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天(外一篇)


□ 郭宗忠

  ●郭宗忠

  对我而言.观察秋天是从立秋这天开始的。天空打了个盹儿似的,突然睁开了蓝澈的眼睛,深远深邃宁静。树叶翻了个身,翠绿的一面呈现出来。尽管伏天的溽热在中午袭来,转过墙角的风还是凉爽了。

  秋天是一节节爬上来的:丝瓜爬上房顶,谎花落了,结下第一只嫩生生的丝瓜;牵牛花爬满栅栏,开出一朵朵紫色、粉红、淡蓝色的花;北瓜、南瓜、葫芦,开满姹紫嫣红的花朵,在地上、瓜架上,黄的、青的、红的各种瓜一天天长大,沉甸甸的,犹如秋天逐渐沉实起来。

  秋天是从草根上升起来的:蛐蛐在草根边上纵情歌唱,萤火虫从草根里飞出来,像划过夜空的流星。待到清晨,草叶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似乎是萤火虫熠熠闪烁。

  秋天是从那一声声的知了叫声里开始的:在柳林和杨树上,在所有的树林里,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穿透了季节的所有时空。那种浩浩荡荡的阵势,覆盖住了一切。当知了明了了一切,万物却淡然冷静,不为世间的嘈杂左右。走在蓝天白云下,看看树叶由单薄的绿色变成翠绿,感到了人和季节的成熟。

  小溪里的水逐渐断流,那种哗哗流淌的声音也许是一夜间停下来的。潭水却沉静下来,映照着天光树影,飞鸟如在仙境里飞翔;即使微风闪动树叶,秋水也波澜不惊,那是一种经历了沧桑和万事后的镇定自若。

  山也葱郁和斑斓起采。黄栌、酸枣树、柿子树、枫树、黄杨树、松树,还有高低不同的丛树林,杂花杂草,逐渐从同一性分离出来,各自表现出自己的个性。不同的个性达到了层林尽染的丰富。

  你静静坐在一块石头上.静静观察山的每一处和它的轮廓,以及衬在远处的蓝天白云,从山岩上流下的瀑布.一两户炊烟袅袅的人家,寺庙的塔尖,断断续续的山路,偶尔传来的钟声……“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恍如此刻才理解中国山水画中“山水”的涵义。

  站在山顶,神清气爽,再远处也能尽收眼底。站得越高,你感到的不是大地的渺小,而是博大。此刻,发现你自己原来是多么微不足道,连你眼界里的地方你还没有涉足.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你去征服。似乎也产生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感慨。不过,秋意笼罩的大地美不胜收,给了你诱惑和信心。

  秋天令你豁然开朗,你心胸宽阔了,虚怀如谷,容得下天下风情万物。

  接骨木

  大约上世纪70年代后期.我在邻村上初中,每天清晨5点多起床去学校晨读,与同村的伙伴.沐浴着晨光和启明星的灿烂,经过两个村庄交接的田地,那里一年四季轮换种着麦子、玉米、花生、大豆和高粱等农作物;经过人家的菜园子,里面种着豆角、黄瓜、萝卜和韭菜等蔬菜

  一路上走走玩玩.调皮是那个年龄的青涩特征吧.嘴馋的时候就拔一棵生产队里的水萝卜,扒掉带着土的皮,白白的肉,脆甜脆甜的,每个人都咀嚼出一份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滋味。

  与大自然朝夕相处.感受四季轮换的不同色泽.这是最艰苦也是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上学、放学的路上打打闹闹,漫天的彩霞似乎转眼间变成了红灿灿的晚霞。清晨的大雾如切割的一样分明.被初上的朝阳追赶着逃逸,眼见万物的变化真是丰富多彩,变化莫测,让人生出许多惊喜惊奇。

  冒着大雨回家,躲在桥底下避雨;踏着积雪上学.冷了进入村西头一夜不熄灭火炭的牛棚里烤烤火.暖一暖冻裂的手和冰冷的脚,艰苦里充满了温情和快乐。

  晚上晚自习后回家.经过一个坟场,只听到伙伴们惊慌急促杂乱无章的脚步声,生怕自己落在了后面.没有一个人再敢说笑,那怕小声说句话,都怕惊动了睡在坟墓里的鬼魂撵上来抓住了谁。心里的紧张和害怕可想而知。就是后来考试、面试,谈朋友,也没有当时的万分之一的窘迫和难堪.也许是听大人们经常讲的鬼故事太鲜活的缘故吧。

  就这样一天一天.一路写下许许多多快乐和有趣的故事,也逐渐认识了许多的植物。

  父亲是在那个年月的夏天从大队里的拖拉机上不小心闪了下来.好像是胳膊肘上的骨头给摔裂了,疼得厉害,夜晚会听到父亲的一两声呻吟。

  我们上学经过的一个菜园里,记得有人告诉我们说有一棵接骨木,长在菜园子的西墙根。也听说过接骨木可以治疗骨伤。趁晚自习放学后,经过菜园时,伙伴给看着人。其实也没有行人,一般我们放学都是晚上9点以后,磨磨唧唧经过菜园时也差不多快10点了,农村里当时又没有电,几乎家家户户都是黑灯瞎火,一般的人家已经睡了一两觉了。

  我拔掉墙头上的野酸枣的圪针,跳入墙内.折断了那白天看好的独有的一棵接骨木。跳出围墙时,又把圪针给原地插好。

  父亲一直不知道我是这样做的,如果知道是这样.他一定会不高兴的。但是用接骨木熬了水,还是减轻了父亲的许多疼痛。

  此后.我对接骨木情有独钟,毕竟心存着对菜园主人和接骨木的感恩和愧疚。一直没去报答菜园主人.但对接骨木产生的感激一辈子不忘。

  到东北当兵后,见了肥沃的黑土上、荒地里、岭坡上长着许许多多的接骨木,这在中原一带是很少见到的。如果当时沟边上的荒地里也有这些.我也不会翻墙去折那菜园里也许是菜园主人珍爱的独有的那棵接骨木,给菜园主人带去了无以言表的伤害。

  我常常在夜里写作累了,听着轻音乐,就想起那棵接骨木,那棵接骨木不知是否因为我而死掉.它还长在那里吗?

  往事如风如云,家乡也变化了许多,许多菜园也都盖上了新房。邻村我也有20多年没有去了吧。

  不过.我内心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些与接骨木有关的时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秋天(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