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下文人老杨


□ 星 竹

乡下文人老杨
星 竹

老杨是个好人,又有文才,却是农民,闹运动被批斗,拌种子中了毒,卖柿子还给人家钱,这就是老杨,就像生活在我们周围的平凡又美好的普通人……

老杨70多岁了,一米五几的个儿,瘦得一身搓板骨,拍拍,全身糟木头声。老杨冬夏都缩着脖子,让人感觉他老是冷:“老杨,你冷吧?”老杨说不冷。问他的人就有点气,说不冷你老缩个脖子干吗?老杨就憨憨地笑,特老实,被人打了一顿的那种。老杨回答不上来的问题,就都是这副谦和的面孔,憨憨的,咧着嘴,笑眯眯地看着你,面容里有一种企求,是让你原谅他,放过他。
老杨有点文才,有点痴呆,文才与痴呆相互抵消了。老杨是个好人,知识分子那种,骨子里有些又臭又硬的东西,有时还有点酸,做人总显得窝囊。人说砖头瓦块儿都有翻身的时候,老杨却没有,最少是看不出来有。
老杨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却做了农民,1958年被下放到农村,没几年工夫,家里人就都死净了,只剩下一个孤孤单单的老杨。在老杨的记忆里,那些年月,他不是给这个亲人上坟,就是给那个亲人送葬。送到最后,就留下了他自己,不管怎样,杨家人终于是在他这里打住了。老杨就感慨,就觉得做人不易,应该好好做人。
老杨做农民,却不会种地,而且一生都没有学会,像过去的媳妇不会针线,不会做饭一样,让人骂也让人笑,老杨是笨得要死的一个老杨。一次在棉花地里抓虫子,他死死地攥在手里,攥了两大把,不知怎么办,他去找队长,问:队长,这么多虫子往哪儿搁啊?他确实很为难。队长瞪着眼,开口就骂:“老杨,你真是个废物,什么往哪儿搁,踩死不就得了!”老杨恍然大悟。地里的人都跟着一通笑骂。
不知老杨的家庭有什么问题,在那个既红火又阴郁的年代,老杨一直就是黑五类加狗崽子。老杨自己弄不懂为啥他一人占了两样,就去找村支书,说我到底是黑五类,还是狗崽子?很像是要正名验身,不能多吃多占一样。老杨的认真,是常常让人气愤的。村支书就气愤了,对老杨吼说:“告诉你老杨,你两样都占,一样都不能缺!”老杨才踏实地将两项名誉全都背在自己的身上。
如此背上两样名誉的人在农村就是一种大苦,永远都翻不了身的。好在老杨不计较,是傻乎乎的不知道计较。老杨的性情,让他这一生逃过不少只要去计较就会大难临头的劫难,这又是老杨的造化了。老杨是个文人。文人的躲避与酸劲儿帮了老杨不少忙。
老杨天真,善良,有时还有些孩子气,在某些地方永远都像是缺心眼儿。年轻的时候,村里有姑娘和他对眼儿。在农村,很少会有女人喜欢老杨那股酸劲,有女人看上他老杨实属不易,大概也属于瞎眼。可人家姑娘还没说啥,老杨自己倒先说了,说我出身不好,名誉可憎,全乡全村个坏典型,今后你要受多大罪啊,生了孩子,又是一代狗崽子,暗无天日怎么行……老杨反复做人家的工作,是让人家一定要看清认清他。老杨认真,是个对别人负责而宁愿牺牲自己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