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创作中的权力干预


□ 刘维颖

艺术创作中的权力干预
刘维颖

近年来应邀参加了一些文学艺术类评奖、观摩、研讨活动,担任评委、评审员或是“专家”等,自知才疏学浅,难当此任,但又不好推却,且报酬不菲,也舍不得推拒,于是便屡屡滥竽充数。末了往往还要拿出一篇文字来,将某部作品吹得神乎其神。主持者夸奖咱家够意思,与一伙同侪相遇,他们二话不说,将口水唾了咱家一身,连老妻也不能幸免。梦醒想想,心中自是十分难过。想咱家一生耿直正派,洁身自好,如今老也老了,怎落得如此下场!然而再一想想,又觉他们唾得有理。可是说他们“有理”,咱家又觉太冤……这样想罢那样想,咱家便倍受煎熬,苦不堪言。睡意全没了踪影,便索性将心中的无奈说出来。然而自知说了也是白说,说了不如不说,——如果让“有关方面”知道了,这可不是玩的。别的不说,就一个“此公不堪再用”便让你吃不消。况且自断财路也划不来啊!——然而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且让心中的块垒消释一二再说。说到此,聪明的读者大约已经猜到咱家可能遇到了些什么事。咱就实话实说好了。咱家所遇之事可用一句“行话”概括,即:艺术创造中的权力干预。
表现之一为:领导私下授意,“透明”的暗箱操作。领导意欲捧谁,即将意图暗示主持人,主持人再设法让最有影响力的评家到时发言引导。领导总是高瞻远瞩,不屑于在艺术本身立论的,于是一番玄妙无比的理论游戏,便将公鸡说成凤凰,丑妇描作美女。如此一来,复杂的事情就变得异常简单。

表现之二为:领导加盟创作,“带头”锻造佳作。领导掌控着用钱的权力,永远处于居高临下的地位。发现某部作品基础不错,当即向作者释放某种信息。作者心领神会,当即如同雌性动物发现了久已心仪的雄性同类,迫不及待靠上前去,妖媚地叫着:快来啊!你快来啊!——提出请领导加盟的“恳求”。于是一拍即合,一个“高效”的班底正式形成。这类作品创作出来当即可以搬上舞台,获取大奖,“好评如潮”。“多才多艺”的领导往往成了第一作者,成了政治家兼艺术家,成了此行中的绝对权威。有的领导经此一役,佳作迭出,不过都是与人合作。独立完成也行,只是不好给人看的。要看,就得把眼镜戴牢实了。
表现之三为:领导独臂撑天,专家蒙着眼看。领导擅讲“市场”,但在某些情况下却又不愿引入竞争机制。比方有一个国家级导演,有一个获大奖的机会,他即独自承担起“原创”的大任。且不惮辛劳,一稿又一稿改下去,“精益求精”,但最后却又很难“精”起来。不过不要紧,二三百万的金钱投进去了,不想朝上推也得推。“上去”呢,自然又难免用金钱开路。于是买路钱动辄百万,艺术竞争变成了金钱大战。专家们得人钱财,顺水人情多半还是给的。这样一来,“获奖”基本没有了悬念。
在这里,咱家不敢责备领导,却要说说某些作家、艺术家之势利之下贱。想当年,咱家也曾担任过某市文化艺术系统分管业务的领导。不是吹牛,咱家的业务分管范围忒宽,既管专业艺术,也管群众艺术。在咱家任上,国家级或省部级的奖项获取不少。其中一些获奖作品可说是咱家反复帮作者改出来的。可到这些作品上演时,那作者的名字不用说了,连演职员表上都找不着你。相反,现在一些领导,只是说过一句鼓励作者的话,便被列为作者之一,至少也得是个“策划人”。究其原因,只在一个手中有权无权上。咱家只是个受苦的,如此而已。于是每逢一部作品搬上舞台之时,咱家心中便有无限的落寞生发出来。许多次实践让咱家对一些作家、艺术家留下了很不美好的印象。咱家感觉他们简直不如一个重情重义的小姐。
咱家突然想起“文革”期间的八个样板戏来。“文革”之后,有人认为这些作品是“江青亲自培育”的,而将它们说得一钱不值。依咱家看,这实在有点过分了。“江青亲自培育”固然不错,但那些作品原本是1960年代一些杰出作家创作的。咱家在中学阶段读过这些作品,全部读过,读过多次,为它们激动过。它们在当时堪称佳作。咱家相信自己的直觉。江青瞅中了这些作品“基础”好,而将它们抓在手里,那些作家有什么办法呢?真实的想法恐怕还是有点儿兴高采烈的。足见身为中国的作家、艺术家,一不小心就做了“小姐”也非自今日始。故咱家还是别骂自家哥们儿姐们儿,积点阴德为妙。
写到这里,竟毫无来由地想起一个人来。那是一个乒乓球运动员。名字忘了,但她的事咱家没忘。在39届世乒赛上,“组织上”找她谈话,让她给同队的一个运动员“让球”,就是说:虽然她的实力比那个队员强,但不准她获胜,只许她失败。她拒绝了。她怀着满腔的愤怒,一举击败所有对手,当然也包括那位领导让“胜”的队友。夺得冠军。后来大约就因了这件事,她在中国呆不下去了。去了日本,嫁给一个日本人。后来听说在第12届亚运会上,她代表日本国迎战中国队,居然将邓亚萍、陈静、乔红等一勺烩了。国人听说了她的如此行径,纷纷将腥臭的口水唾向她。可是咱家,却情不自禁对她表示了“谨慎的”同情。这可不是怜香惜玉,虽然那时咱家还年轻。咱家至今不明白,同是中国运动员,“组织上”怎么能做出那样的决定?那是对一个运动员人格尊严的公然践踏啊!正因为如此,咱家倒是要为这个叛逆者拍手叫好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