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刃于文学史话语和文化政治之间


□ 蒋 寅

  一个世纪前,应现代大学制度及文学课程设置的需求,诞生了文学史。一个世纪后,在一些非传统的世代概念——世纪、千禧年的影响下,在汉语学术界悄然兴起对文学史写作进行反思和总结的热潮。它的内在动因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海峡两岸“重写文学史”的冲动,其外部联系则是几乎同时兴起的学术史思潮。弹指十年过去,在我们的书架上忽然插满了一排以文学史编纂为研究对象的著作,其中包括同事戴燕的《文学史的权力》,董乃斌、刘扬忠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学史》。波澜所及,东邻日本也出版了川合康三教授主编的《中国的文学史观》,甚至大洋彼岸的斯蒂芬·欧文教授也撰写了《过去的终结:民国初年对文学史的重写》。谁都可以看出,一门被称为文学史学的学问正在被插入到文学学科的“注册表”中。执教于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的陈国球教授,于一九九五年在科大主持召开了“中国文学史再思”学术研讨会,其中“历史与叙述”的专题集中讨论了二十世纪的文学史观念和文学史编纂问题。二○○一年他又与王宏志、陈清侨合编《书写文学史的过去》(台湾麦田出版,一九九七年)一书,这也许是汉语学界第一部以文学史观念及其编纂实践为研究对象的论文集。在此同时陈国球还撰写了一系列论文,有计划地清理了二十世纪的文学史观念及其写作实践,最终结集为《文学史书写形态与文化政治》一书,多角度地表达了他对一个世纪以来中国文学史写作的看法。
  作为知识形态的文学史,虽产生于现代大学文学教育的要求,但由于它属于现代“民族国家的想像的继承物”,在传统文学和文化的国有化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斯蒂芬·欧文:《把过去国有化:全球主义、国家和传统文化的命运》),因而一直贯注着各种意识形态诉求。而中国的文学史写作,更由于很快进入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语境,在新旧文化、文学之争的背景下,与“整理国故”相表里,体现了新兴的白话文学重新解释和建构文学传统的要求。这样,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史写作,自肇兴之日起就一直是意识形态建构和学科知识整合这两种叙事动机的交织。五十年代以后,由于政治格局的改变,文学史叙述更多地为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分歧所左右,而文学史写作也就日益流为权力话语和学科常识的平衡。以致在今天回顾二十世纪的文学史写作,若干文学史著作相比知识谱系来说,更适宜作为话语分析的对象。陈国球正是这么理解的,“文学史书写形态与文化政治”的书名已点醒了他进入问题的角度。
  据作者在《前言》中说,书中讨论的问题及其思路是这样的:
  由晚清京师大学堂《章程》与现代“文学”学科观念的建立,以至与“文学史”草创期书写的关系开始,到“五四”前后胡适以“白话文学运动”建构影响深远的文学史观,再到四十年代林庚以“诗心”唤起“惊异”的《中国文学史》,转到由中原南迁的柳存仁和司马长风在五十年代及七十年代香港进行的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文学史书写,最后以两种“进行中”的书写活动为对象,看“中国文学史”要添加“香港文学”部分时,或者“香港文学”要进入“文学史”的过程中,所要应付的各种书写问题。
  尽管作者强调本书探索的问题与选定的对象有关,但正文部分的八章实际上包含了书名所提示的两个切入角度:一是文学史的写法,一是文学史与文化政治的关系。有关文学史的写法:
  以柳存仁一本适用一时的“教科书”,探讨“文学史”的“叙事”与“再现”问题,以林庚的“诗性书写”叩问“文学史”有没有可能靠近文学的经验,以京师大学堂《章程》及林传甲的“国文讲义”看早期“文学”与“文学史”观念的模塑或者错置,以叶辉代表的“文学批评”进路,观察当前的、在地的,另一次“文学史”书写草创期的现象。
  而有关文学史与文化政治的关系:
  各章还试图透过各个文本间的相应或对照——如“五四”时期以胡适为代表所开创的文学史观,在柳存仁、司马长风于殖民地香港的书写中产生的不同作用;又如梁启超、张百熙、张之洞等在构思大学的“文学教育”时,林庚在放弃“诗性逻辑”时,“中国文学史”要把“香港”写入时,所面临的种种抉择——探析“文学史”书写与“文化政治”在不同层次的交缠纠结。
  读者由此不难理解作者思考问题的出发点。探讨京师大学堂《章程》和林传甲《中国文学史》的第一、第二两章,显示出作者重新清理学术源头的意识。《章程》和林传甲是谈到现代“文学”和“文学史”观念的发生必涉及的问题,无论是前后过程和文献资料,学界都有不少考论,但陈国球对京师大学堂三个章程的课程结构及课程说明的细致分析,不仅为我们勾勒出“文学”学科由边缘化、不成为专门之学到成为一个重要学科的曲折过程,更由此发现现代学科形成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文学”的现代学科地位的确立,并不是由思想前卫的梁启超来推动,反而是由教育观念保守的张之洞促成的。因为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推行教育的梁启超,以文学不应时务之急而不免有所轻视;倒是抱着“存古”思想的张之洞,以文学无论从语言、文字乃至表达模式都与传统文化密切相关,反而刻意要在西学主导的现代学制中保留传统的薪火。这真是一个很有意味的发现,它的意义已超出了问题本身。这从一个特定层面揭示的现代性过程中的复杂性和偶然因素,提醒我们在研究和思考近代文化和文学转型问题时,应深入研究历史过程,力戒先入为主的结论和简单化的判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