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钻石王老五的爱情,经得起金钱的考验吗


□ 颜 震

   29岁的颜震自认为是个很传统的人。他喜欢红旗车,喜欢温婉的女孩,很多人劝他换辆进口车,他坚持不换,很多人给他介绍靓丽的女孩,他婉拒了。可当他找到心仪的女孩并决定与之结婚时,他全心全意爱着的女孩,却向他提出了一个结婚条件——当然与庸俗的金钱有关。于是,他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怪圈,继续爱,他有疑;放弃她,又不舍。
  
  讨债讨回一个女孩
  
  3年前,我26岁,刚从父母手中接过家里的生意。做了两笔大生意后,我意气风发,自认为世上没有我搞不定的事。那年5月,公司有一笔30多万元的外债拖了两个多月还没到账。平日这种事一般都是派公司的年轻人去做,但考虑到欠债人和我父亲是老交情,这次我决定亲自去收,即使讨不到账,至少可以做到先礼后兵,让人无可指责。
  我带着4个人去了我的老家——黄冈地区的一个县城。离目的地还有700多米远,我就看见了那幢比较庞大的建筑物。那是一幢4层的楼房,欧式建筑,从外形看,当初的设计应该很漂亮,只可惜没装修,因为刚刚完工,主人就破了产。下车一看,我和几个手下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么豪华的房子,居然是用从旧式木床上拆下的横木顶住4块旧门板权作大门。但很快我就严肃起来。毕竟,这里的主人也曾辉煌过,我们家的第一桶金也是依附它的主人赚来的。
  走进大厅,里面居然已坐了十多个人,看那架势,也是来讨债的。我心里有数,钱肯定是讨不来的。来之前,父亲告诫过我,不要撕破脸皮,因此我想坐坐就走。
  谁知这一坐下,我就不想走了。
  一个女孩出来给我们倒茶,她就是小枫。7年前我见过她一次,那还是在她家的老房子里,父亲带我去她家拜年。当时她穿着粉红色的棉袄,在练琴,想不到一下长这么大了,还那么清秀、温婉,说话细声细气的。那天,我和她父亲,也就是我这次的讨债对象客套地聊了许久后我才离开。一回家,我就对父母说我喜欢小枫,没想到他们很高兴,特别是母亲,说我总算安定了下来,好像她马上可以抱孙子似的。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们见过小枫,觉得她的确不错。
  第二天,母亲给小枫的父母打了电话,她父母说要问她的意见。那天晚上,我心急火燎地等了两个多小时,得知她答应先和我处处看时,我高兴得楼上楼下地乱蹦,最后在跑步机上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平静下来。
  
  那个飘摇的女孩为我安定下来
  
  刚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个星期,每一天每一秒对我来说都如在云中漫步般,快乐到眩晕。
  可第8天,她突然说要去北京,北京机会多,她想去看看。我觉得,她这一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可7天的感情又让我无法将“为我留住”四个字说出口。更何况,在她面前我多少还有些自卑。虽然她身边的朋友听说她和我谈朋友后,都说她钓了个钻石王老五,可每次和她在一起,我总是不自觉地感觉矮半截。
  我拿她当仙女一样,自卑是因为太喜欢了。
  和她在一起的8天,除了她说要离开时我拥抱了她一下之外,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即使晚上睡在一个房间,我也没碰过她,以至她走后,朋友们都笑我傻,说早点下手就没事了。我告诉他们,这一次我是来真的,我要的是她真心对我。送她上火车时,我送给她一个手机。她到了北京后,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有时买到好听的碟子,还放给她听。当然,话费是我付。聊着聊着,我们的通话时间从几分钟到几十分钟,从我说她听,变成她说我听。一个多月后,我感觉她也和我一样陷入了热恋中,于是提出让她回来。虽然她在北京做得不错,可一个女孩,离乡背井,无依无靠,做的又是酒店这一行,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她犹豫很久,还是拒绝了我。但她告诉了我她离开的真正原因。
  原来,她第一次来我家时,留下来住了一晚,不是因为玩游戏玩得不想走了,也不是和我投缘舍不得离开,而是因为那晚我母亲对她说了一句:“今晚别走了,就住这里吧。”虽是在商量,母亲的语气却很坚决,她只有点头。当时她很想问她睡哪个间房,可我母亲没有一点收拾客房的意思,很明显,母亲是想让她跟我睡一个间房。她的眼泪差点儿就流了出来,觉得自己是被卖了30多万元。那晚她一夜没睡。我没碰她,她很感动,也对我有了好感。可她总感觉在我家抬不起头来,特别是有次在我家吃饭时,她说她不会喝酒、不会打牌,我表弟竟然嘀咕了一句:“装什么装!”这句话让她下定决心要在外赚足够的钱,回武汉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让我们家人不再小瞧她,不再认为她是我们家花钱买来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