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美女成为“耗子”的时候


□ 王 力

那天从一家星级宾馆门前路过,突然眼前一亮:前面立着个美女!姣美的面庞,婀娜的身姿,时尚前卫的装扮,——我的天!我目不转睛。同车的几位男士,包括上了些年纪的司机,也顿时呆若木鸡,车开出了好远,还忍不住频频回首。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终于有人说话了,开口却是不屑的一哼:“肯定是个小姐。”“小姐”何许人也?不用讲,在座的心里都明白。我不明白“小姐”这个文雅的称呼为什么能和色情挂起钩来,但现在人们已习惯了“小姐”的别有所指:不是“娼妓”就是“三陪”。
“小姐”,的确是个提不上台面的职业。每逢“严打”或年节前突击治安,经常能看到一群群“小姐”低着头哭丧着脸被警方带上车的场面。对这些“小姐”,我的心绪很复杂。生而为人,都有自己的尊严,谁会无缘无故地自暴自弃、沦落风尘,像耗子一样到处被人喊打。但据有关人士的调查和计算,1990年代中期,全国从事“性产业”的女子就已超过了百方,现在的数字,更是起码以百万计。研究生做妓女的也不乏其人,并且都是“高级”妓女。
为什么精神文明建设越抓越好了,做“耗子”的女孩子却越来越多了?为什么社会治安形势越抓越紧了,卖淫的“攻势”却越来越严重了?这些问题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但这么多的女孩子放着清白不要,偏要偷偷摸摸靠出卖色相为生,其中的原因,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自甘堕落”就能解释清的。
我曾接触过一个在城里做暗娼的乡下女孩予,她的家,在河南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说自然环境条件差吧、那里的矿藏资源潜在经济价值高达1000多个亿,先后掀起轰轰烈烈的铁、金、锑矿产开发热潮。但资源被开发走了,环境被破坏了,挣到钱的,却都是在权力和权力、权力和资本的交易游戏中“胜出”的“大老板”。提供的税收远远不够支付修复环境的成本,普通老百姓分享不到收益,农村一家人的年均收入仍只有几百块钱,几个孩子合穿一条裤子的家庭,已经算不得新闻。
那个县出美女,女孩子个个明眸皓齿、皮肤细白,但都嫁到城里去了。农村人均占有耕地不断下降,同时由于县、乡两级地方政府出现的普遍财政危机,并最终转嫁为各种税、费、摊派的农民负担。一纸减负比例的文件规定,既本能防范地方政府在确定征收基数时虚增农民收入,也不能阻止地方政府强行违规征收。她们不愿意在乡下找一个养不起老人、孩子,甚至连自己也养不起的男人。村里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更是基本上都走空了。娶不上媳妇的农民比比皆是。当地法院的一位刑庭庭长告诉我,这个县每年发生的恶性刑事案件,有90%以上都是因婚恋问题而起。
而到了城里打工的那些女孩子们;是不是能改善一下生活状况呢?难!城里像样些的工作,她们想都别想,好多身强力壮的城里人都就不了业,大学生还找不到工作呢。由于流动力弱,只有像东莞的电子厂那样的企业愿意接纳赤贫的她们。然而,没日没夜拼命干活挣到的工资,即使不被老板拖欠,也根本不够补贴家用、供弟弟或哥哥卑学。仅说其中的一项教育支出吧,供一个大学生出来,一个农民家庭所要背负的债可能几代人都还不完。以一个女孩子每月500元的工资计,除掉生活的必要开支,十年二十年下来,她能积攒多少钱呢?而当她把一生最宝贵的岁月都奉献出来,累得一身都是病乃至干不动时,有没有医疗制度或其它各种社会保险救济制度提供给她,呢?谁又为她养老呢?这个女孩子说,当初和她一起到工厂做工的,稍有些姿色的早就甩手不干了,不是当暗娼,就是给人家做二奶,即使这样,她们也绝不回那个穷僻的家乡。
自然,在城里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是不道德的行为,更是非法的,被逮住就要罚款、拘留、劳教,但为了生存,在可选择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的时候,不得不违法啊。这也是多次“打击”、“整治”却无法抑制娼妓人数增长的重要原因。做娼妓,做人见人贱、处处喊打的“耗子”,可能真的没有人逼迫,表面上看是“自愿的”,但深究起来,仍是被逼的,被生活所逼,被环境所逼,被不平等的各种体制所逼!穷人生存妁艰难,是那些养尊处优的既得利益阶层从来就无法理解、无法体会到的。
再说禁娼扫黄。
禁娼是需要付出高昂成本的。对此,著名社会学家潘绥铭教授曾做过推算:公安机关抓获一个嫖娼卖淫者,平均需耗费7.5个人工时,就这,还未包括因“失败”抓获而形成的空耗。值得注意的是,由此折算的公安民警工资和花掉的办案费用并不全部由国家财政支出。我国各级公安机关的经费主要来源于同级地方财政的拨款,但拨款却并非全额,尚需自筹相当比例的资金。以基层派出所为例,政府财政只给了60%的人头经费,此外,公安局不仅没有钱给他们,派出所每年还得给辖管局上缴一定数量的钱。要维持机构的正常运转,办案需要大量的经费,派出所从哪里自筹?从哪里搞钱呢?
这样一来,“罚没创收”便成了公安机关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罚款额度最高的行为是卖淫、嫖宿暗娼,以及介绍或容留卖淫、嫖宿暗娼的行为。这自然而然成为了公安创收最为重要的财源之一。《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或者没收非法财物、拍卖的款项,必须全部上缴国库,任何行政机关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截留、私分或者变相私分;财政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向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返还罚款、没收的违法所得或者返还没收非法财物的拍卖款项。”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公安机关的罚没款额与其自身经济利益并未完全脱钩,不靠“违法”,哪来的钱“执法”呢?有了这样的经济杠杆和利益驱动,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些派出所一面口口声声地嚷着“警力紧张”,一面还要花费60%以上的警力去扫黄禁赌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