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回天平山


□ 陈建梅

  苏州。天平山。十月
  多日雨后,天气难得的晴好。阳光温柔地展颜,山水和人一样欢欣鼓舞。
  突然觉得,这应该是去天平山的好时节。有人说天平山是与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长沙岳麓山齐名的四大赏枫胜地。其中天平山离我们最近,且苏州是我常在梦里缱绻的场景,于是一行人驱车前去。
  一路阳光。
  车内播放着苏州评弹,我轻声地和:“问夜风,问夜露,问石板,问小楼……”吴侬软语,琴音铮铮,我已醉在其中。
  苏州是个让人想起来就觉温婉的地方,亭台楼阁的雅致,细竹叩窗的轻盈。我曾在最爱做梦的年龄,日日浸润在青石板的小巷里,且祈祷此生只愿长醉不愿醒。
  天平山应当是另一种风格,青松翠柏,峭壁岩罅,游人如织。这个时节,想来是山麓红叶成片、崖壁朱实篱篱。
  进门处就有菊花盛开。“银炼荷花”“月照流萤”“金红交辉”“鹤舞云霄”“津春滦雪”,每一个叶瓣美得让人难以移目。想起明代李梦阳的一句“只今秋色里,忍为菊花来”,足可将心间喜爱表述。也许,我爱的,除了菊的气骨,还有她的精致、饱满、柔美和她在秋日里尽情绽放的灿烂。
  选了一条反向的路上山,是一条相对平坦的土路,人不多。深秋的阳光可以毫无遮蔽地拥抱我们,迎面偶尔遇到几个下山的,或有兴致突发者高亢地放歌,感染了沿路的行者。许久没有爬山了,沉疴难愈,我一面努力地跟上别人的脚步,一面在心里安慰自己:能坚持爬山已经不错了,说明我正在向康健的未来迈进。
  天平山分为下白云、中白云、上白云。我们在中白云处止步,却错过了白云泉。
  这丝连萦络的甘泉,该是品茗的上佳选择。唐朝茶圣陆羽曾把这清泉评为“吴中第一水”。唉,也是,“一勺初分到草堂,半似甘露半琼浆”。这样的醇厚甘冽,若配了上品的铁观音,盛在了白玉杯盏,与情趣相投之人在菊香四溢间举杯,那我定然愿舍弃俗尘的种种。
  下山却走了石阶。石阶并不平整,不似泰山的石阶宽阔大气,即使那条乾隆御道,也是每块石头形状各异,苏州人含蓄婉约的才情处处留痕。绿荫层层,擦肩而过的人群里多是软糯的吴音,心跟着柔软起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也曾客居他乡,也曾思乡情切,也曾忘了来路忘了故里,不过吟诵范仲淹的词句只是年少时为赋新词强说愁。细算来天平山其实是范仲淹的桑梓之地,宋仁宗曾赏赐他以此山为家,幼年断齑划粥的他为官后清正廉洁,广施德政,数百年来一直被苏州人民深深崇敬和怀念。即便如此,祖籍陕西的他辗转多地后,思乡之情也是“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
  山脚下才有枫叶,应是范仲淹的后人所栽。香山的红叶是满山遍野的,这里却是嫩黄、橙红、赭红、血牙红、深红的五彩变化,金黄与红紫的混合。
  于是天平山的山脚下便弥漫着秋天的妖娆和柔媚,那是一种成熟的气息,不是飘雨的小巷里撑着油纸伞的女孩,依稀感觉是旧式的少妇,比了西子,淡妆浓抹,衣袂摇曳,风姿绰约,让人无法不心动……
  决定要离开天平山了,心灵恰似洗涤,纯净安宁。
  就在转身走向出口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
  一群少男少女正在枫香树下的小湖里泛舟,笑语嫣然。
  那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就在我家的相册里!十八年前,是我第一次来到天平山。那是第一年上大学,和朋友们同来,也在小湖里泛舟,也笑语嫣然。
  那一年,同样的山清水秀,同样的枫红满山麓。那一年,我十八岁。
  十八年后的我,重回此地,不知这里的山山水水是否还记得我当初年轻的面庞?十八年来,也曾失落,也曾激越,也曾意趣索然,也曾挥斥方遒……可终究没有丢失那曾在山水间飘荡的嫣然笑语。突然想起一首老歌:今朝那风儿还在笑,昨日的云儿还在飘,当年天真活泼再无处寻找,再无处寻找……人生如天平,来去的是世事,不变的是砝码——心态本身,不就是砝码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