微妙变化的光波欢快地在雕像白色石材质地上流动,使生命张力的萌动却又处于非常柔和、浪漫的气氛之中。同样在法兰西,与罗丹处于同时代的世界文学巨匠、浪漫主义大师维克多·雨果在他著名的文学作品《悲惨世界》中描绘了这样的场面:刑满释放的冉·阿让走投无路时被卞福汝·米里哀主教收留,由于已无法忍受软床的舒适而午夜醒来,推开吱呀作响的主教大人房门,看到月光照在主教大人安详入睡的面孔时不禁为之震动,精美的铜板画插图将文学作品中神奇的光表现得平和而又惊心动魄,这一切都非常自然而又深刻地链接到了我关于光的记忆积淀之中……
这种由艺术作品体现的光,如梦如幻般的印象和与生俱来的敏感形成了挥之不去对于光的眷眷情愫,以至于笔者不自觉地著作了《自然与光度》一书。不过那都是儿时关于“光”的记忆以后很久的事了。
2005年,霜林尽染德化的秋季,冥冥中有如被光束所牵引,顷刻间,历经几十年斗转星移,久已尘封心灵深处的光突然呈现在眼前,并且自身也完全被笼罩在了光之中。“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照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
徐兴泰先生的展室,空气时间仿佛被凝固,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瓷像在黄昏金色的余晖中、恍惚中依然看不出是菩萨自身散发的光,还是菩萨处于空间的光之中……幼时梦里依稀的记忆痕迹缓缓苏醒,恍惚如隔世的似曾相识欲近却远。
晔兮如华,温乎如莹,此时的菩萨已由记忆的模糊,显现出皎洁的清晰,其细微处毫发毕现。但这一切却似乎都是为光而经营的,细节的极致因光而尽显出精神层面的深邃。
我知道先生晚年的塑造功力已臻于化境,而心智亦已进入禅定的状态。其周围的环境空间也因之尽显祥和而圆圆融融。这一切无不使慕名而来、敬仰先生造诣的人士为之动容。我也在想,先生此时的塑造,是一种没有了技法羁绊的塑造,与其说是塑造,不如说是心如秋月般的创作功德。而整个过程或许早已超越了“美术”这样一个概念,进入了菩萨之光的境地了吧。
我翻阅了《宗教词典》观世音词条:佛教菩萨名,阿弥陀佛的左肋侍,“西方三圣”之一。梵文:Avalokitesvara,音译为“阿婆卢吉低舍婆罗”或“阿缚卢枳多伊湿伐罗”,而它的意译为“观世音”或“光世音”。
啊,原来观世音就是光世音,难怪我看到菩萨就看到了光。我也终于渐悟弥漫在菩萨周围的光其实是她自身散发的慈悲之光,并且将宇宙中一切慈悲的分子,汇集在其周围形成了更大的大慈大悲的光。
在通往这种慈悲之光漫漫的路上,先生用他一生所积累的功德获得了真正的生、不灭的生,这样的生超越了个性的生死,为世界物质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增添了累累硕果。使整个瓷都光耀千古的体系得以继承、建立和发展。而先生塑造的菩萨正静静闭合的双眼,似乎以澄澈的心眼洞察万象的奥妙,传达着静寂内敛的思念。其中充满毅然之力,却又超越人的意志力,而堪可视为委身于远为巨大对象之人,泰然自若的风貌,自有一种祥和温煦的涵容力沛然溢出,这或许就可以之为慈悲吧。
遇难众生只要诵起名号,“菩萨即时观其音声前往拯救解脱。”(见《法华经·普门品》)。先生功德圆满地走了,我想他一定步入了观世音菩萨那里,因为那里有着普照人间的慈悲之光。

陈琦西安美术学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